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潘石屹:避宋丹丹掐架 称任志强是人生最大障碍

时间:2013-07-05 00:14:51  来源:  作者:

“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南都周刊:小时候住在潘家寨的时候,天水城区对你来说是不是特别繁华?

潘石屹:我给你说件小事吧。我小时候从来没有走过楼梯,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次去县城,路过人民旅社的时候,心想我从来没有上过楼梯,一定要在楼梯上走一走。所以我就躲着前台的老头,走了几步楼梯。但最后还是被这个老头发现了,训了我一顿,问你是不是住在这里?我说不是。那出去玩去。但我还是很高兴,因为我人生中最大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我已经上过楼梯了。

南都周刊:那第一次出远门让你最震憾的是什么?

潘石屹:我觉得最震撼的城市还是清水县,原来我一直在农村生活,我们村子很小,只有27户人家,11、12岁的时候,已经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虽然我隔三差五地跑去我们的天水县城,但都是早上去中午就回来了,从来没过过夜,也不知道县城的人晚上怎么生活。

我记得爸爸平反之后,政府把我们一家人用解放牌卡车送到了清水县城,这是我第一次坐汽车,也让我第一次体会到县城生活,县城里人和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记得汽车晃悠到清水县城时,天都快黑了,刚下完雨,路上都是泥。我们把妈妈放在担架上,爸爸在后面抬着,我在前面抬着,一边还要拉着四五岁的弟弟。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县城里没有一个人说过来帮一下。弟弟走着走着鞋还丢了,我突然一下感觉到整个县城的人很冷漠……

南都周刊:我跟任志强(微博)聊过,他说之前对你也没有什么印象,觉得你就是冯仑身后的小弟,类似这个意思。而且你之前的职位也是管财务,不可能突然一下变成营销天才,这期间得有一个化学过程吧?

潘石屹:我觉得这是个误解,就跟我的小学同学都误解潘望兴可以带他们到北京转一圈,而我没有能力一样。当时在地产界的人都说潘石屹是营销天才,再加上大的上市公司的老总把我一神话,就都觉得我这个人的销售能力太强了。比如富力北方区的老总是西安人,他跟我竞争,说你就相当于电影界的张艺谋,拍的电影看起来又脏又乱又差的,但票房收入高,富力的房子建得好,同样一个地方,却只有你1/2的价格。他们也觉得我营销能力强。实际上,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也是误解。

南都周刊:任志强的原话大概是这么说的,你修的房子质量很一般,不怎么好,可是你每次卖得特别好,比他的房子卖的价钱高,所以他也说你是一个营销天才。

潘石屹:其实房子销售这个东西没有多少技巧,也并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产品。其实你看一个产品,有不同的境界。我给你举一个穿衣服的例子,任志强就觉得衣服要结实、厚、暖和,这些基本的功能他认为很重要。

再往上一个档次,你的衣服结实不结实,厚不厚能不能包住肉不重要,该露的时候还是要露一点,这是设计层面,是另外一个东西,超越了结实的功能。我们小时候穿衣服,也总是说结实不结实,觉得的确良肯定比布的好,还有的卡的更结实,说这个料子好,怎么磨也不破。我觉得在房地产界,像SOHO中国这样能像不断追求的时装一样,不断追逐建筑产品,基本上每年都出一个款式的,可能也只有我们一家。欧洲有一些小开发商是这样的,但大部分的开发商,包括美国的、新加坡的、中国内地的、香港的,大都是先建得结实,再看别人建一个什么东西我就过来抄一个什么东西。SOHO中国的建筑没有抄的东西,都是原创的。

营销,不是我们的长项,我们把建筑产品的设计、创新永远作为公司最重要的追求。我给每一个员工说,公司只有一个学习的榜样,就是美国的苹果公司,它怎么能够把手机、电脑生产成这个样子,这就是我们的榜样和目标。虽然苹果的营销做得也好,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它的产品。

南都周刊:你不只一次挂在嘴边说冯仑如何如何聪明,可能很多人都会说,冯仑在前面,你是后面起来的。

潘石屹:我这个人,始终就是个特别普通的人。媒体也写了好多不实报道,你骂我不是的话无所谓,我就怕夸我夸过了。给你举个例子,我老婆跟我刚结婚的时候,她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在英国,把她妹妹派过来,说你参加一下婚礼,看看欣姐到底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丈夫非要结婚。结果,参加完婚礼后,她打了个电话跟姐姐说,我给你汇报一下,欣姐找的丈夫是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只是一棵无名的小草。所以,在人群中,我这个人再普通不过了。

强势与弱势

南都周刊:如果大家说起你们夫妻两人的话,一般会说张欣是个特别强势的人,你不是,你怎么跟这个“强势”的人相处的?

潘石屹:强势、弱势这些东西都不太重要。我不太好表达,我就给你形容一下,或许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就是在整个大的社会发展进程中,又或者你要做成一些有影响的事情,个人的很多东西常常都是不重要的,如果是这个人太注意个人的话,通常会一事无成的。

南都周刊:你是因为之前看到过什么事情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潘石屹:基本上所有的事例都表明,人太在乎自己的时候,做不出好东西。如果作家总想着我写的东西一定要出名,刻意地去迎合一些东西,刻意地把自己的情感、自己的东西全都放到作品里去,无一例外这些作品都会很糟糕,别人都不会看。但如果你把自己放得很低、放得很谦卑,把自己弱小、淡化处理,基本上快到消失的状态,这个作品一定是伟大的作品。


我最早看的书,是张洁的长篇小说《沉重的翅膀》。这部小说的主人翁叫叶知秋,张洁把她描写成一个特别丑、特别弱小的女人,这部作品对我的影响非常大。陈忠实写的《白鹿原》,也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影子。还有一个作家我特别喜欢,他如果活着,一定会得诺贝尔奖,就是路遥。他写《人生》的时候,主人翁高加林实际上带着他自己很强的色彩。所以这部作品的价值就比不上《平凡的世界》,因为路遥把自己在孙少安、孙少平这些人的身上淡化处理了。再回到任志强谈的事情,谁是强势,谁是弱势不重要,我们一定要把每个人的作用放到微乎其微。

南都周刊:你是不是都用这种方式去对待我们所说的强势?

潘石屹:对,强势、弱势都是表达方式,有的人可能就是路边的小黄花,有的人就是盛开的大牡丹——他的思想观点的表达方式会强烈一点,我觉得不要太在意这些事情,如果太在意,是有问题的。其实这也是我特别重要的价值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