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思考平台

基础产业的内涵

时间:2010-03-12 18:50:02  来源:  作者:

就网络产业经济学再说一点:转自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产业经济研究中心(注:该院产经是国家重点学科,并以网络型基础产业作为自己的特点)

一、 对基础产业内涵的多重理解
(一) 国外学者对基础产业的认识
基础产业概念在经济学分析中的运用,大约是在20世纪40年代中后期,这时期人们主要分析了基础设施问题。现在,基础产业已经是一个高频率的经济学概念,尽管人们对这一概念有着多重理解,甚至还存在种种误解。从经济学说史来看,发展经济学家最先对基础设施给予了广泛的重视,并提出了一系列富有价值的理论观点。
发展经济学家在讨论基础设施与社会其他部门和私人投资的相互关系时,主要使用了Social Overhead Capital这一概念。对此我国有人译为“社会先行资本”,也有人译为“社会分摊资本”或“社会间接资本”。
在发展经济学中,平衡增长理论的先驱罗森斯坦· 罗丹在其著名论文《东欧和东南欧国家的工业化问题》中,首先提出了“社会先行资本”的概念,旨在强调“在一般的产业投资之前,一个社会应具备的在基础设施方面的积累”。罗森斯坦· 罗丹提出了基础设施在工业化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观点。社会先行资本包括诸如电力、运输、通讯之类所有的基础工业。这些基础工业的发展,必须先于那些收益来得更快的直接生产性投资,它构成了社会经济的基础设施结构和作为一个总体的国民经济的分摊成本。
姆里纳尔· 达塔· 乔德赫里在评述罗森斯坦· 罗丹的“平衡增长的大推进”战略思想时,也阐述了他自己对基础设施概念的理解。他认为,对基础设施部门的确定存在许多困难。按照狭义的观点,基础设施是指公用事业“硬件”,如运输和通讯、电力生产和供应,以及供水排污等城市基础设施,在农业及其相关活动的发展中,灌溉系统和其他管水工程也是基础设施。从社会分摊资本的角度看,发展中国家既然存在着广泛的问题,那么,教育、科学研究、环境和公共卫生以及司法行政管理系统,就都应算作基础设施,它们都包含有经济活动功能。
艾伯特· 赫希曼在其《经济发展战略》一书中对基础产业作了较为深刻的分析。他明确提出了“社会间接资本”和“直接生产活动”的划分。赫希曼认为,社会间接资本通常定义为包括那些进行一次、二次及三次产业活动所不可缺少的基本服务。他认为广义的社会间接资本,包括从法律、秩序以及教育、公共卫生,到运输、通信、动力、供水,以及农业间接资本如灌溉、排水系统等所有的公共服务。但是,他又认为社会间接资本的核心可以严格限于交通和动力。他还认为社会间接资本的投资,如果它的产出量是可以衡量的话,那么投资对产出之比是很高的,而且由于这种投资具有技术上的不可分割性,需要具备相当规模以集中进行。
美国经济学家W· W· 罗斯托为了分析和论证他的“经济成长阶段论”,提出了“部门分析方法”,运用这种方法,他得出了经济成长阶段的依次更替与经济部门重要性的依次变化之间的关系的结论。在英文中,基础设施有一个现成的专门名词即“infrastructure”,但罗斯托为了强调他对基础设施的性质的理解,他使用了“Social Overhead Capital”一词,意即“社会先行资本”。他说,“各国在起飞前和起飞年代中,社会先行资本(主要是交通)所需的投资水平不同。”他还认为:“社会先行资本的先行建设,……是起飞的一个必要但不充分条件。”“在起飞可能出现之前,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必须要有最低限度的社会先行基础资本建设。这种先行的、最低限度的建设规模因各国经济而不同,取决于以前的历史、地理和自然资源等情况。”“社会先行资本的建立,在时间上具有确定无疑的优先性。”不过,罗斯托的“社会先行资本”概念有时又包括农业、教育等部门,显得具有较大的包容性和随意性。
日本学者南亮进也研究了基础产业问题,他认为基础设施可以称为社会间接资本,一般以运输和通讯为代表,他们是经济增长所不可缺少的初期条件。
世界银行《1994年世界发展报告》以“为发展提供基础设施” 为题,考察了基础设施与发展的关系,探讨了发展中国家改善基础设施服务的提供及其质量的方式。该报告集中讨论的是经济基础设施,包括以下方面的服务:①公共设施——电力、电信、自来水、卫生设施与排污,固体废气物的收集与处理及管道煤气;②公共工程——公路、大坝和灌溉及排水用的渠道工程;③其他交通部门——城市和城市间铁路,城市交通,港口和水路,以及机场。该报告还认为,基础设施完备与否有助于决定一国的成功和另一国的失败,无论是在生产多样化,扩大贸易、解决人口增长问题方面,还是在减轻贫困及改善环境条件方面都是如此。基础设施对经济发展和人类的福祉具有重大影响。该报告还提及了但没有讨论的另一类基础设施,即社会基础设施,通常包括文教、医疗保健同样十分重要。
从国外学者的研究来看,他们所讲的“社会先行资本”、 “社会基础资本”、“社会分摊资本”或“社会间接资本”,一般是指基础设施,同时包括电力等动力部门,但一般不包括基础工业,如能源、原材料工业(也有例外,如电力工业),这是狭义上的基础设施。广义而言,还有教育、法律、卫生以及行政管理等部门,但对此分析只是简单提及,具体展开分析的侧重点只是狭义上的基础设施。这样的含义在理论上或许有其合理性,但联系到我国的实际情况就显示出某种局限性。因为我国的“基础瓶颈”不仅表现为基础设施的“瓶颈”约束,而且还表现为基础工业的“瓶颈”约束,它们在制约经济发展的问题上,具有同样的性质和影响力。
(二) 国内学者对基础产业的认识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产业政策研究的深入,国内学者对基础产业的理论研究不断深化,基础产业问题逐渐为人们所重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