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杨福家:做人第一,修业第二

时间:2013-06-23 15:38:26  来源:  作者:

作为国际知名的科学家,也曾经担任复旦大学校长,杨福家自己也数不清到底参观过多少所大学。

直到2001年年初担任英国诺丁汉大学的校长(Chancellor)后,“我才知道种种情况是参观学不到的,很多东西真是不一样。”杨福家说。

2012年年底,4届校长任期期满,杨福家卸任。前不久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杨福家梳理了这12年的收获:“我学了很多东西,其中最核心的是对人的尊重。”

对人的尊重不是口号,而是制度

在杨福家结束12年任期之际,英国诺丁汉大学举办了4场欢送活动。

第一场是在去年年底,诺丁汉大学请来了200多人欢送杨福家,其中不仅包括学校理事会成员、各学部部长、学院院长,还有杨福家12年任期内曾经共事过的同事、朋友,甚至一些已经离开学校的人也在受邀范围内。

第二场是杨福家的画像正式落成仪式。根据英国诺丁汉大学的传统,学校请画家为每一任校长作画,并永远挂在诺丁汉大学。为杨福家作画的是英国皇家人像画家协会会员、画家Keith Breeden。这幅画用了3年的时间,杨福家与油画家面对面交流、静坐超过30个小时。

第三场是在英国诺丁汉大学朱比利校区举行的杨福家楼命名仪式。在学校的历史上,许多杰出人士为学校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用他们的名字来命名是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又一传统。但是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大楼却是史无前例。

校方非常认真地向杨福家介绍这栋楼的设计者。这让杨福家感慨不已:中国人建的楼多了,谁讲得出来这是谁设计的?同样的状况下,曾经有一位中国领导反问杨福家:我们已经把钱给他了,为什么要提他的名字?

第四场是在宁波。4月中旬,英国诺丁汉大学执行校长大卫·格林纳威代表学校授予杨福家荣誉退休校长的称号。他这样阐述杨福家在任期间的成绩:“当年选择第6任校长时,学校想在英国以外的地方进行选聘,以此给学校注入些新鲜血液。我们确定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他堪称是全校师生的表率,他带领学校迈向国际化。”

在杨福家之前的五任校长,都没得过这种称号。杨福家询问这个称号意味着什么,“这表明您什么时候都是我们中的一员。”格林纳威回答。

这种尊重并非校长才能享有的特权。每隔一段时间,学校会把一些退休的教授请回来,给一些奖励,让他们感觉自己还是这个校园中的一员。

“一个文明国家,应该把人放在第一位。”杨福家说,不仅是停留在口号上,而是要落实到制度上。

还在复旦读书时,杨福家也曾经感受到这种尊重。一次,杨福家在上一位一级教授的原子核理论课时,他觉得这位教授写的一个方程有点问题。但那时还是毛头小子的他不敢举手质疑权威。下课后他悄悄地问助教:“是不是我理解错了?”没想到,这位一级教授把杨福家请到家中,很坦率地承认:方程写得有点问题,是我疏忽了。

谈完话后,这位教授以散步为名把杨福家送下楼来。这种人格魅力让杨福家折服。不久,这位教授指导他写了毕业论文,他就此走向原子核物理之路。

“我们真该好好学学怎么尊重人,把人放在第一位。”他说。

中国还没有形成勇于提问的风气

杨福家曾经与耶鲁大学校长莱文讨论为什么那么多的耶鲁校友回报母校,其中大多数是本科毕业生。莱文的回答很简单:因为他们认为学校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莱文举了一个美国8岁小孩的例子。一天上课,这个小孩对老师说,你写的字拼错了。老师说“真的吗?让我查一下字典”。这位小孩立刻说“不必查,我保证你拼错了”。

这个敢于质疑老师的小孩不仅没有被批评,反而被校长在家长会和全校大会上表扬了。

杨福家特别感慨,这是中美文化的不同之处:美国孩子放学了,父母会问:你今天问了多少个问题;而中国孩子放学了,父母会问:你今天考了多少分。

在他看来,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回答不了钱学森之问的原因之一。“中国没有形成质疑的环境,孩子从小就不敢提问。然而,没有问题就不会有创造。”杨福家说。

以钱学森自己为例,他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为大师的:钱学森与导师争得面红耳赤,把导师气得夺门而出;但是第二天,他的导师、世界著名火箭专家,进了钱学森的办公室,鞠躬,“你是对的”。

制约创新人才培养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为适应高考,文理在中学很快就分家了。杨福家说,这违背了创新型人才培养的要求。

钱学森曾经说过:“科学创新不是单靠逻辑推理,科学创新的萌芽在于形象思维。”“科学家要有点艺术修养,能学会文学家艺术家那种形象思维,能大跨度地联想。”

这也是杨福家在12年任期内最想推广的一件事情——博雅教育。尽管国内习惯它的另外一个翻译:通识教育。但是,杨福家认为博雅教育的翻译更能准确地表达它的内涵:既要有广博的知识,又要有较高的素养。它包含四个要点:一是要文理相通,二是以学生为中心,三是讨论式教育,四是做人第一、修业第二。

有一位复旦大学物理专业的毕业生,在麻省理工学院拿了博士学位后,去一家股票公司工作,两个月就为公司赚了两亿美元。别人很诧异这个经济外行点石成金的本事,他笑着解释:我用夸克理论来计算,谁能算得过我?而正是以他为首的一批人创造了经济物理学。

杨福家以此为例说明,要培养真正有大成就的人才,必须有广博的知识。“给同学广阔的东西,才有利于创新。”

杨福家坦率地承认:今年宁波诺丁汉大学招生可能会遇到困难。原因很简单:学校要减少商学院的招生,增加理工科招生。

“如果一半学生都在商学院,学校的结构就不对了。”杨福家说。他也知道,宁波素有经商的传统,如果从服务地方经济的角度出发,当地人喜欢商学院。但是有博,又有雅,才能有较大成就,不论从事什么事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