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周本顺:北京过去是“虹吸” 现在成胀肚子了

时间:2014-06-05 07:46:37  来源:  作者:

保定街采访:

记者:前一阶段时间,有一个传闻就是说保定将成为北京的政治副中心,您听见过这种说法?

受访者:听说过,听到过。

受访者2:听到过,这个时间也不短了。

记者:您觉得这个对于保定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受访者2:当然是好事了。

受访者3:保定会有变化,有发展,和北京京津冀一体化,搞的这个,以后保定肯定会越来越好。

受访者5:有利有弊吧,

受访者6:北京的一些高校,还有传说一些财政部门,一些大的企业,要往保定搬。这样他们过来以后,必然要把这个保定的物价,从各方面要抬上去。

受访者8:因为保定的这个经济,目前的发展状况,毕竟是三线城市,还是不如那些一线城市,从工资来说,从消费来说,都没有那么高。那么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之后吧,首先房价就上涨,那么对于有刚需的这些人来说,就是很吃惊的,本来我们处在这种观望的状态,希望房价能够下降一些。那么有这个消息之后,发现这个房价马上就上升了。

受访者9:清明节左右,房价大概涨了有百份之二三十吧,就我个人认为。

记者:河北、北京、天津,协同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级的战略,这事你知道吗?

受访者10:知道,在网上看到了,

以前就是南大门,现在要素和一体化结合在一起,可能以后会更好。

受访者11:这些年我们河北给北京天津供水、供电,充当菜篮子,京津冀一体化之后,我们能够得到一些什么,是不是把一些重污染企业又搬到我们这里,医疗呢,教育呢,我们能不能得到一些便利。

记者:这是我们在保定、石家庄几个地方做采访。不完全统计,他们的一些心声,一些看法。你怎么看,你这样看完,你觉得最感触的是哪一个?

周本顺:其实我也是从网上和社会舆论中间,注意到了保定副中心,行政副中心这么一条说法。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说法,我想可能是因为保定离北京不远不近,城市又有一定的发展容量,这样一个缘故,但就我个人来看,北京周边的很多城市,都具有承担首都部分行政功能的这样一种条件。

但是承担部分的首都行政功能,并不就是说行政副中心,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听到过中央哪个层面,要建立这么一个行政副中心。所以我们河北省,没有提出这么一个概念,刚才一位网民说,是有利有弊,我觉得他还是说了这个辩证法,但是总体上来讲,这些转移过来,对河北的发展是利大于弊,从一定意义上讲,也是有利无弊的。

北京的工资,北京的水平,也不是天生就这么高的,它也就是北京城市发展起来的,职工的收入,职工的待遇都改善了。这个我就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这样恐怕还要回顾到我们改革开放以前了,我的老家。

记者:湖南。

周本顺:湖南是鱼米之乡,那么当时候就说,有一个大的企业要放到湖南去,当时的决策层面就不是很乐意。

记者:担心什么?

周本顺:担心这么多人来,吃了湖南的粮,吃了湖南的副食品,那么湖南不就吃亏了吗。退到我们现在三十多年以后,三四十年以后,仍然有这么一种观念在起作用,道理是一样的。就是这些东西来了以后,你说担心抬高你的物价了,那么企业来了,大学来了,医院来了,科研院所来了,你这个地方发展起来了,那不就是大家收入水平都上去了嘛,这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道理。

所以我们讲,如果你静态的去看,是吃亏的,动态的来看,是得利的。

环抱着北京和天津的河北,没有类似长三角的南京、杭州等经济发达的次中心城市,更缺乏类似昆山、江阴、常熟等经济发达的中小城市。因此,外界学者普遍认为,改变京津冀城市群中失衡的层级结构,便成了河北城市建设的关键。

记者:我在您办公桌上看到这一份东西,“当前我省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几点意见”。

这里面提到,绝不以河北一地之小私,损害京津冀三地之大公。我们想请您举个例子,什么叫做河北的一地之小私,什么样是三地之大公?

周本顺:第一个意思就是不利于首都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的事情,我不干。第二个事情就是不利于京津冀三地生态环境的项目不上。那么这样做,我们讲是对全局有利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对我们自己有利的。比如说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像我们河北廊坊的三河、大厂、香河这三个县,是处在北京和天津的中心,如果说我们要搞一个特大城市的话,这个地方是1200平方公里,是最有条件,也是来得最快的。

但是如果说把它放在京津冀一体化中间去看这个问题,我们要这样做,不仅对北京和天津不利,最后也会对河北自身不利。

记者:为什么?

周本顺:为什么这么说,如果在北京、天津已经是超大了,总书记说。

记者:太肥了?

