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思考平台

论社会科学的方法

时间:2010-07-08 11:46:07  来源:  作者:

论社会科学的方法

梁方仲





倘若我们依照传统的办法,将科学的研究很简单草率地分为两大类:研究宇宙间自然现象的统归入自然科学,研究文化现象的都归到人文科学,那末,我们还可以根据在研究历程中作为研究对象的人被处置的地位,把人文科学再分为以下两部门。
对于人在宇宙间的活动,我们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看法,我们将人认为独立的个体,将他和群众分开,视他所属的社会背景并没有什么关系——如研究人的思维的逻辑学便属于这一范畴。
但是人的活动,多数是与他人发生关系的。人与人的结合,组成各种团体,组成社会,由此产生团体社会的活动,构成种种制度或现象。以这些团体现象为研究对象的便是社会科学的任务。我们可以说社会科学就是人文科学中关于研究人类社会现象的科学。今依据人与社会的相对关系,将社会科学又分为以下两类:
(一)有些是纯粹属于社会范围的研究,如政治,经济,历史,法律,人类,刑罚,社会等学,它们都以人作为社会团体中之一员为对象,而非以人作为独立的单独的人(个别本身)来作对象。属于这一类的,我们可以名之曰纯粹的社会科学。
(二)有些并非纯粹属于社会范围的研究,它们原本从个人出发,但亦有社会的来源,且日渐取得社会的内容。如伦理学多从个人的修养去讨论道德问题,教育学偏重个人个性的发展——此种倾向尤以在往日为甚。可是道德与教育的来源,实由于社会的基础。如果没有团体社会,则道德论中的是非观念实难产生,教育制度亦无从成立。况且随着现代社会的进展,人的团体生活日形密切,日形重要,团体对个人的支配势力亦日见庞大,所以新近的伦理学与教育学比古老的有了远更明显丰富的社会内容。像这一类的研究,我们可以名之曰不纯粹的社会科学。
甚至所谓自然科学,有些亦脱不了社会的内容。它们研究的对象初时虽仅为自然的本体,并非起源于社会的,但因后来研究发展的结果,亦应用到人类社会的环境上,如由生物学发展出来的优生学,地理学发展出来的人文地理,医学发展出来的公共卫生学等等,虽皆属于自然科学的研究,但皆涉及人类,故亦富有社会的内容与社会的涵义。
由此我们可以注意,科学的分类,原本是一件很勉强的事情。一种科学可以归入这类,但亦可归入另一类——它的归类往往由它所用的方法来决定。比如同是研究人的心理作用的心理学,如果它所用的是纯粹抽象与玄学的方法,那便可以归到哲学里面;如果它用的是实验与生理的方法,那便可以归入自然科学;又如它将研究具体个别的人所得来的科学或哲学的成绩去处理或解释相当类似的社会心理现象(此即所谓社会心理学),那便可属于社会科学或社会哲学了。上面所说的几种趋势,即由哲学演进而成科学,由自然而兼涉及人类,又由范围较小的个体(如个人)扩充到总体(如社会),在科学发展史上可以找到许多很好的例证。



在这一节里,我们要讨论三个问题;(一)何谓科学?(二)何谓方法?(三)何谓科学的方法?
科学的意义,原指各种有系统而可靠的知识,初时特指那些已得到普遍承认的原理原则的准确学问而言,即所谓自然科学。根据这个定义,我们只能说科学只是各种独立专门知识的类名(Generic Name),而不能说科学是一个统一体(Unity)。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一种学问或一条原理可以将世上所有各种不同的现象完全解释出来。但倘若我们将科学只作为一种抽象的现象看待,而暂时忽视其具体内容,那末,我们很容易的发现各种科学的研究在方法的表现上虽或大同小异,但其基本原则是一致的。准此而言,科学亦可认作一个有机的统一体。它不止限于自然科学,且亦包括人文科学。各有原理原则去说明研究对象的各种现象,虽则在准确性上容有程度上的差别。
所以有些学者认为科学的方法,即所谓“科学的精神”。但我们为便于说明本题起见无妨下一个较为明晰适当的定义,说科学的方法是指应用某种有条理有系统的规范去处理某一问题的一种程序。这一种程序,可能指的是逻辑上理论上的完整,乃一种抽象的观念,应用到一切的研究上面;但也可能指的是一种技术,此则具有具体而专门的内容,只限于某些方面的研究。
所谓方法论,它的内容,应包括以下三主题:一,方法本身,即一般的方法,前说逻辑上的完整属之,此为推理问题,不管研究那一种科学,——社会科学也好,自然科学也好,均须遵守此种法则。二,特殊方法,此为方法之应用于某一特殊问题的具体表现,那是多数受研究对象所规范的。那一种问题应当用那一种方法去处理,须视其研究的内容而定,换言之,乃一种技术问题。如统计方法,访问方法,个案方法等均属之。各种学问研究得愈精细,则特殊方法的发现亦愈多,且往往可以彼此通用。于是同一题目,可以用种种特殊方法去处理它。如研究经济学,可以应用历史方法,或制度方法,或哲学方法,或心理方法,以至统计方法。又如去借用某一门科学的观念去比附另一类的现象的,如十九世纪的社会学家喜用生物学的观点去解释社会现象,并推求其同异,——即所谓比拟方法,近代多已知其不稳,然尚有应用之者。与比拟方法颇相接近的又有比较方法,但后者多限于同一类性质的事物之比较,如比较法律,比较政治制度,比较社会学等。三,方法的实证问题。在这里我们最容易看出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不同之点。在自然科学里,欲知一种方法之正确与否,可以从实验去证明它(这里所用的实验一词,不但指试验的实施,而且包括实验中的推理部分,即指实验过程的全体)。方法与实验几乎是不能分开的。但在社会科学里,我们往往无法从事实验,关于这一点在后面还要详说。现在要注意的:在自然科学里可以不发生评价问题,但在社会科学里非有评价问题不可。社会是有志愿的结合,故为有目的的组织,所以研究社会科学我们无法避免讨论它的实用价值,否则没有多大的意义,这种趋势在自然科学里的研究情形便有不同,我们真可以做到为研究而研究的地步。由此我们可以了解社会科学里所说的唯物方法,唯心方法,哲学方法,神学方法等,都不过是社会价值问题,即所谓看法(Approach)问题。它们只代表研究者对于某些因素的特别注重,此又可分为一元论与多元论两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