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辜胜阻:中三角崛起有利于实现稳增长

时间:2013-08-24 19:23:58  来源:  作者:

辜胜阻:尊敬的王省长、各位企业家、各位领导。我演讲的题目是《让“中三角”成为“稳增长”和“调失衡”的新引擎》。

  我们知道当前“稳增长”是政府最重要的目标和任务。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的经济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就,但是我们也面临着结构失衡的困惑。在结构失衡方面,东部、中部、西部三大经济板块的失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中三角的崛起不仅可以成为“稳增长”的新引擎,而且可以成为调整这种失衡的重要抓手。本会的主题是从珠三角、长三角到中三角,要认清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了解从英国到美国、日本、亚洲四小龙,再到中国的沿海地区的情况。从世界历史来看,世界上发生过产业转移的国家,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18世纪至20世纪初,英国的制造业在世界上保持了100多年的独霸地位;后来20世纪初到20世纪中叶,美国逐渐成为世界制造中心、研发中心、营销中心和品牌中心;20世纪六七年代,日本掀起制造业发展的高潮;20世纪60-80年代,欧美日集中发展汽车、化工等资本密集型产业及电子信息等技术密集型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东亚特别是亚洲“四小龙及拉美转移;20世纪80年代之后,亚洲“四小龙”国家的产业向中国的东南沿海地区转移,中国东南沿海劳动密集型产业获得迅猛增长,中国制造业在世界制造业中的地位不断提升,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令世界瞩目。现在我们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从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中三角正面临产业的第五次转移机遇。

  美国现在非常担忧它们的制造业。奥巴马邀请经济学家诊断美国经济,提出了要“再工业化”战略,要壮大实体经济,扩大就业机会。奥巴马还鼓励支持海外制造业的回归。我们看《乔布斯传》(微博),现在苹果在中国有70万工人和3万工程师。奥巴马之前和乔布斯有一次对话,问“为什么这些工作不能在‘家’完成”,乔布斯回答“因为在美国找不到这么多工程师。” 中国拥有美国无法比拟的廉价工程师队伍。苹果高管曾估算,指导参与iPhone生产的20万装配线工人需要8700名工程师。在美国招聘到这么多合格的工程师和工人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看日本,日本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为什么日本经济会停滞、徘徊?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产业空心化、人口老龄化、房地产泡沫化以及日元大幅升值。日本房地产在疯狂的时候,房地产的理论价值相当于GDP的2倍,有人说当时的东京可以买下美国。

  沿海的产业转移现在面临四个“1/4”“腾笼换鸟”,1/4在转型升级,1//4在转移到内地,1/4转移到海外,比如向越南等,还有1/4将被淘汰。新一轮的经广东、上海、浙江、福建四省的产业转移,统计下来,就数以万亿计,这一轮的产业转移将沿着两条线路:第一条是广东和福建,向湖南、广西、江西、湖北等地转移;另一条是长三角地区,尤其是浙江地区向江西、安徽、湖北地区转移。

  我们看到产业向中部成功转移的一个典型案例是富士康内迁河南,从1-5月份,中西部外贸逆市飘红,东部地区增长乏力。郑州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4月,河南省进出口总值达148.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一倍。其中,富士康集团下辖企业实现进出口75.1亿美元,占河南省进出口的50.6%。河南为什么增长最快?这得益于富士康内迁。

  从现实来看,现在最现实的是稳增长,在经济下行时期,谁是中国的新引擎?政府现在加快出台“稳增长”的对策,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当前形势下,中国迫切需要稳增长的“新增长极”,而中三角的崛起不仅有利于实现稳增长的重要目标,也有利于区域经济均衡发展。

  目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速是8.1%,是2009年二季度以来, 12个季度中最低增幅。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是9.3%,是2009年二季度以来,13个月中的最低增幅。汇丰6月PMI初值48.1,低于5月终值48.4,再创7个月来新低。这个数据公布之后,引起全国的油市、股市多市场下滑。

  在实体经济方面,实体经济要素投入下降,主要表现在用电、用钱、用人三方面。过去讲中小企业面临“三荒”:电荒、钱荒、人荒,现在这种情况在改变。“企业融资难”正在向“银行放贷难”转变。最新调查表明,5月份前两周,工、农、中、建四大行人民币新增贷款整体接近零,存款则继续流失2000亿元左右。在“企业融资难”正在转向“银行贷款难”的同时,“企业用工荒”正转向“工人就业难”。出现上述现象的原因在于,“比刀片还要薄”的利润迫使大量企业放弃实业,用电需求、融资需求和招工需求萎缩。此外,企业发展还面临双重困扰,即产业链、供应链面临着“产能过剩”困扰,资金链面临着“三角债”困扰。

  在政府调控方面,地方政府财力急剧下降,财权与事权严重不匹配,资金链面临着断裂的风险。1至4月累计,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2.5%,增幅同比回落18.9个百分点。同时,政府的宏观调控还面临着“稳增长”和“控房价”的“两难”选择。现在三大城市群的房价很高,地方政府调控难度很大,我们讲的长三角、中三角和环渤海的政府都面临这个问题。房地产市场一头连着投资,另一头连着消费;一头接着实体经济,另一头接着虚拟经济;一头与地方政府财政紧密相连,另一头与开发商、银行、消费者利益息息相关。所以房地产的调控考验政府的智慧,如何在挤出房地产泡沫和防范风险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我们如何稳增长,关键看三个变量:出口、消费、投资。出口是一个很难改变的变量,消费是一个好变量,但是,是一个慢变量;投资是个快变量,可以力挽狂澜、立竿见影,但是现在不能再靠类似“四万亿”的政府公共投资。关于稳定经济增长,当前社会上有两大类、七种观点。一类是主张用老办法来稳定经济增长,包括两种观点:一是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用新“四万亿”或小“四万亿”;二是放松房地产调控。另一类是主张用新办法来稳定经济增长,包括四种观点:一是激活民间投资;二是促进消费;三是对中小企业或小微企业实行定向宽松的货币政策;四是把减税费作为积极的财政政策。五是利用后发优势,推动区域经济发展,比如,推动中三角的崛起。老办法是不可行的,而在新办法中,扩大民间投资应成为当前稳定经济增长的重点。其次是在货币政策上定向地向小微企业宽松,还有把减税费作为积极的财政政策。最后是中三角,利用后发优势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把后发地区培育成新的增长极。我觉得中三角的讨论有利于这一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