周本顺:两个太肥了,已经是合肥了,中间再加一个特大城市,你说会造成一种什么样的局面,可以想像。

所以我们河北有一个城市总体规划的布局,其中一个重要的指导原则,就叫做近小远大,

就是凡是靠近北京近的地方,我们有条件把城市做大的,我们也不做大,而是重点发展,像江阴、常数、昆山这样有活力的中小微型城市,目的就避免北京的大饼拍得更大。远大就是在离北京一百公里以外的地方,我们还是要布局一些大城市,适当的扩大我们一些规模,你比如说唐山、保定、石家庄,邯郸。

如果没有这么一批若干个聚集产业、聚集人口能力比较强的重要节点城市来做支撑的话,那么整个京津冀这个城市群就会发展不平衡,就改变不了目前周边塌陷这种状况。

2014年2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专题座谈会,会上提出了将京津冀协同发展提高到重大的国家战略层面。而在2013年年底,上海交通大学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推出了《中国城市群发展指数报告(2013)》,报告的研究对象为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34个城市,而在综合指数排名上,珠三角城市群位于第一位,长三角城市群居次席,京津冀城市群处于垫底的位置。

京津冀这盘棋已下了十余年。无论是入局者,还是观棋者,都讨论了多种棋路,有首都经济圈,有环渤海经济圈等等。而京津冀三者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河北省,却在经济发展以及城镇化的发展中落在了后面。

记者:来看看您这个办公室,我首先看当然是河北地图了,然后这个地球仪,

地球仪就是把河北也要放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来看。

周本顺:只有这样才能发展。

记者:那我们先来看河北的地图吧。

周本顺:你看河北是把天津、北京包围在中间。北京和天津又把河北的一部分包围在中间,这一块是河北的。

记者:河北在北京里面。廊坊算是在北京、天津的中间的这个地方?

周本顺:中间是廊坊的三个县,这是廊坊。所以北京的郭金龙就跟我们说,他说北京是心脏,河北是胸膛,心脏跳动在胸膛里,我们说哎呀其实我们的河北的心脏也跳动在北京和天津的胸膛里。

记者: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周本顺:已经分不开了。

京津冀三地之间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横亘在一体化的进程之前。在很长时间里,面对着北京、天津这两大直辖市,急切想要与之结伴而行的河北,被当地媒体形容为“单相思”。而现如今,在周本顺的构想中,河北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格局中,河北要同时扮演好服务和受益两个角色。

记者:在服务和受益这两个角色,有没有冲突的时候,如果冲突的话,是哪个为重?

周本顺:长期以来,我们确确实实,因为讲服务,忽视了我们自身的发展,这中间有很多的历史的、客观的原因,恐怕也有我们自身的原因。那么现在应该说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北京,它作为十三亿人民的首都,需要环绕北京的河北为它提供服务。那么北京,过去是虹吸,现在已经变成胀肚子了。

记者:外溢。

周本顺:要外溢,那么外溢也需要环绕北京的河北来接收这种溢出。那么无论是河北跟它提供服务也好,无论是接受溢出也好,对河北来说都是一种机遇。

只要我们把我们过去的计划经济的服务思维,变成我们现在市场经济的服务思维,把北京、天津的要素优势和河北的空间优势结合起来,我们就能够在服务中加速崛起。

记者:您刚刚提到,过去觉得服务就是牺牲,服务没办法跟受益联结,有了历史的原因之外,还有自身的原因,历史原因我们可能都清楚,那么自身原因是什么?

周本顺:自身原因这样的,还是我们讲,没有把北京,为北京天津的服务需求,摸清楚,变成我们自己的一种产业。比如说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北京的高档蔬菜,原来很多是从山东寿光进去的。

记者:你要贴个品牌,山东来货。

周本顺:照理说我们就应该是它的菜篮子,是吧,但是我这个菜篮子没有当好。又比如说文化产业,河北历史是非常悠久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刻,

我们这个是每一个县几乎都有历史上最有名的故事,每一个县都可以找出几个在历史上很有名的名人,但是我们做这方面的文章,我们脑子还不开窍,这不就是我们自身的原因吗。

绝大多数官员、学者认为,政府当下需要着力搭建合作的平台,解决合作的体制机制问题。“顶层设计”作为习近平提出的7点要求中的第一项,成为当下最紧迫的任务。2014年3月25日发布的《京津冀发展报告(2014)》建议,应该尽快出台“京津冀地区区域规划”,建立常态化的“京津冀市场联席会议制度”,共谋发展。

记者:曾经习总书记也说了,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很重要是顶层设计,所以发改委也在做一个京津冀的都市圈规划方案,其实这也牵扯到我们的整体发展。

周本顺:应该说现在这个京津冀一体化,是有一个总体的规划,正在做,前不久国家发改委一个调研组,还专门到河北来听取意见,我们三个市的规划,相互之间都沟通了好几轮,这个首都经济圈的规划应该怎么做。

记者:在沟通过程中,有没有互相觉得这个我们可能也可以做,或者是说本来是我做,现在变成你做,这样的一个情形发生过?

