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王利:“重新定义”中国与世界

时间:2014-01-18 08:26:16  来源:  作者:

 【本场主题发言】王利(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博士后):

王利:大家早上好,谢谢主持人,谢谢主办方。我的报告,因为是第一个,起到把靶子竖起来的作用,待会儿供在座的各位嘉宾以及在座的各位同学们拍砖用。

我们这些年做了一些工作,这些工作我想分三个方面向大家报告一下。

1、中国与世界的“双重定义论”

第一个方面呢,就是刚才施老师谈到的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我们提出的一个观点是,中国与世界的“双重定义论”。因为对百年来中国发展的历程,大家都在忧心的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是始终在追问中国向何处去。那么所谓的中国国运由衰到兴、由波底到波谷这样一个起伏的过程之中,我们一直在探索一种方向和目标,希望这种方向和目标能够对中国向何处去进行一定的引导,同时产生一定的约束。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事实,在全球各地,可能在非洲的小镇上,在欧洲,都可能看到“Made in China”的许多产品,无论是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模式论等等,无论是唱赞歌的还是唱衰的,大家都要面对同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一个超大规模体量的现代化已经发生了,那么这种发生对我们自身意味着什么?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我们经常打一个比方,这就像我们上电梯的时候,本来电梯里已经挤满了一堆人了,忽这时候电梯门打开,有一个叫姚明的人要挤进来,姚明要挤进来的话,那么这个电梯里面的人,大家都要相应地挪挪身子,姚明也要低一低身子,有一个相互调试、相互适应,并且相互迁就的过程。比之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问题存在?那么我们的这个探讨就是从这样一些现象和观察入手,试图追寻一些能够引导中国发展的这样一种力量。

当然现在学术界对这些问题有许许多多的解释,比如说试图从中国历史文化的内部提供一种解释,很多人去探究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的这样一种影响,但是儒家文化可能要面对一个边疆问题的重大的挑战。有些朋友提出一个现代化的命题,说现代化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这个现代化的命题可能要面对今天中国人如何安顿身心的这样一个整体问题的挑战,既有“左翼”的设计,也有“右翼”的设计,等等。但是我们的这个探究逐渐地从中国内在的这种目标的设计转移到了一个外部视角,或者说转移到了一个中国与世界相互关系的这种视角,进入了世界政治的领域,希望在中国和世界相互关系的这样一个重新确定过程中,探索一种叫世界政治学的东西,作为引导中国发展的一个力量。我们是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双重定义论”。

刚才施老师也谈到了,这种双重定义论就是未来的世界秩序是由中国的加入这样一个过程所定义的,那么中国未来社会的发展和转型也只能在这个过程中被定义。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动态融入过程之中的相互定义,中国定义世界,反过来世界定义中国。

2、何谓“第三个世界”?

第二个方面,就是要破一下“第三个世界”这个题。这是上海世界观察研究院的于向东先生提出的一种看法,与毛主席所谈到三个世界的划分有一些不同,后者的划分主要是在同一时间下对不同空间和主体的一个切分,是同一个切片的展现。而于先生的这样一个观察是希望从历史发展的动态过程来观察中国对我们要融入的这样一个世界的认识,所以我们区分为三个世界:

第一个世界是什么呢?对中国人来说,这个世界可能仅仅存在于文献之中,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西方古典的时代,也就是以地中海沿岸文明及其扩张的区域,对我们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相对陌生和间接的世界,从地理范围上来讲它可能就到伊朗。因而这样的一个世界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知识层面的问题。

第二个世界是我们在各种历史言说中耳熟能详的一个世界,也就是地理大发现和大航海以后的这个世界。经由海上贸易,荷兰人、葡萄牙人等等开始出现在中国沿海,使中国人能够切身地体会到他们的存在。而在工业革命之后,也就是两百年前,他们与中国人的关系开始发生变化。在我们眼中,这些未化之民具有强大的进攻性,他们的船队贸易也变成了由军舰所支持的舰队贸易。今天我们知道这样一个世界是以航海、贸易和生产技术发展为前提所形成的全球贸易世界,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中国人睁眼看世界所形成的这样一个世界。这样一个世界展现在中国人面前的形象是青面獠牙的,是凶狠的,并且这样一个叙述、印象形成、表述于我们今天的各种历史的叙述之中,这是第二个世界。

