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名言名句

金庸小说太多太多打动人的地方

时间:2013-09-06 02:08:21  来源:  作者:

 ………………………………………………………………………………………………

温仪续道:“他常常唱山歌给我听。还用木头削成小狗、小马、小娃娃给我玩,说我是个
不懂事的女娃娃。后来他伤势完全好了,我见他越来越不开心,忍不住问他原因。他说他
舍不得离开我。我说:‘那么我就呆在这里陪你好啦!’  

    他非常开心,大叫大嚷,在山峰上两株大树上跳上跳下,像猴子一样翻筋斗。 

………………………………………………………………………………
金蛇郎君一辈子身世悲苦,这一刻大概是他最为欢悦的一刻!

    经文替他们解决疑难,大家心中明白了,都说:“穆圣的指示,那是再也不会错的
。” 有人便称赞哈卜拉姆聪明有学问:“我们有甚麽事情不明白,只要去问哈卜拉姆,
他总是能好好的教导我们。”可是哈卜拉姆再聪明、再有学问,有一件事却是他不能解答
的,因为包罗万有的“可兰经”上也没有答案;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
人,有甚麽法子?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
     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
、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 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
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这时范蠡正坐在山坡草地上,讲述楚国湘妃和山鬼的故事。阿青坐在他身畔凝神倾听
,一双明亮的眼睛,目不转瞬的瞧着他,忽然问道:“那湘妃真是这样好看么?”
  范蠡轻轻说道:“她的眼睛比这溪水还要明亮,还要清澈……”阿青道:“她眼睛里
有鱼游么?”范蠡道:“她的皮肤比天上的白云还要柔和,还要温软……”阿青道:“难
道也有小鸟在云里飞吗?”范蠡道:“她的嘴唇比这朵小红花的花瓣还要娇嫩,还要鲜艳
,她的嘴唇湿湿的,比这花瓣上的露水还要晶莹。湘妃站在水边,倒影映在清澈的湘江里
,江边的鲜花羞惭的都枯萎了,鱼儿不敢在江里游,生怕弄乱了她美丽的倒影。她白雪一
般的手伸到湘江里,柔和得好像要溶在水里一样……”
  阿青道:“范蠡,你见过她的是不是?为甚么说得这样仔细?”
  范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见过她的,我瞧得非常非常仔细。”
  他说的是西施,不是湘妃。
  他抬头向着北方,眼光飘过了一条波浪滔滔的大江,这美丽的女郎是在姑苏城中吴王
宫里,她这时候在做什么?是在陪伴吴王么?是在想着我么?
  阿青道:“范蠡,你的胡子中有两根是白色的,真有趣,像是我羊儿的毛一样。”
  范蠡想:分手的那天,她伏在我肩上哭泣,泪水湿透了我半边衣衫,这件衫子我永远
不洗,她的泪痕之中,又加上了我的眼泪。
  阿青说:“范蠡,我想拔你一根胡子来玩,好不好?我轻轻的拔,不会弄痛你的。”
  范蠡想:她说最爱坐了船在江里湖里慢慢的顺水漂流,等我将她夺回来之后,我大夫
也不做了,便是整天和她坐了船,在江里湖里漂流,这么漂游一辈子。
  突然之间,颏下微微一痛,阿青已拔下了他一根胡子,只听得她在咯咯娇笑,蓦地里
笑声中断,听得她喝道:“你又来了!”

《天龙八部》我最喜欢这一段:

王语嫣道:“男子汉大丈夫,第一论人品心肠,第二论才干事业,第三论文学武功。”