周本顺:这种情况肯定会存在的,你比如说金融,北京是金融、银行都在北京,可能天津也希望做这样的事。

又比如说自由贸易区,天津在搞,河北也想搞,北京我估计也想搞。这个中间应该说都是很正常的,就最后有一个统一的协调,我们都服从中央的协调。

记者:我们的自由贸易区,如果是在河北做,您属意在哪里?

周本顺:应该说现在我们首先考虑的,还是唐山的曹妃甸。

记者:因为它既有港口?

周本顺:既有港口。

记者:又有产业?

周本顺:又有产业。

记者:还有腹地,

周本顺:当然说这个自贸区的事情,我们会按照中央的原则行事,我们有我们的愿望,但是我们会服从统一的安排。

串场3:2014年5月22日上午,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轨道交通安全条例》时,北京市交通委制作播放的宣传片显示,今后随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北京地铁有望通往河北的部分城市,不过,具体将和河北哪一些城市对接并未披露。这是北京官方首次公开确认这项消息。

交通一体化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内容,在功能疏解、产业转移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而目前河北与北京和天津之间对接的高速公路、国道和省道存在的“断头路”高达2300多公里。

周本顺说,目前河北已经开始启动打通“断头路”的工程,未来河北绝大多数的地方,都将进入首都一小时交通圈内。

记者:很多人觉得说,离开了北京到了某个地方去,就知道进了河北,因为有了“断头路”,因为路不一样了,这种情况确实明显吗?那现在目前看起来,什么时候能够改善?

周本顺:北京和河北之间有很多的“断头路”,我们现在讲京津冀一体化,基础就是交通一体化,三个市现在都已经把交通作为协同发展的一个先行领域,正在协调,首先把“断头路”全部打通。同时加快高铁、城际等快速路的建设,

所有的“断头路”,恐怕在近两年之内,都会被打通。

记者:当时“断头路”的原因不仅是资金的问题,还是主要是资金的问题?

周本顺:应该说首先是行政区划的原因,而不是资金的原因。之所以形成“断头路”,为什么打不通,肯定各有各的考虑,那么这是已经成为历史,现在是揭开了新的一页。

VO:燕郊,河北省距离北京最近的一片区域,与北京通州区仅一河之隔。便利的区位和较低的房价使燕郊成为30万北漂的栖身之地,也使得这个“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最终以房地产而闻名。

记者:我前不久看了一个新闻,我印象非常深刻,凌晨五点多钟,老爸爸老妈妈就在排队等公车,等着自己的女儿,或者是女婿坐车上班,

我也看到他们,访问了一些人,如果在燕郊有更多的产业的话,他们也愿意回到燕郊来工作,不用长途驱车去北京。怎么看燕郊成为一个睡城,就北京的睡城这样一个情况。

周本顺:睡城的形成,不仅不利于我们自身的发展,也会加剧北京的压力,特别是人流、车流,那么常年的流来流去,它增加了北京的负担。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轨道交通为什么不发达,也就是原来我们有些部门,为了防止北京人都到燕郊去买房子,然后到北京来上班,那么轨道交通一发达,到那边去买房的不是更多了吗,那么到北京上班不就更多了吗。

所以我们讲最关键的一条,还是把当地的产业发展起来。就是说在这个地方住,就这个地方,大体就在那地方就业,当然绝对的就业与居住分开是不可能的,但是就业和居住,应该总体上平衡。


记者:也有提到其实燕郊本身也有在发展产业,它是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但是一直没有发展起来。也因此燕郊离北京近,又成为大家很重要的居住的环境,所以燕郊的房地产异军突起,房地产价格很高,也倒逼了其它产业空心化这种情况。

周本顺:你讲的这种现象是非常值得我们重视的,所以我们讲现在河北要推行新型城镇化,除了坚持以人为本这个总的原则之外,具体我们讲就注意4点,第一是城乡一体,第二是产城融合,第三是生态优先,第四是组团发展。那么燕郊这个情况,就是我刚才所强调的,产城融合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求我们的这个城市建设,今后一定要把它的产业发展放在优先的位置,不能够盲目的发展房地产,防止形成睡城。

这与我们中国的特色还是不太相符合的。所以我们一定把我们自己的中小城镇,要打造好,那么北京的人要来,在这里有业可就,他就不天天往回跑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