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司马南:在法律上追究王林不容易 他和很多官员有联系

时间:2013-08-01 01:03:35  来源:  作者:

悬赏千万挑战“大师”

时代周报:你认识王林吗?

司马南:不认识。他在江湖上已经活动很多年了,他过去就是当地的一个气功表演团的,类似魔术团那样的机构组织里面的人,不过后来他就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过这样的经历。他的这种经历和李一在重庆类似气功表演团的经历是一样的,都是这样一些人,他们几乎有共同的背景经历,就是职业地通过表演杂耍来获取别人的赏钱,后来他们借着气功和特异功能把这个事搞大了。这是他们共同的出身,或者叫江湖烙印。但是后期他们就不愿意说了,每个人都编造一个自己的身世。

时代周报:那你当时怎么想到要悬赏1000万跟他对决?

司马南:悬赏1000万和王林是没有关系的。在1995年的时候我只悬赏100万,悬赏最初的动因是因为中国的特异功能太猖獗了。最开始的时候是我找上门一个一个去揭露大师。那些大师一个一个这样去解决,效率太低了,根本解决不过来。我的一个同行,美国一个魔术师,叫詹姆斯·兰迪,他把自己获得的某一个奖,80多万美元(拿来)悬赏。兰迪先生这招对全世界声称自己拥有特异功能的人都有效。我悬赏是受他的直接启发,后来我把这个悬赏额从100万提高到1000万的原因是这个特异功能升级了。钱呢,通货膨胀指数出现了,有企业愿意站到我的立场上,支持这个事情,那我就把悬赏额提高到1000万。

兰迪第三次还是第几次来中国,我陪他去西安转了一圈回来,我们两个发表了个共同声明。这样我们两个的悬赏额加起来,就大体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在1998年的情况下,超过了当年诺贝尔奖(奖金)。所以我们开了个相当高规格的新闻发布会,在中国科技会堂,那个时候,英国广播公司(BBC)、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路透社这样的国际主流媒体都到场了。

时代周报:实际上这1000万不是针对王林的?

司马南:不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时候他一名不文。悬赏1000万是个历史问题。

被洗了脑的人就很邪恶

时代周报:当时听说严新驱云驭雨,把大兴安岭的火灭了,这个太神奇了,当时好多报纸都报道了,跟我们从小接受的唯物主义教育不一样。

司马南:所以我就讲到王林说发功几十米之外把我戳死,我就讲王林老师具有一种谦逊的品格。人家严新大师2000公里之外发功把云彩招来给大兴安岭灭火。跟严新大师比,王林大师是一种伟大的谦虚的品格。

王林大师变蛇呀,吃饭的时候把筷架变到壶里去或者把筷架变走,像这样的表演,我都觉得是继承了一些民间传统文化遗产。王林我替他鸣不平,应该由文化部门发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招牌。你们对王林大师太不公正了,这样做事不对的。

时代周报:严新现在干什么去了?

司马南:我也没打倒他,他现在在美国了。据说美国人正在培养他,作为针对中国的工具。

时代周报:你跟胡万林还有一段故事?

司马南:(揭穿)胡万林是因为柯云路写了两本书,书里把胡万林描写成一个身怀绝技的大师,比如说胡万林的裆部能够经受多少男人使劲踹没事啊,胡万林把红砖慢慢地掰弯呀,胡万林治好了艾滋病啊,胡万林治疗各种疾病都有效果呀,胡万林在新疆雪域修行获得什么功夫呀,写得神乎其神。

当时我就听说胡万林在陕西终南山上搞了个医院,然后我就到那个山上去了解情况。结果在山里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大字报,各种神经病一样的标语,大师的语录山里山外都是。进去以后很快我就被他们发现了,突然间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一回头,有人大喊“司马南在这儿”。然后就把我围起来,推推搡搡把我推进一个屋子里,胡万林就坐在那,开始痛斥我,(说)我艾滋病都能治,凭什么说我是假的,我说我有特异功能了么?他妈的谁说谁有特异功能谁他妈就是傻瓜,说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但是对我充满仇恨是肯定的。

说着说着胡万林站起来推了我一把,那帮人一拥而上劈头盖脑就开始打,屋里面几十个人,外面几百个,山上将近一千个人住院,再加上他们自己的人,那个场面一辈子难忘。我后来打过一个比方,就像一个树叶钻进湍急的河流当中,你根本就不能自已。要是一棒子打到颅骨上,当时就会毙命。在那种场面中,人是没有尊严的。旁边有人喊“打死他!打死他!”有个老太太啪啪地打我嘴巴,老太太打能有多疼啊,但是被洗了脑,就很邪恶。老太太打我脸没有那些年轻人打我疼,但是你看到她心里很痛。

后来他们把我关到山上,他们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终南山你也敢来?终结你司马南!我想,幸亏司马南是个笔名。

后来叫我写了好多份检查,让我说司马南喝醉酒到山上来挑事,然后主动动手等乱七八糟的话。他叫我写什么我写什么,我认错。最后我一看关押我的屋子没人,撒腿就跑,那种速度,是能创造纪录的。

时代周报:胡万林后来怎么样?

司马南:胡万林的治疗方法完全是胡扯的!有一种药叫做芒硝,他什么病都是一把芒硝然后再发功,你就喝这个水,喝那个水人就老跑肚呀。他用这种方法把河南一个市委书记给治死了。公安局一查,他撒腿又跑了。后来他们打招呼给我说这事要立案,司马南你的证词对我们很重要,我听了高兴地跳上火车,慢车,连个座也没有,跑到河南。我以为到那就去作证呢,没想到我到了河南商丘就被胡万林手下的人盯上了,胡万林跑了,手下人还都在。盯上之后把我弄到一个小屋里又一顿打。

时代周报:除了严新、胡万林,还有什么其他人?

司马南:我最早揭露的那个人叫张宏堡,他自己创立了一个中华养生益智功,简称中功。他表演一些小把戏,两只手的手指本来是一般长,他发功发功,结果一只手长了。这个人还表演逃遁,进了一个屋子之后,你进去他从外面又进来。

时代周报:就跟玩魔术似的?

司马南:他就是箱子后面另有一个门,都是特原始的东西,最早揭露的就是张宏堡和严新。张宏堡有很多刑事犯罪记录,他偷渡到美国,想和另外一个大师合谋。但是那位著名大师原来比他境界低,后来成了大师以后就不理张宏堡了。张宏堡非常受刺激,自己成立了一个中国影子政府,宣布和中国对着干,不过他后来在美国出了车祸,被一个黑人司机给撞死了。

时代周报:大师也救不了自己的命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