可惜她自己喜欢的男人,人品心肠却十分不行。

居然没人贴这一段
《笑傲江湖》
瞧双剑去势,谁都没法挽救,势必要同归于尽,旁观群雄都忍不住惊叫。却听得铮的一声
轻响,双剑剑尖竟在半空中抵住了,溅出星星火花,两柄长剑弯成弧形,跟着二人左手推
出,双掌相交,同时借力飘了开去。这一下变化谁都料想不到,这两把长剑竟有如此巧法
,居然在疾刺之中,会在半空中相遇而剑尖相抵,这等情景,便有数千数万次比剑,也难
得碰到一次,而他二人竟然在生死系于一线之际碰到了。
  殊不知双剑如此在半空中相碰,在旁人是数千数万次比剑不曾遇上一次,他二人却是
练了数千数万次要如此相碰,而终于练成了的。这招剑法必须二人同使,两人出招的方位
力道又须拿捏得分毫不错,双剑才会在迅疾互刺的一瞬之间剑尖相抵,剑身弯成弧形。这
剑法以之对付旁人,自无半分克敌制胜之效,在令狐冲与岳灵珊,却是一件又艰难又有趣
的玩意。二人练成招数之后,更进一步练得剑尖相碰,溅出火花。
  当他二人在华山上练成这一招时,岳灵珊曾问,这一招该当叫做什么。令狐冲道:“
你说叫什么好?”岳灵珊笑道:“双剑疾刺,简直是不顾性命,叫作‘同归于尽’吧?”
令狐冲道:“同归于尽,倒似你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还不如叫做‘你死我活’!”岳
灵珊啐道:“为什么我死你活?你死我活才对。”令狐冲道:“我本来说是‘你死我活’
。”岳灵珊道:“你啊我啊的缠夹不清,这一招谁都没死,叫做‘同生共死’好了。”令
狐冲拍手叫好。岳灵珊一想“同生共死”这四字太过亲热,一撤剑,掉头便跑了。
  旁观群雄见二人在必死之境中逃了出来,实是惊险无比,手中无不捏了把冷汗,连那
一声喝彩也都忘了。那日在少林寺中,岳不群与令狐冲拔剑动手,为了劝他重归华山门下
,也曾使过几招“冲灵剑法”,但这一招却没使过。岳不群虽曾在暗中窥看二人练剑,得
知冲灵剑法的招式,却并未花下心血时间去练这招既无聊又无用的“同生共死”。因此连
方证、冲虚、左冷禅等人见到这一招时,也都大吃一惊。盈盈心中的惊骇,更不在话下。
  只见他二人在半空中轻身飘开,俱是嘴角含笑,姿态神情,便似裹在一团和煦的春风
之中。两人挺剑再上,随即又斗在一起。二人在华山创制这套剑法时,师兄妹间情投意合
,互相依恋,因之剑招之中,也是好玩的成分多,而凶杀的意味少。此刻二人对剑,不知
不觉之间,都回想到从前的情景,出剑转慢,眉梢眼角,渐渐流露出昔日青梅竹马的柔情
。这与其说是“比剑”,不如说是“舞剑”,而“舞剑”两字,又不如“剑舞”之妥贴,
这“剑舞”却又不是娱宾,而是为了自娱。
  突然间人丛中“嘿”的一声,有人冷笑。岳灵珊一惊,听得出是丈夫林平之的声音,
心中一寒:“我和大师哥这么打法,那可不对。”长剑一圈,自下而上,斜斜撩出一剑,
势劲力疾,姿式美妙已极,却是华山派“玉女剑十九式”中的一式。
  林平之那一声冷笑,令狐冲也听见了,眼见岳灵珊立即变招,来剑毫不容情,再不像
适才使冲灵剑法那样充满了缠绵之意。他胸口一酸,种种往事,霎时间都涌向心头,想起
自己给师父罚去思过崖面壁思过,小师妹每日给自己送饭,一日大雪,二人竟在山洞共处
一霄;又想起小师妹生病,二人相别日久,各怀相思之苦,但便在此时,不知如何,林平
之竟讨得了她的欢心,自此之后,两人之间隔膜日深一日;又想起那日小师妹学得师娘所
授的“玉女剑十九式”后,来崖上与自己试招,自己心中酸苦,出手竟不容让……
  这许许多多念头,都是一瞬之间在他脑海中电闪而过,便在此时,岳灵珊长剑已撩到
他胸前。令狐冷脑中混乱,左手中指弹出,铮的一声轻响,正好弹在她长剑之上。岳灵珊
把捏不住,长剑脱手飞出,直射上天。
  令狐冲一指弹出,暗叫一声“糟糕!”只见岳灵珊神色苦涩,似乎勉强要笑,却哪里
笑得出来?当日令狐冲在思过崖上,便是以这么一弹,将她宝爱的“碧水剑”弹入深谷之
中,二人由此而生芥蒂,不料今日又旧事重演。这些日子来,他有时静夜自思,早知那日
所以弹去岳灵珊的长剑,其实是自己在喝林平之的醋,激情汹涌,难以克制,自不免自怨
自艾。岂知今日听得林平之的冷笑之声,眼见岳灵珊神态立变,自己又旧病复发。当日在
思过崖上,他一指已能将岳灵珊手中长剑弹脱,此刻身上内力,与其时相去不可道里计,
但见那长剑直冲上天,一时竟不落下。
  他心念电转:“我本要败在小师妹手里,哄得她欢喜。现下我却弹去了她的长剑,那
是故意在天下英雄之前削她面子,难道我竟以这等卑鄙手段,去报答小师妹待我的情义?
”一瞥之间,只见那长剑正自半空中向下射落,当即身子一晃,叫道:“好恒山剑法!”
似是竭力闪避,其实却是将身子往剑尖凑将过去,噗的一声响,长剑从他左肩后直插了进
去。令狐冲向前一扑,长剑竟将他钉在地下。
  这一下变故来得突兀无比,群雄发一声喊,无不惊得呆了。
----------------
第一次看吕颂贤版笑傲江湖的时候,陈少霞的那个眼神就让人觉得好心疼,再看书的时候
也一直都是这个身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