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鸠山由纪夫:日本一些政治家没有直面历史的勇气

时间:2014-07-26 06:52:03  来源:  作者:

 说到鸠山由纪夫,中国人一定不陌生。这位日本前首相在1996年组建了民主党,并在2009年成功结束了自民党长期的执政地位,但在2013年,他退出了这个自己一手创立的政党,并在自己主办的东亚研究所继续关注研究日本与中国、韩国等邻国的关系。

鸠山由纪夫一直以“对华友好”的姿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2013年,他访问中国并参观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并先后两次为日军侵华的暴行进行道歉,而他承认钓鱼岛主权存在领土争议的言论也在日本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正值甲午中日战争120周年,鸠山由纪夫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仍在强调“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实现共存共荣”以及他的“东亚共同圈”理想。而对于中日两国近来逐渐升级的矛盾,鸠山表示,要想完全解决矛盾,就需要解决心理层面上的问题,尤其是日本人的心理,但很可惜的是,日本一些政治家并没有直面历史的勇气。

凤凰网特约撰稿人:蒋丰

日本政府鼓吹中国威胁论、解禁集体自卫权是不可原谅的

凤凰网资讯:今年是甲午战争120周年,但是在日本相关的报道非常少,在中国的各个台都争相的报道,有分析称,在现在的120年后的今天,日中两国的关系和地区局势与120年前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说日本鼓吹中国威胁论等等。鸠山先生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待的?就是对120年前的这场战争。

鸠山由纪夫:当时欧美强烈奉行殖民统治的原则,日本在清朝看到了机会,因为这是一个所谓的脱亚入欧与欧美列强比肩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因此他们才希望把清国和朝鲜作为自己的殖民地,发动了这场战争。在当时来说,这种殖民统治的思想在全世界蔓延。但是现在来看这种行为是不应该的。作为现在的日本人来讲,只能是铭记历史,并且时刻牢记今后不要再去侵略别国。历史已经证明了,依靠行使武力去征服别国的人民是不可能的。因此现在是需要以和平的手段构筑区域和平的年代,这就显现出国家之间的对话的重要性。然而日本政府现在鼓吹所谓与中国的价值观不同,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包括他们通过的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这就是要使用武力的手段,但是以武力的手段是不可能构筑所谓区域和平的。我觉得日本政府现在的这种做法是不可原谅的。

因此,日本应该反省甲午战争的教训,在120周年这样的一个特别的纪念日里更是要思考曾经发生过的事,但是很可惜,日本媒体并没有进行这种思考。

凤凰网资讯:鸠山先生您提倡东亚各国要构筑东亚共同体,我个人认为120年前的甲午战争时期并不是中日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而是日中朝三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因此可不可以被称之为是在东亚地域内进行的战争呢?您认为现在应该从当年的甲午战争中学习什么内容呢?

鸠山由纪夫:我认为我们能从甲午战争中学到的东西有很多。比如现在正是东亚整个地域需要和平相处的时候,日本却采取了一种只对相同价值观的国家表示友好,对不同的国家就想要使用武力的这样一种方法,我觉得日本不应该有这种想法。

中日两国的历史文化和思想意识当然是不同,正是因为如此,双方更应该承认这种不同,而不能再像120年前一样,因为某一个国家经济比较差、国力比较弱就将它变成自己的殖民地,这种办法是不可行的。现在的东亚更需要大家互相承认对方的不同,欣赏对方的不同,东亚正是因此才变得多元化、多样化。我认为应该构筑这样的国际社会。我认为日本应该担负起这种国际社会的责任。

日本一些政治家没有直面历史的勇气

凤凰网资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日本与德国在战后和解和反省战争罪行的方面表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态度,您认为根本的原因在哪?

