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王强:真实的"中国合伙人"

时间:2013-07-09 05:33:33  来源:  作者:

和自由,然后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我告诉我老师消息的时候,他说你真是我的学生。就
是这样一个老师,他让我知道,历史你要读懂要站在什么高度。
再讲一个例子,教数学的老师,南开大学数学系毕业,我当时非常讨厌数学,我喜欢
文,我们班一大半学生学不懂数学,但是只有这个老师的课上没有人上厕所,为什么?他
对数学知识的了如指掌,比如他讲几何,他只带三只粉笔,从来不带教具,他要画个圆,
先点圆心,往后一站,再往上一扑,动作一点都不停,你下课以后发现这个圆在哪衔接的
不知道。他说画40几度角,他画完以后,很多学生下来拿两角尺去量非常准。所以后来上
他这个班的学生,连不喜欢数学都要盯着他,因为觉得这是艺术课,结果这个班最后90%
多的人都尽了理科大学。当时另我难忘的是,八十年代,那时候我记得是考大学前一年,
出来一个陈景润,数学家,非常伟大,突然光明日报第一版发了《哥德巴赫猜想》,当天
下午我平生第一次知道有讲座的形式,说让大家带着板凳到操场上听讲座,讲《哥德巴赫
猜想》,前面部分讲什么是哥德巴赫猜想,第二部由讲汉语的老师讲这个报告文学为什么
是优秀的报告文学。结果我们坐着小板凳,太阳底下,第一次听什么叫偶数等等,听完以
后没听明白,但是觉得陈景润很伟大,后来我的数学尽管是考文科的,那年我还考了59分
。我们那年,80年和你进清华是同样一个卷子,77分就可以被清华大学数学系录取,我们
59分,我们这是参考分,但是俞敏洪参考分0分,太悲惨了,一点没参考价值。
就是那个东西把我引到数论,所以在中学时我就读华罗庚、王袁的这些论著,懵懵懂
懂,试图要读点爱因斯坦的著作,而且读了徐池报告文学我知道优秀报告文学是这样产生
的,以后我也写了无数的小的报告文学,结果没有一处发表,所以到了北大之后我一直想
写诗,我的诗集叫《野性的14行》,俞敏洪最后页写诗,他是北大最后一个没有自焚的未
遂诗人。我们当年带着这个,知道了各个领域,要想走进这个领域,必须站在最高的地方
,当时至少最优秀的地方我才能一览众山小。
到了北大更不得了,因为我们见到的那些人,都是大家见不到的那些大师级的人物。
比如我是英语系的,英语系所有泰斗都是直接教过我们的,像李副宁(音)先生,不论刮
风下雨,李先生的裤脚总是捻上来,一尘不染,他总是提前五分钟走进教室,也是把新概
念往上一放就侃侃而谈,上第一个星期我们忽然觉得,每次上完课李先生这四块黑板没有
擦过一个字,但是他写满了,在往下一周忽然发现,每当李先生写到这的时候,我们能推
算出什么时候下课铃响起来,这真是大师,所以我说我将来当老师一定要当李先生这样的
老师,他是中国英语教学的泰斗,像当年朱光潜老师,操着一口安徽同城话讲什么是美学
,结果我们听不懂,他的同城话非常难懂,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着朱先生最
后完成了他的一步一步伟大译作,在他生命走到90多岁的时候,还到北大图书馆完成他的
最后一部译作《新科学》。
这些老师给我们震撼如此之大,所以我们一下子扑到了北大的读书氛围中。他们给我
们开了全部的书单,都是人类历史上经典的东西,因为他们说过,如果你没窥探过人类过
去的最高的封边的时候,你就不知道你现在站到的地方究竟离海平面多高。所以当时所有
教授都跟我们说,要读那些真正经过时间考验而不被淘汰的东西。所以在北大我的读书激
情一下子被点燃起来,当然俞敏洪也被我的激情点燃起来了,但是俞敏洪呢,他当时基础
稍微弱一点,有一次他得了肺结核,他住在西边享受那个传染病院,我去看他,他说王班
长,我是他的班长,他是我帮助的同学,我们班四年始终保持倒数第一的同学,底子非常
厚,这种人一站起来非常稳的,你想连续四年保持不变,倒数第一,太难。他说王班长,
你从北大寄给一本莎士比亚的14行诗怎么样?我记得我回去以后给他写了长长的信,大概
50多页,最后结论说,老俞读书要从基本功抓起,你一年以后我再替你借莎士比亚14行,
至今老俞没读过14行,但是他用人生写出了15行。所以这就是当年我们在北大读书的氛围
,就是读这些经典,人类熟悉的,甚至很多人追求时髦不屑一读的东西,对我们的生命,
对我们的审美,对我们对真理的理解和渴望,对我们对语言和世界的关系,以及行诉生命
的力量有了直接的感觉,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推着我们走到今天。无论我在北大当年教书的
时候,还是到了美国,还是从美国回来,我的读书的这个激情,选择所谓一流书的概念一
直伴随着我,所以我认为我人生最大捷径就是花了时间非常痛苦啃了一流的书。举个例子
,当年我到了美国,我改行,我不学英美文学,因为我发现到了美国来错地方,不能在美
国生存,我学了十年的英文,在美国一点用没有,我不能教美国人英文来生存,那是李扬
要做的事。我知道在美国生存要有一个技能,就改成计算机,但是学计算机谈何容易,计
算机在八十年代是第一代计算机时代,主机,主机两个特点,体积庞大,造价昂贵,一台
上百万,当时直属教育部重点院校才拨一台,安放在北大的南北阁。那个时候特别羡慕计
算机系的,因为只有计算机系当年在北大四年,他们有一方面特权是任何系没法超过的,
就是洗澡,到洗澡堂,计算机系人优惠洗澡,为什么?他们要消毒。为什么消毒?因为计
算机如此昂贵,发展初期人们搞不清楚计算机病毒是怎么出来的。这个也应该拍成电影,
北大当年就两个澡堂,一男一女,我们当时分的非常清楚。老头老太太管的非常严,比你
们现在门卫森严多了,不仅要有洗澡票,还要有学生证,两证具全才能进去,而且还要看
哪个系。你说哪系的?中文系的,明天再来,今天比较紧张。那个人回去了,一看哪个系
的?计算机系的,赶快进去,今天你们是专场。另外一个,刚打了篮球,老师我必须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