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思考平台

知识溢出年代的创新:点与面的博弈

时间:2013-03-03 06:11:12  来源:  作者:

知识溢出年代的创新:点与面的博弈

李侠 周正

(上海交通大学 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据《辽沈晚报》报道 ,2012年10月16日辽宁省政府披露,如果某单位引进或培养出一名院士,辽宁省将对该单位奖励1亿元。省科技厅政策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引进一名院士的奖励是2000万元,1亿元的力度在全国也比较少见。这则新闻很有趣,坊间议论纷纷。不论是作秀也好,还是求贤若渴也罢。把钱用于人才队伍建设,总是一种进步的表现,相比于三公消费而言,此举对社会具有更多的积极意义,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但是,这个问题还有值得进一步思考的地方,这种举措对于当地的科技发展以及科技创新水平的提升到底有多大作用?换言之,这种举措的效率是否处于最优化?这样思考下来,问题就变得不那么明晰了。本文尝试解决如下两个问题:其一,引进人才的目的到底为何;其二,知识溢出与创新的关系。

一 引进人才到底引进什么?

引进人才的实质在于增加本地知识存量,以此带动本地产业与创新的发展。现代的研究已经证明,当代的创新都是基于科学知识的创新,而非十九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中叶所习惯的依赖于经验与实践的创新模式,这是创新机制的一个质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案例已经可以充分证明这种趋势,这就是美国硅谷不可复制的内在原因。由此,我们可以合理地给出一个推论: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创新根本不可能实现,而且创新的发生率与知识存量呈正相关的关系。各地区之所以引进人才,所看重的就是人才本身所携带的知识,这才是人才引进的目的所在。基于这种共识,在实际的操作中我们就面临两个棘手的问题:首先,如何准确衡量人才所拥有的知识存量的多寡?其次,用有限的资源投入获得最大量的知识。这就涉及到人才个体所拥有的资本存量问题。按照当代社会学家的观点来看,人才所拥有的资本存量是由两部分构成的,即社会资本(社会关系、声誉等)与个体资本(学术资本),而个体所拥有的资本存量中真正与创新有关的资本是学术资本,只有学术资本才代表人才所拥有的知识存量。对于学术资本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它的贬值问题,这是知识新陈代谢的自然结果。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初步得出一个结论:一个真正有效的人才引进计划应该是把资源用于最大限度购买人才所拥有的学术资本,而非社会资本,因为社会资本与创新行为本身并不直接相关。如果资源主要被用于购买了人才所拥有的社会资本而非学术资本,那么这种人才政策是低效的,因为它变相地等于为人才的过去成就重复买单,在市场经济社会中,这种策略是极度不经济的。相反,这种策略在政治市场中却是高效的,因为它有助于实现政绩工程。

从这个意义上说,作为科技资源并不是很丰富的老工业基地辽宁省来说,暂且不论这种做法是否可持续,仅从效率角度来说,这就是很不经济的行为,这种做法对于当地的企业发展与创新来说实际意义并不大,充其量具有一种象征意义。它所收获的主要是一种社会资本,在当下科技评价体制以及资源分配模式下,或许有些短期收益,但是对于真正提高当地的知识存量与创新能力来说,却不是最佳选择。一旦评价体系改革,这种弊端马上会显现出来。换一种思路,如果我们假设按照当下的人才市场行情,一亿元可以引进200名优秀博士/博士后,甚至更多。那么,我们就必须回答一个很现实的问题:200名博士/博士后的总体知识存量是否比一个院士的知识存量多?从长远来看,哪一种选择更有利于辽宁省未来的产业发展与创新行为的发生呢?答案显然是后者。如果我们仔细思考一下美国的人才政策就不难发现其中的道理,美国每年以非常低廉的价格从全世界各地招聘博士后,而不是像我们国家这样花高昂的代价引进功成名就的所谓大牌人物,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呢?从细节处就可以发现美国的模式是最符合市场经济的选择,而我们的人才引进模式却是典型的冤大头,因为,我们为那些功成名就者的过去业绩重复买单,而且更重要的是从知识的新陈代谢角度来说,两种不同模式选择的人才:一个代表未来,另一个代表过去。而创新与产业发展是与未来有关的事业。

二 知识溢出与创新的关系

美国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指出: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必定安装在相同的四个轮子上,无论是穷国还是富国。这四个轮子,或者说经济增长的要素是:人力资源、自然资源、资本与技术。在工业化时代,促成经济增长的主要要素大多是基于资源的自然禀赋,而知识经济时代,促成经济增长的要素已经转向知识要素,而最能体现知识作用的要素就是技术与具有专门技能的人力资源。从这个角度来说,各个地区大力引进人才是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现在的问题是在方向正确的背景下,如何保证引进的效率而不是流于形式主义的作秀,恰恰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一个地区之所以舍得投入巨大资本引进人才,其最终目的无非是想通过投资人力资本带动当地经济与社会的发展。人才之所以能带来这个结果,原因即在于人才本身所拥有的知识资本是一种重要的生产要素,它潜在地具有带来边际收益递增的后果。这种知识资本的收益是通过人才所拥有的知识的溢出效应实现的。知识之所以具有溢出效应,是因为知识作为一种准公共物品,它具有非竞争性与部分排他性特点。所谓非竞争性是指在同一时间内自己使用并不影响其他人也使用;而排他性主要是指知识的产权归属问题,在当代社会主要是指通过法律有效阻止其他人对某一知识的使用,但是知识中除了部分技术知识外以专利形式存在外,其他部分的知识产权很难界定,因此,知识具有部分排他性。这也是知识扩散与溢出效应能够发生的重要来源。

对于一个具体地区来说,要充分利用知识溢出效应需要两个两条件:首先,造就知识高势能区,有效形成知识的溢出点/面;其次,对于溢出知识的点/面吸收能力。目前各地政府在引进人才过程中,仅注意到了知识的高势能区的营造,这就出现了不顾本地实际情况盲目攀比的求高、求大心理。所以,我们看到了各地区以不惜千金买马骨的姿态,急迫地追求院士、海外千人计划等高端人才,场面看起来很热闹,真实效果乏善可陈,其缘由也在于此。这也就是我们当前习以为常的“点”的竞争,而真正能够推动当地创新与产业发展的环境却是“面”的竞争。这是依据水桶的“短板理论”得出的自然结果。道理很简单,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引进一个顶尖人才,他个人能溢出的知识有多少?如果当地的整体知识水平偏低,那么,即便这点溢出的知识也是无法有效吸收的,这就导致知识的溢出效应大打折扣。从这里不难看出,仅仅有知识的高势能区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有一个比较合理的知识吸收平台,否则,知识的溢出效应是无法实现的。更何况引进的顶尖人才也不是那种乔布斯和比尔盖•茨式的人才,这种情况充分说明了引进人才是需要结合本地的实际情况的,否则的话,一个好的目的,就沦落为一种没有实际意义的作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