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高尚全:我建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被采纳

时间:2013-11-21 07:26:42  来源:  作者:

 从“基础性”到“决定性”

求知:你参加了6次中央重大会议的文件起草工作,包括3次三中全会?

高尚全:我先后参加过6个重要中央文件的起草,其中有3个三中全会的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一个是1984年10月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第二个是1993年11月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第三个是2003年10月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这3个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对推动中国改革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求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有关市场经济的论述中被描绘成具有里程碑意义?

高尚全:历次三中全会都是做出重要决定的时候。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不需细说,它的历史贡献是让中国从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1984年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第一次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框架。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战略任务。

这一次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对市场机制作用认识的进一步深化,对于我国今后若干年改革具有纲领性作用,具有里程碑意义。

求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算不算对市场作用的理论论述的完成?

高尚全:2003年4月23日,在十六届三中全会召开前温家宝同志主持的大会文件起草小组会议上,我就提出“改革无止境,完善无止境”。当时文件要提“到2020年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我讲的意见当时是相当大胆的。因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需要不断调适。经济体制可以更成熟,但是没有彻底完善。

求知:你曾在中央学校给“省部级”讲课时,讲到城市就是城堡加市场,城市在计划经济时代叫城市,并不会称之为“城计”。现在我们建设市场经济,包括让它发挥决定性作用,是不是对市场的回归?

高尚全:社会有分工,就会有市场。市场经济不是我们的创造,而是人类文明的成果。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这是市场经济的一个一般规律,我们必须遵循这个一般规律。过去我们搞计划经济,是主观主义的做法。政府用行政手段硬性配置资源,事实证明行不通。

求知:你在2003年出版的一本书中就提出,要“建立健全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你没有直接提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但意思是不是一样?

高尚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才能建立健全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只有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市场才具有竞争性。这是走向建立健全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的基础。

解冻:

从计划经济到商品经济

求知:1984年9月你在北京西苑饭店请来一批经济学家,请大家谈谈社会主义能不能搞商品经济的问题。这是上级指示,还是你的主意?

高尚全:当时中央正在起草《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我多次建议草稿中写入“商品经济”的概念,但都被否定了,有人认为最多只能写上“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我当时担任国家体改委局长兼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在这种情况下,就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的身份建议以中国体改研究会和中国体改所的名义召开一次理论讨论会,有2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

求知:当时赞成的、反对的各占多大比例?

高尚全:在会上,我首先提出,应明确提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概念。经过大家的讨论,取得了共识,提出了一些突破性观点,比如“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而只有发展商品经济才能富中国”。

求知:当时的经济体制,是不是叫“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

高尚全:党的十二大报告提出,“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概念本身有点混乱。“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制度,而市场调节是一种方法。两方面不在一个层次上。

求知:当年5月在太湖之滨举办了一次“价值规律”的研讨会,孙冶方先生参加了并大讲价值规律。据说“价值规律”当时都是敏感词?

高尚全:孙冶方先生在1959年就是因为讲价值规律遭到批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经济领域,千规律万规律,价值规律是第一规律。但直到上世纪80年初期,价值规律也是个敏感话题。1984年《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才特别强调了要遵循价值规律、自觉运用价值规律。

求知:后来大家提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但还是没有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命题?

高尚全:当时“商品经济”也是相当敏感的,只能提“商品交换”。“市场经济”的说法,就被认为是搞资本主义了。认识是一步一步深化的,没有人一开始就知道要搞市场经济。

求知:你把西苑饭店大家讨论的结果上报给了中央?报告怎么说的?

高尚全:会议开了两天,完了我就把结果写成建议,上报给中央决策者。其中主要强调:我国现阶段的社会主义经济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商品经济,我国经济改革的方向应当是:在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按照发展商品经济和促进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自觉运用经济规律。

求知:中央采纳了这些意见?

高尚全:中央领导给予高度重视,这些意见被吸纳进《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决定》宣布:“商品经济的充分发展,是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可逾越的阶段,是实现我国经济现代化的必要条件。”这是中国改革史上的重大突破。

跃进:

从商品经济到市场经济

求知:1992年,党的十四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此前你也提出处理计划与市场的关系?

高尚全:计划与市场之争已经争议近100年了。我们提的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当时市场经济=资本主义,计划经济=社会主义,这种观念根深蒂固。但列宁在《论所谓市场问题》中说过:“哪里有社会分工和商品生产,哪里就有市场。”在1986年一次全国计划会议上,我提过“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想探索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的模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