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郁建兴:中国学不了消费型高福利国家

时间:2013-08-25 21:32:27  来源:  作者: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郁建兴以《社会改革与政治改革》为主题发言,他认为2013年的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需要寻求新的政府治理模式。郁建兴说,中国应该学习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投资型国家,而不是消费型的高福利国家,“应该大力投资基础教育和公共医疗卫生领域,通过提升人的发展能力来摆脱贫困,而不是提供消极性、消费性的社会福利”。

对于未来新的政府治理模式,郁建兴建议走向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并重,超越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同时,以社会体制改革作为主体性改革。

以下为发言实录

郁建兴:感谢主办单位给我提供这么一个向大家学习的机会。

在政府治理模式领域,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谈到政府职能转变,还是有非常引人瞩目的论述。关于政治治理模式,无论是全球话题,还是中国语境,都是可以结合的,全球都在对2008年金融危机进行反思,使中国与欧美国家处在一个新的共同起跑线,无论中国还是欧美,都在寻求新的政府治理模式。欧美国家对这一问题的反思更多一些,在中国可能很多人反而认为这是中国制度优越性的表现,最有名的就是今年一月份有学者说“美国在路口,中国在路上。”现在欧美也出问题了,大家需要一起来反思,但他们一定要说欧美完了,我们国家比他们要好,越说越离谱。

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从政府治理模式的角度反思危机,究竟在什么意义上开展。这样进行的反思还远远没有结束,比如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所谈到的政府职能转变方案,可能媒体只关注前半部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其实政府职能转变方案更漂亮,包括政府职能转移、职能下放、职能整合和职能强化。克强经济学也不再通过出台刺激方案来为经济托底,现在经济其实很糟糕,我从浙江过来,感受很强烈。

我认为2013年中国的经济、政治、社会,真的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现在要重新思考十字路口往哪儿走。大家都在路口,这样说是不是更合理一点?

那么,寻求新的政府治理模式,“新”由哪些要素构成?

寻求新的政府治理模式要涉及到更加广泛地一种理解,特别是对政府职能定位的讨论,我把政府治理模式的要素,主要归纳为五个方面: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职能规模的定位与变迁;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的关系;行政效力与公众参与的关系;中央集权与地方分权的关系。

其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老生常谈的问题,我在这里指出的是,要超越自由主义与国家主义的抽象对立,特别是政府在市场中发挥作用要遵循优先次序。有人因为政府在应对金融危机中发挥了作用,就得出结论说原来的计划经济体制是正确的,其实是应该存在优先次序,犹如亲子关系,孩子两三岁时你抱他,跟他一起洗澡,而孩子20岁你再抱他跟他洗澡,就要出问题,这时你要退出,因为存在动态的优先次序。

政府职能规模的定位变迁,其实是最近30多年来政府理论研究的重要问题,怎样在不放弃市场管制的过程中,转变管制方式,维护市场秩序,防止社会全面市场化,促进多元治理,承担治理角色,不放弃对自由流动资本、金融市场、跨国公司和国家债务机构的管制。简单说就是有的职能要强化,有的职能要弱化,有的职能要转化,今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讲了四个方面,职能转移、职能下放、职能整合、职能强化,也就是这个意思。

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的关系,尤其是在社会政策领域,有两个重要的问题:一是中国社会政策领域还很薄弱,主要项目齐全,但是碎片化、城乡二元、区域分割、多头管理、待遇有别;但一方面,在社会政策领域中的研究,往往又提出不切实际的主张,比如高福利主张。

我认为应该学习第三条道路,也就是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投资型国家,不是消费型的社会保障,社会福利越高越好。中国现在是社会投资型国家,政府应该大力投资基础教育和公共医疗卫生领域,通过提升人的发展能力来摆脱贫困,而不是提供消极性、消费性的社会福利。

行政效率与公共利益的关系,我涉及比较多的还是社会民主党的那些主张。

中央集权与地方分权的关系,对中央集权与地方分权的看法,地方的教授与北京的教授可能有一点差别,一般在北京的教授都认为中央是好的,地方政府没有念好经,歪嘴和尚念歪了。我经常说,让所有地方和尚都念歪的经,那肯定不是好经。可能以法治为基础来建立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更有意义。

对中国政府治理模式新的探索,我有以下7个设想。

第一,走向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并重,超越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

第二,以社会体制改革作为主体性改革,以往是将经济体制改革作为主体性改革。将社会体制改革作为主体性改革,当然同样需要经济体制改革,比如财税制度、金融体制,也需要政治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不发挥发动机的作用,社会体制改革就不可能推进。


第三,重构行政管理体制。集权派与分权派争论很多,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提出混合性的行政管理体制,应者寥寥,可能大家对这一问题不感兴趣。混合型行政管理体制的目标是要克服政府职能的选择性履行,让政府能够全面履行,核心观点就是中央政府作为政府职能最终的履行者。

第四,建设服务型政府,十八大报告讲了,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也讲了。

第五,构建具有公民身份的社会政策体系。

第六,基于社会融合的社会管理体制。

第七,突破现行社会组织的管理体制。

这个是我基于新的政府治理模式要素提出的几个设想,请大家批评职责,谢谢大家。

(本文经郁建兴教授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