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秋风:中产崛起促使改革摆脱意识形态桎梏

时间:2014-01-31 08:48:41  来源:  作者:

秋风:中产崛起促使改革摆脱意识形态桎梏

2014年春节期间,凤凰大学问栏目推出新年特刊“前行·2014”,刊发资中筠、秦晖、胡舒立、高全喜、盛洪、林毅夫、秋风、阎学通八位学者对未来中国的期许与展望,为读者提供一道思想盛宴。

2014年1月10日,秋风在天则经济研究所和中评网主办的“新年期许”论坛发言,他指出改革就是一种“中道”,无过无不及,在现有宪法的框架中,在当前政制所能允许的空间内,渐进变革方方面面的制度,使其向着大家所理想的状态逼近。

在秋风看来,随着中产阶级在中国的崛起,他们构成整个社会共识最稳定的基础,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决定,某种程度上就是依托于中产阶级的秩序想象而构想出来的,是在回应中产阶级群体的需要,因此,它既反“右”又反“左”。中产阶级需要什么?秋风说,首先需要秩序,其次需要自由,中产阶级需要的是自由的秩序,这样的需求,与极左派、极右派讲的道理,都有很大差异,所以,在中国,意识形态的时代可能真的要过去了。

编辑:周东旭

以下为发言实录:

改革是一种“中道”

我要讨论的主题是怎么改革。这意味着,我相信,改革已经开始了。我对改革的前景,可能比在座的各位都要乐观,这是我一年多来一贯的态度。大约从2012年底开始,我就对改革持一个非常乐观的态度。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公布之后,我写过一篇文章,《我为什么一直看好习李》,所谓看好,就是看好他们的改革决心。很多人,尤其是我的诸多朋友骂我,说我拍习李马屁,对此,我一笑置之。我只想表达一下作为一位关心中国命运的社会、政治观察者对中国未来走向的一种认知。

过去两个月的事实表明,我的乐观是有根据的。改革已经在进行中了。人们普遍称,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方案,也就是“60条”,确实系统阐明了一个完整而相当彻底的改革方案。更重要的是,60条颁布之后,过去两个多月内,已有一系列改革举措。仔细算一下,这一系列改革措施的范围、深度,已远远超过过去十年。如果说这不叫改革,那就没有改革了。

但很多朋友不以为然。我想,也许他们在衡量是不是改革时,悄悄偷换了概念,用革命来衡量改革。很多人在评价“60条”方案时也是如此,他们说,这个方案还行,但他们最后会质问“为何60条里没有出现宪政这两个字?”我想,这就是在谈论革命,而不是谈论改革。所以,对“60条”失望的人士,其实是对共产党没有进行自我革命而失望,而不是对共产党没有进行改革而失望。

这就是我想说明的第一个意思:改革本身就是一个“中道”。

我们身处任何处境,尤其是面临诸多麻烦时,有三条路选择:一条路是“过”,一条路是“不及”,一条路是“中”。“中”是什么?就是无过、无不及。什么是“过”?“过”就是激进,就是革命,就是打翻重来,打烂旧世界,建立一个美丽新世界。什么叫“不及”,就是不动,有问题不管,闭着眼睛,假装问题不存在。什么是“中”?中就是无过、无不及。

改革就是这样的“中”,就是无过无不及。守旧,面对问题,无所作为,就是不及;很多人所期待的则是革命,这就是过。改革处在这两者中间,在现有宪法的框架中,在当前政制所能允许的空间内,渐进地变革方方面面的制度,使其向着大家所理想的状态逼近。能够逼近到什么程度?需要进一步观察。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大家的推动。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说,期待中国有一场中道的改革,其实是有点多余的装饰词,改革本来就是中道的。但我觉得,仍有必要将中道两个字提出来,因为,很多朋友都是用革命的标准来衡量改革,我希望通过“中道”,还原改革的本意。

不消除精英与大众的对立情绪改革没法进行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走上中道?