鸠山由纪夫:我想根本的原因在于政治家有没有直面历史的勇气。对于日本的一些政治家来说,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的时候,发表的共同声明中,写到中国政府放弃对日的战争赔偿,因此他们就觉得这个赔偿已经结束了,谢罪也已经谢过了,因此它已经结束了。但我想,对于这些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的人来说,他们的伤口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无论国家政府如何说对外赔偿已经结束,但是双方之间还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待解决。反观德国,历史上曾经出现了首相下跪谢罪这样的事情,所以对纳粹曾经犯下的罪行、大屠杀等罪行,德国人上到政治家,下到民众他们都铭刻在心,时刻保持着这种反省和谢罪的心情,这也表现在他们在战后的经济合作、战争赔偿上的表现中。他们市场想要积极的去解决这些问题。

然而,日本的政治家们却一直在强调过去的事情我们已经解决了,从今天开始就面向未来,但是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的人,他们的受到的伤痛是无法言喻的。我觉得日本的政治家是做了很错误的、很草率的判断。

另外,日本的政治是以官僚为主体在运转的,他们就会觉得如果我们现在再对中国谢罪的话,那随之而来的就会有赔偿的问题,预算就会很紧张,所以不如就直接把这个门关掉,就对外宣称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日本的官僚们在这一点上是有着相同的认识的。

凤凰网资讯:我想请问鸠山先生,在一般普遍的民众,比如说德国的国民跟日本的国民在对战争反省的问题上他们有什么不同呢?

鸠山由纪夫:在这方面当然也是不一样的。因为德国的国民他们知道纳粹曾经对犹太人,对其他国家的人做了很残酷的事情,因此他们觉得肩负着一种责任,那就是不让相同的事情,再次发生,战争不能再次发生。因此这也反应到每一个国民身上,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进行着这种努力。结果就是普通法国人甚至都对德国人都抱有好感。反观日本国民就缺乏这种意识,这也可能是中国人一直讨厌日本人的原因。

现在安倍首相一直在推动解禁集体自卫权,将来很有可能再次发生战争。他们鼓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说中国可能会侵略日本,但是曾经真正的侵略国是日本,感到威胁的应该是中国人才对。但是日本完全不理解中国人的这种心情,从普通国民到政治家,再到媒体,都在煽动一种情绪,觉得中国就要打过来,我们要做好战斗准备的这种的感觉。

在欧洲有欧盟,因此欧洲已经构筑了在不会再发生战争的环境。但是反观日本、亚洲就没有这种环境,这也是大家感到不安的原因。

凤凰网资讯:有关靖国神社的问题。自民党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参拜靖国神社所谓的理由,但是我认为在8月15日这一天,日本的政治家,包括议员,包括右翼团体,包括民众,他们同时在一个时间集中在靖国神社去进行参拜,这说明了什么呢?您觉得日本的政治家与右翼团体同时参拜代表了什么?

鸠山由纪夫:我想还是有很多人没有去的。比如说日本的天皇。天皇对战争的反省意识很强,因此在甲级战犯被供奉在靖国神社之后,天皇就没有再去参拜过靖国神社。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事实。

在中国也是一样,周恩来总理曾经在中国人民对日本最厌恶的一个时期,提出了中国必须要与日本建交。当时的焦点问题之一就是历史问题和靖国神社参拜问题。在中国人看来,日本人不可以一概而论。当时中国的领导人提倡要把日本人分开来看,只有一部分人才是所谓的战争犯罪者,其他大多数的日本国民也是战争的受害人。在这种判断和意识的前提下,中日两国才恢复了邦交正常化。在靖国神社供奉了甲级战犯之后,对中国来说,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日本的首相去参拜这里。但是中国的底线,日本国民没有完全了解,因此很多,无论是右翼还是普通的民众,他们都觉得,我们去参拜靖国神社有什么错呢?

中国的人民曾经将甲级战争和普通的民众区别来看,但是到了现在,日本的国民、日本的首相还要去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对于中国人的来讲,这是不能接受的。因此我认为日本应该加强这方面的教育,让日本人能够冷静的学习和了解这方面的事实。创造一个能让天皇再到靖国神社去参拜的环境。比如说把甲级战犯分开去供奉等等,有很多种方法,来打造一个真正的国民墓地。如果仍然是每一次政治家去参拜都会触动其他国家的底线,那么日中韩三个国家的关系会永远的僵持下去。