第三个世界,这种提法可能比较新鲜。从“第三”到“第三个”世界,第三个世界我们说是正在发生的,并在未来可能展现出更多新的形态的。也就是说,在改革开放以后,在一个超大规模体量的现代化发生之后,我们所产生的对自身和这个世界的重新理解。一个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庞大的这样一个国家体,13亿人口,充满了对物质和财富的不可遏制的欲望,以及对美好生活的这样一个无休止的追求,远远超过了当年舰队贸易的欲望,从而在改变这个世界。我们将这个因为中国的参与而发生改变的世界称之为第三个世界。

把这三个世界再归纳一下,是这样的。第一个世界我们称之为西方秩序,因为这个秩序为西方自身所有,仅仅成为一种地方性的知识。第二个世界称之为全球秩序,具有强大的扩张性,它在空间上试图覆盖地球上所有的空间,也是第一种秩序在非欧洲世界的一个扩展和展示。第三个世界称之为世界秩序,因为中国的参与而发生改变,在普遍性的意义上,在空间上、文化上和历史上应当具有一种包容了多样性之后的普遍主义。这个是我们界定的第三个世界。

从我们对这三个世界的了解来说,对第一个世界的了解,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对于第二个世界,也就是扩张性的全球秩序的了解,还是具有一定程度的偏见,或者说偏见居多。而对于第三个世界,也就是正在形成的世界秩序,可能我们自身对这个事还没有一个清楚的意识。这里作一个插入广告,我们“大观小组”目前除了已经出版的10卷《大观》之外(接下来由广西师大出版社来出版)。我们还在组织一些翻译,主要是由施展老师组织的经略译丛,它是围绕着所谓的第二个世界的一些重大的政治人物的自传和传记展开的,比如说德国的俾斯麦,比如说俄国的维特伯爵,比如说法国的外交官塔列朗,比如说日本的伊藤博文等等。另外一个系列是由我来组织的,很快也会在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第一辑是关于英帝国的序列,就是英帝国的构成与展开,比如说英格兰的扩张、英格兰金融革命、英格兰银行史,以及在二十世纪被奉为英国在非洲统治经典的《英国在热带非洲的双重委任统治》等这样一些著作。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些工作,来增加对第二个世界以及第一个世界的一些认识和了解。

3、一个方案:双循环理论

如果说前面提到的双重定义论是在提问题,从第一个世界到第三个世界是我们的理论设计,那么,我们的一个方向性的方案是什么呢?是我们提出的一个双循环理论。这个双循环有三个假设,这也是我们的一些大胆推测和假设。

第一个假设是,制造业的全球迁徙将在中国实现终结;第二个假设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之中,凡是制造业和经济落后于中国的国家,要么加入中国的供应链过程,从而变成中国制造的一部分,要么就有可能永远地被排除出工业化的这样一个序列;第三个假设是在未来的发展进程中,中国的发展要和欠发达地区,比如亚非拉地区,建立一种内在一致性的关系,从而中国自身的发展,中国与世界的和解,也将在这种内在一致性关系中得到解释。

所以,在这三个假设之上我们提出一个双循环结构。双循环类似于一个“8”字,用这个双循环刻画中国与全球经济贸易格局的特征。“8”字的上面部分是中国与发达国家的经贸循环,姑且称之为第一循环。“8”字下面是中国与不发达国家之间的经贸循环,中国处于全球贸易枢纽中间的位置。我们希望用这样一个双循环的结构来刻画中国在未来的世界中的一个地位和担当,为中国赋予一种世界历史的使命和责任。就是说,要把中国的发展和世界的发展,尤其是不发达地区的发展,内在地融合在一起。从双重定义论到第三个世界,再到双循环理论,这就是我们初步所做的一些工作,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