在《中庸》和《周易》中,圣人已向我们揭示了走上中道的改革之路,关键就在于凝聚改革的社会共识。这样的智慧对于我们当下正在展开的改革成败至关重要。

那么?怎么寻找共识?寻找谁和谁的共识?根据我的观察,关键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体制内外的共识,第二个方面是精英与大众的共识。

过去30多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尤其是过去十年,财富增长非常快。但是,因为制度不合理,财富的快速增长撕裂了中国社会。一是体制内外的撕裂,另一个是大众与精英的撕裂。在这两个维度上,都存在非常严重的隔阂和隔膜,相互对立的情绪无所不在。从这两个断裂线上,可以看到无穷无尽的戾气、仇恨和怨恨。如果不能弱化、消除这样的对立和怨恨情绪,贸然进行改革,则必然走向秩序的崩溃。

或者更直接地说,如果不消除隔阂、对立情绪,改革根本就没法进行。今天,我们也能看到这种危险迹象。体制内觉得,自己在真诚地进行改革。但体制外则不乏嘲笑之声。如果这样的情况进一步激化,改革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相互的猜疑会使得一个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中途夭折。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陷入这样一个困境。80年代的改革,也曾陷入这样的困境而陡然中断。

在今日中国,精英与大众的隔阂,也相当明显。比如,因为财富分配不公,大众不乏仇富心理。因此,精英对社会风险的估计比较严重,所以要移民,在外面寻找安全岛。精英的这种选择做法,只能激起大众的仇恨,你越是寻找安全,只会让你更不安全,至少让你留在国内的同类更不安全。当然,作为经济学家和自由主义者,我们主张迁徙自由,但这种迁徙带来的情绪反馈,却是谁也没有办法控制的,大众就这样想,这就是一个社会科学上的事实。我们必须认真面对。

所以,进行改革,寻找共识,最重要是打通体制内、外,沟通大众、精英,在现在比较明显对立的两组人群之间,逐渐缩小对立情绪,构筑共识。这是中国改革和体制的变迁能够顺利进行的重要社会基础。

中产崛起促使改革摆脱意识形态桎梏

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走出一条中道的改革之路?我比较乐观。虽然当代中国社会已经存在两个断裂线,但我看问题,向来喜欢看瓶子中满的那一半。瓶子中满的那一半是什么?就是中产阶级在中国社会结构中已经占有重要地位,这一点是我们现在讨论改革能不能成功时,需要考量的一个极端重要的因素。

这一因素,也让本轮改革与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完全不同。80年代和90年代初,社会结构有点类似于金字塔结构,社会资源主要按照权力分配,权力顶端的人占有更多资源,整个大众都在底层。这种改革,主要靠党政官员的自觉,靠知识分子的鼓与呼,以及底层大众不自觉地制度创新努力。而过去20年,从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结构发生重大变化,这就是中产阶级的迅速成长。

中产阶级的价值观、立场、观念和认知,可以构成整个社会共识最稳定的基础。中国社会总是极端复杂,过去二十年,这个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撕裂了,但同时,这个社会又构筑了自己的中流砥柱,以私人企业家和知识分子为领袖的中产阶级群体迅速成长。有了这样的社会基础,中国社会就有可能找到一条中道的改革之路,找到一个大家勉强能够共同接受的改革方案。

回到改革方案本身,回到十八届三中全会的“60条”,我觉得,这一方案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依托于中产阶级的秩序想象而构想出来的。简单地说,这个方案是在回应中产阶级群体的需要,因此,它既反“右”又反“左”,既没有完全按照“右”的设想构造方案,也没有完全按照“左”的设想构造方案。这一中间方案回应了中产阶级的需求。中产阶级需要什么?首先需要秩序,其次需要自由。中产阶级需要的是自由的秩序。这样的需求,与极左派、极右派讲的道理,都有很大差异。

所以,在中国,意识形态的时代可能真的要过去了。中国在很长时间内,都在左左右右各种意识形态中打转,这些意识形态观点各异,都有一个共同点:极端。十八届三中全会回应关心秩序、同时关心自由的中产阶级的需求,而展开全面改革,使得左左右右的意识形态都显得不重要了。随着改革的深入,社会的中间群体凝聚起来,并不断吸纳两端,中国社会有可能恢复团结。如此,一个中道的改革是有可能进一步展开的,从而让中国相对平稳地转型到较为理想的现代国家秩序。

最后还是想强调,改革不是革命。现在正在展开的改革走了一条中间路线,很多人可能觉得不给力,有点失望。但我想,随着改革的展开,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同这样的改革方案。由此,中国思想和政治格局将发生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这个变化会在未来几年内逐渐展开。我们大家一起来观察吧。

(本文经主办方天则所和中评网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