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何祚庥:现在仍有官员找气功大师看相算命 非常普遍

时间:2013-07-29 15:09:09  来源:  作者:

何祚庥:我所经历的“大师们”

演播室:

欢迎继续收看《面对面》。看了刚才的采访,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相信这位王林大师。是不是还是有的人好奇,王林的空杯来酒,空盆来蛇,纸灰复原,凌空题辞,硬功徒手断钢筋等多项神奇技能,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有气功大师甚至特异功能?实际上这样的疑问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就持续不断,一场场的气功热潮,形形色色的各种大师轮番粉墨登场,到了最近这几年,气功大师们又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本周我的同事董倩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何祚庥。近年来,他一直对伪科学、邪教的口诛笔伐,也让人们称他为反伪斗士,请他来解读这些和王林一样曾经风光无限的所谓的大师们。

解说:这是王林表演“空盆来蛇”的视频。这是个仪式性的步骤,纸巾燃烧完,蛇就会出现在倒扣的空盆里。王林从盆里抓出蛇,满屋子甩,引起不断地尖叫。这些情节出现于王林留存的独家视频里。

记者:就第一个他说他可以在盆底下,空盆取蛇,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个更像魔术、就像他说的,更像杂耍,还是说更接近于一种他一开始说的那种意念。

何祚庥:肯定是魔术,说的低级一点就是杂耍,我们在60年代的时候,多次看过一个节目,空中钓鱼,这是那个魔术师拿个钓竿出来,拿在小绳子,跑到你身边,啪一抖,一条大鱼出来了,然后又跑到另外一处,啪,一抖,又掉一条鱼,一定是两条,没有第三条,而且这个魔术师开始在台上表演别的节目,最后一个表演空中钓鱼是走到观众心里的表演。

记者:您为什么要把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加以比较?

何祚庥:一样的空中钓鱼跟他这个抓蛇不是一样吗?

记者:万一这个,退一万步讲,假如他这个有可能是真的吗?

何祚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物质守恒定律,对不对?

记者:这是您一己之见,还是从科学上能够非常严谨的证明它就是这样讲的。

何祚庥:这个是科学上非常清楚的事情,我是学物理学的,物质守恒定律,不可能无中生有。

解说:这是前不久,网络上流传的一段视频。这位魔术师的表演步骤和条件与王林一模一样。

魔术师:今天给大家表演是个很可爱的魔术,用到这个脸盆,确认这是一个普通的脸盆,里面什么都没有。

观众:没有。

魔术师:这还没有洗过脸的脸盆,另外还需要另外一样东西,这是一块甜品,我们把甜品放在这个下面,仔细看,甜品就会召唤一些喜欢吃甜品的小动物。

解说:这位魔术师的表演,你还会相信王林大师的表演是特异功能吗?在王林自费印刷的名为《中国人》的书中,提到之所以可以空盆变蛇,是用意念搬运,意念是气功的最高层。而作为“反对伪科学” 著称的司马南,在看过王林的视频后,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司马南:我告诉各位,王林先生表演的是魔术师圈里面都不屑于表演玩蛇的魔术,如果王林真能表演蛇的话我提供的盆到我提供的场地,在设想里严密监控之下,我要您变出非江西产的而是南美洲某地产的特种蛇来,王林师傅就未必能够变得出来,因为魔术表演有个特点就是当你打乱他的程序,突然间插入一个变化的时候,精心设计的表演变会流于一旦。

解说:在公众质疑声中,前几天王林公开表示说那不是特异功能而那是一个民间杂耍。而在何祚庥眼中,王林在所谓的那些大师中,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何祚庥:要叫我评价王琳,比我们当时在90年代碰到的这种气功大师,王林实在是够不上,小师,水平低多了。

记者:为什么会给她这样的评价?

何祚庥:你看当时有一位严新大师,严新大师在我们北京体育馆做报告,门票一百块,一万人去听他报告。

解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特异功能和气功大师的崇拜,席卷各个地区、各色人等。短短几年,气功迷达到6000余万人,气功报刊几十家,各种气功学术著作、气功医疗院、气功表演会,处处开花。时至今日,形容当时的人们对气功的态度,最准确的词就是:疯狂。那个时侯,气功大师严新就是当时代表人物之一。

记者:这是80年代的事情?

何祚庥:80年代、90年代。

记者:那个时候一百块钱是可是钱。

何祚庥:是的,严新大师,我这个报告叫做《带功报告》,听了我的报告以后,你的病就好了。所以那个时候严新的气功大成神了,严新气功他宣称他发功以后,这个导弹航向就改变了,然后发功以后大兴安岭的火就灭了,这就是严新的,所以你现在讲这个王林的就更无趣味,这个小事情一件。

何祚庥:严新作过大功报告,非要请我去听,在高等所的礼堂,也没有体育馆那么大,一千多人,然后非要请我捧场,我就坐到最后一排,然后主席台在讲请何老师上主席台来,我不动,来看这个报告怎么做的话呢,把我们高等物理所的所长请到主席台上,然后他就严新做了大功报告,发功,发完了以后,我们这个所长开始开始已经坐轮椅了,起不来了,发完功以后,就说把这个所长扶起来了,扶起来以后握一下手了,然后后边就宣传在严新大功报告以后,我们所长从轮椅上站起来了。

记者:那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何祚庥:我就跟你这样讲,张文裕教授第一是我当时高等所的所长,张文裕的夫人叫做王承书,是我的表姐,我听了这个话以后,问王晨书表姐,我说表姐,听说姐夫他发功以后,就站起来了,她说哪有这个事情,现在还坐在那儿,这都是真实事情。

解说:何祚庥所说的严新可谓名噪一时,上世纪80年代,东北大兴安岭的那场大火很多人还清晰记得,当时就是这位严新大师公开宣称,自己能灭了大兴安岭的火灾,而事实上,在严新开始“发功”的时候,火势本身就已经渐渐熄灭。

记者:您当时有没有跟他直接接触

何祚庥:严新有一天打电话给我,说和老师,你有什么病啊,我们很愿意给你看病,你有病的话,我们可以给你看,而且你来看病我们是不收费的。

记者:那您的回应呢?

何祚庥:我不理睬他,我说我没病,我不会找你的,我没病,我告诉你我的一个同学,比我高两个班的,在清华大学当教授,然后他就做了一套仪器,要测量严新的发功,严新在哪儿发功呢?,在深圳发功,深圳发功,所以深圳发功以后,他在清华大学测着了,说是严新的功力好强啊,这就是他写了一篇文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