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牛铭实:如何用制度来引导人讲实话

时间:2013-09-16 22:16:47  来源:  作者:

 牛铭实:如何用制度来引导人讲实话

(大学问 第68期)

编者注:8月16日,美国杜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牛铭实在吉林大学行政学院,以《如何用制度来引导人讲实话》为主题发表演讲。什么样的制度才能让人去诚实表达心里的想法?牛铭实认为与博弈论有关,在制订政策时,要知道别人可能会有什么对策,这样制订的政策才会是好政策。

牛铭实认为聪明的制度能够让人们诚实表达,比如孙中山时期对土地征税,并没采取让专家进行土地估价的办法,而是规定由地主自主报价,根据地主的报价要么对土地进行收税,要么按照地价收购土地,这一方法能够让大部分人诚实报价。

怎么样让人说实话也与社会控制方法有关,牛铭实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政治运动中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就类似“囚徒困境”,坦白是两人的最优选择,但最终却可能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疏离。而社会控制方法也可能客观上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友善,利用制度将人与人之间的利益绑定在一起,可以使个体不会选择背离团体,牛铭实列举了日本江户时期的乡村控制方式,如果村内出现盗贼却抓不到,就通过投票方式从村民中选出,最高得票者要接受惩罚,最后造成的结果是村民都比较注意维护自身形象,不会特立独行,不敢偏离中间路线。牛铭实据日本经验得出的结论是,“为什么人与人之间选择友善,也是受到社会控制方式影响”。

同时,让民众不害怕的制度可促使人们真实表达意愿,牛铭实以陕甘宁边区广泛推行的秘密投票形式“豆选”为例,认为这是让人诚实表态的机制,“不秘密投票,金钱暴力就会影响个人的选择”。

牛铭实,美国杜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香港大学客座教授,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2004-2006),中国民政部联合国开发总署村委会选举项目外国顾问。主要研究领域有博弈论、国际政治、选举制度与行为,关注中国地方自治与民主化的发展。

编辑:周东旭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1958年在台湾出生,父母都是河南人。1981年在台湾大学政治系毕业,并到美国读书,1987年拿到博士学位,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几年,之后就在美国任教,在杜克大学任教25年。

我这几年与国内的高校接触比较多,发现国内的公共管理、政治学发展非常好,身为一个中国人,也就想把国外的一些学术资源尽量引进来。今天有机会来到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我与几位老师建立了不错的关系,心情很愉快,希望能够把更多的学术资源带到吉林大学。

今天的题目很难,《如何用制度来引导人讲实话》,我会用一些例子来说明。怎么样设计制度,制度也就是游戏规则,才能让参与游戏的人,去诚实的来表达他心里的想法?这多少会与博弈论扯上关系。社会科学不管是经济学、社会学还是政治学,往往研究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人的行为就是人与人互动产生的一些现象。人与人的互动会尔虞我诈,在选择策略时,你必须要去想,对手可能会有什么策略,这就难了,因为对手也在想你可能怎么样,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博弈论。为什么我们在读《孙子兵法》时,感觉有些字句很有智慧,它虽然没有发展出博弈论,但包含了博弈的精神,这种智慧已经在文字中充分运用,它掌握了人与人之间策略互动的奥妙。

今天我们讲制度如何让人说实话,其实也就是说存在尔虞我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在制订政策时,要知道别人可能会有什么对策,那样制订的政策才会是好政策,现在用一些例子来说明。

怎么样让人说实话与社会控制方法有关

我是在台湾长大的,要读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三民主义提倡平均地权,孙中山说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土地问题,地主占有的土地太多,经济发展地价上涨之后,要地主缴纳增值税,但在收税时,必须要知道地价是多少。在西方收财产税,一般是派专家对财产进行估价,派人实地测量,看有没有加盖,每十年查一次,通过计算小区的平均财产价格,估算你的财产价格。

孙中山先生说,派专家实地丈量在中国比较困难,有人来估价,很容易收红包,明明是万亩良田,会被写的很差不值钱。孙中山先生在1905年就说,兄弟我提一个明确的办法,让地主自报地价,按照地主报的价格收税,或者按照地主报的价格收购土地。这是很聪明的,你说地主会故意报高价格吗,假如地价是100万,他高报就要缴更多的税。他会低报吗?低报土地就可能被政府拍卖,政府借此可以赚一笔钱。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办法,但是能够产生好的效果,因为若派专家估价,很容易产生腐败,而且估价的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非常高,成本都要百姓承担,而这一方法能够让大部分人去诚实报价,这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制度。

再比如同住一个小区的人共同建一个会馆,提供养生、健身、保健等休闲活动,现在由业主来决定休闲中心要盖多好,大家的想法会不一样,假设现在的选择空间是每户每月出100元到200元之间,有些上班的年轻人很少会用这个会所,他们就会希望少出一些,但是也有一些人想把会所盖好一点,提供服务多一点,就希望每户多出一些钱。如果最后取所有业主报价的平均值,每户会怎么填?真正想每个月付150元的人,会写多少钱?他会填写比自己真实想法少的金额,因为他会想到,希望建好一些的人也会故意拉高出资额,所以他已经在想别人会怎么做。如果用取平均值的方式,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撒谎?写出来的金额都不能代表他心里面的想法。

那么,有没有办法让人说实话?如果换一个办法,不取平均值,而是取中位值,比如有99个人,按价码高低排位,以第50个人的金额为准,这样一来,低报不会影响中位值,高报也不会影响中位值,中间的人也不会改变,这么一个很简单的差别,取平均值,还是取中位值,就能够让人的计算完全改变。

大家都听过“囚徒困境”,两个人做坏事后被检察官抓住,检察官告诉他们,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1年;如果两人都合作,坦白行为,各判5年;如果两人中一个坦白而另一个抵赖,坦白者放出去,抵赖的要判10年。每个人可以坦白,也可以抵赖,当然,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1年,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他们并不一定会那么选择,因为不管同伙选择什么,每个囚徒的最优选择都是坦白。如果同伙抵赖、自己坦白,那么自己就会被放出去,如果同伙抵赖、自己也不坦白,那么你会被判1年,坦白比不坦白好;如果同伙坦白、自己坦白,那么自己会被判5年,如果同伙坦白、自己不坦白,自己会被判10年,坦白还是比不坦白好。结果,两个人都会选择坦白,最终各判刑5年。囚徒困境也是可以破除两人共谋的方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