我曾经就将甲级战犯迁出靖国神社,也与某位要人协商过。他给我的回答是我们祭祀死去的死者有什么错呢?但是我想,如果想祭祀死者的话,有很多种办法,这种政治家和国家领导人执意要去靖国神社的做法,他们的政治目的是要传递某种政治信息,因此我认为日本的政治家和国家领导者是绝对不应该去参拜靖国神社的。因为这件事左右了日中、日韩等几国关系的好转或者是恶化。

凤凰网资讯:接着您刚才的话说,您说天皇在二战之后靖国神社供奉了甲级战犯之后就没有再去参拜过。但是中国有很多学者指出,天皇制度的保存,正是日本不能完全正视战争罪责的原因。您对此怎么看?

鸠山由纪夫:我想战后日本的国家经济体制能够得以保存和快速发展,正是因为有了天皇制度的存在和延续,天皇在日本是一种象征,因此如果否定天皇制度,那么日本的国民意识将会出现大的混乱。当然天皇,尤其是昭和天皇与战争问题是密不可分的。但是我想昭和天皇他自身应该充分的认识到自己的战争责任。因此,我还是认为我们的政治家应该理解这种战争反省的意识,在天皇制的引导下进行深刻的反省。我认为在政治家反省的方面,日本是不充分的,正是因为现在天皇陛下对战争有着深刻的认识,因此日本的国民才能在天皇制的引导下进行深刻的反省。

凤凰网资讯:南京大屠杀是中日之间不可回避的一个重要问题,在日本国内有很多关于这一历史事实的很多看法,我们知道鸠山先生您也去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呢?

鸠山由纪夫:首先第一点,我认为日本人必须要承认南京大屠杀是一个历史事实。我想作为一个普通人,也就是普通日本国民,在当时军队中杀了一个中国人,也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我想应该从心底里对这件事表示谢罪。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具体的死亡人数,但是中国的老百姓被日本的军人杀害了,这是历史事实。因此,日本国民应对中国人一直保持谢罪的心情,我是这么认为的。

今年1月我本人也到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向中国人民表示了我谢罪的心情。让我感动的是当时的纪念馆馆长,他并不是要以此来批评、批判日本人,而是应该时刻紧记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这是面向未来的一种想法。

要解决中日矛盾需解决心理层面问题

凤凰网资讯:明年就是日中战争结束70周年,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日中、日朝或者是日韩还没有达到完全的民族和解。包括最近又新出来的领土问题等等。双方的矛盾还是非常的激烈。请问您认为应该如何才能做到日中、日韩之间的民族和解呢?

鸠山由纪夫:我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因为他关系到心理层面,特别是日本人的心理。我身后的这一张照片是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在任时和我的一张合影。当时温总理主动对我说,现在因为领土问题造成的中日两国关于东海油气田的协议停滞了,我们争取将它早日的恢复起来。也就是说温总理有一种将纷争海域变为友爱海域的愿望。比如德国和法国这两个国家,他们二战时期是互相憎恨的,之间发生了很激烈的战争。但是二战之后,两国为了消除这种憎恨,决定一起构筑一个在石炭铁工方面的一个共同体,通过两国人民一起共同的去开发这些能源,逐渐的化解了相互间的憎恨,增加了相互间的理解,也构筑了现如今这种相互协力的关系,后来这种关系又上升到了欧盟这样的一个大的角度。

因此,我觉得中日两国也可以像法德两国一样,通过对东海油气田的共同开发,构筑一种相互的理解和信任,这种相互协作的关系。

下面这个问题更严重,是环境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中国,也困扰日本、韩国,甚至世界各国。中日韩三国可以从保存和改善环境入手、加强合作。通过类似于这样的一些共同的活动,来加深相互间的合作和理解,这样一来就能超越国界的概念。

另外,我现在正在提倡的,在校园内,在教育方面也要加强日中韩三国间的交流。通过这种方式,让年轻人通过更多的交流网,到对方的国家去学习、工作,这样能让大家意识中国界的概念越来越淡薄,这就回到我一开始说的,心理意识的问题。因此,找出这些东亚各国间可以具体合作的领域和项目,是我在自己创设的东亚研究所正在研究的东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