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盛洪:思想市场对整个社会有好处

时间:2014-02-01 20:48:51  来源:  作者:

盛洪:思想市场对整个社会有好处

编者按:2014年春节将至,凤凰大学问栏目推出新年特刊“前行·2014”,刊发资中筠、秦晖、胡舒立、高全喜、盛洪、林毅夫、秋风、阎学通八位学者对未来的期待与展望。

2014年1月10日,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主持天则所和中评网主办的“新年期许”论坛,并做主题发言。盛洪指出,知识分子不应把过多的目光投向政治集团的作为,而是投向自身。知识分子和思想家对社会所负的责任比政治家更大,因为许多造成重大损害的政治行为的根源都是之前左倾、激进的思想氛围。另外,他强调了思想市场的重要性,思想市场会对整个社会有好处,也对政治集团有好处。

编辑:王鹏

以下为演讲实录:

知识分子对社会承担的责任比政治家更大

我的期许不是对别人的期许,是对我们自己的期许,为什么呢?因为我认为我们自己很重要。大家把过多的目光投向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把过多的期待放在了政治家集团的作为上,我觉得有点夸张了。

从大历史来看,其实思想比政治更重要,思想家、知识分子,他们对社会承担的责任比政治家更大。凯恩斯曾说,当下政治家所推行的政策不过是已经过时了的理论的实施而已。我们可以批评很多政治家所带来的社会损害,甚至是社会灾难,但我们还应该看到,这些带来社会灾难的政治家之所以这样做,和他们生长的思想环境有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些知识分子,这些思想家,他们对一个社会所应复的责任其实比政治家更大。

我们可以去批评20世纪后半叶出现的那些问题,但是它们的根源却在20世纪前半叶。在那个时代,中国的知识界、思想界出现了非常激烈的左倾化和激进化。在那种氛围下,才会诞生出左倾的、激进的政治集团,才会有后来一系列左倾的、激进的政治行为,对中国社会造成非常重大的损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比起政治人物,学者和知识分子团体对社会承担的责任更大。

我们对自己的期许,其实是往我们自己身上加上更重的责任。我们要反省自己,看自己有没有做到,要继续探究天道正义,要继续吸取古今中外全人类的智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担当中华文明重新复兴的重任。

面对当下的政治经济环境,我们应该用自身思想的演进和文化的发展去突破它。可以有两个方面,一是在价值上正本清源;知识精英要和社会形成一组新的价值观,用来替代那些老的。我举一个例子,所谓的“为人民的利益”,看起来很好,其实很糟,因为它的主语是政治集团,他们做任何事情都说是为人民的利益。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有的官员否定农民土地产权,却说“我的底线是保护农民利益”。但是,这句话是非常险恶的,为什么?因为是他要保护农民利益,也就是说农民利益只能是他来保护,他作为主体,而他保护的手段就是剥夺农民的权利。这是一句似是而非、看起来冠冕堂皇、却非常邪恶的一句话。

我认为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应该强调的是每个人是理性的人,而理性的人是知道利益的所在,比别人更知道自己利益所在。所以,我们要想保护一个人的利益,首先要保护他的权利。那种用侵犯别人权利的手段宣称自己保护别人利益,一定是谎言。而当我们面对这样一种谎言时,是应该戳穿它的。

思想市场对整个社会有好处

第二,要做一些具体的事情,使得这个社会的观念发生变化。当然,这涉及到社会的思想观念是如何变化的话题。在1980年代初,当中国刚刚开启市场化改革的时候,当时官方的语言里没有“市场化”这个词,只是非常谨慎的说“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但是30年以后,执政党在讲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大家对比一下,可以发现官方的提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为什么?正是因为在这30年实施了市场化的改革,改革的每一步都带来了对社会和大多数人有利的结果。这样的变化会改变人们的观念。所以我主张去做具体的事情,因为具体的事情也可以逐渐改变人们的思想。

再比如说有关“思想市场”的观念,现在其实很多人,尤其是政治集团,反对“思想市场”的说法,其实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实际上,思想市场对整个社会有好处,也对这个社会其中一部分,比如政治集团有好处。比如政治集团可以通过思想市场去发现古今中外最有智慧的观念,这些观念对于政治治理是有好处的。通过思想市场促进不同观念的人交流,这种交流是让社会各种观念形成共识,最后形成思想统一的非常重要的步骤,而不是像过去所说的要把全社会思想统一到某某会议精神上来,这是不可能的。恰恰是思想的交流是能够做到这一点。而古往今来,有很多非民主的政体(非民主政体未必就是要进行思想上专制),它有很多办法从民间和社会获得智慧,包括传统中国的科举制度,也包括在西方的教会大学或国王创办的大学。比如在剑桥大学就有国王学院,但他们绝不是每天都喊国王万岁,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会出现牛顿。正因为如此,一些政治集团的治理者还是能意识到,一个独立的、自治的、开放的、中立的和包容的大学其实最终会对他们有好处。所以,西方的大学能有长足的生长和发展,大学反过来促进政治的治理。

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提出一些具体的方案,不断地去落实“思想市场”。我相信再过几十年,当我们再谈论思想市场和表达自由的时候,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有那么多障碍了,那个时候中国将会展现出一个更有希望的前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