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许钧:世界阅读中国的时代已经到来

时间:2013-06-22 02:50:22  来源:  作者:

许钧简介:中国翻译理论研究和翻译专业人才教育领域的主要推动者之一。现年58岁。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外语学科评议组召集人,全国翻译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译协第六届理事会常务副会长。在担任中国译协翻译理论与教学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期间,参与组织了“全国翻译教学研讨会”、“翻译学博士论坛”等活动;积极拓展翻译理论研究领域、培养青年学术骨干,其研究成果获得国内外翻译学术界的高度认可。全程参与了2006年全国翻译硕士专业学位 设置论证工作,参与制定了翻译硕士专业学位的培养方案和标准,为翻译专业教育的发展做出突出贡献。

在中国翻译协会迎来30岁生日之际,中国网专访了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著名翻译家、“翻译事业特别贡献奖”获得者许钧教授。作为中国翻译理论研究和翻译专业人才教育领域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他向记者就翻译专业设置、翻译对文化交流的促进等话题谈了自己深入而独到的看法。他曾经大胆预测世界阅读中国的时代即将到来,而莫言的获奖让这一预测成为现实。

中国网:目前,翻译专业硕士(MTI)就业率和前景如何?您认为培养过程中有哪些收获和问题?开设MTI克服了哪些挑战和困难?

许钧:中国在2007年设立了翻译硕士专业。现在,全国已有158所学校开办了翻译硕士专业,每年的招收规模在2500到3000名之间。这些学生的培养不应该是盲目的,既然是社会的需要,那么目光就不能仅局限于教学,就要知道社会对翻译人才有什么样的要求,这些翻译人才培养出来后能不能走向市场,真正为国家翻译事业做贡献。以上海外国语大学翻译硕士为例,他们的笔译和口译培养就顺应了市场的需要。口译就是培养少数精英式的同声传译,笔译主要是和联合国以及一些国际组织的翻译相结合。在那里,他们设立了一个翻译中心,学生毕业以后就在这个中心工作。目前,我们需要解决几个问题,第一要解决翻译师资转型的问题,第二要对学术型和专业型人才的培养进行区别和定位,对学生的翻译实际能力的提高要有一整套手段。

中国网:您怎么看翻译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和各自地位?高校外语教师评职称,译文不如论文管用,是不是合理?

许钧:翻译实践和翻译理论是结合在一起的,两者都不能偏废。翻译理论应该在翻译实践的基础上不断深化、总结和提高。理论既要解决一些重大的学术问题,又要为实践服务;同时,有理论指导的实践不会盲目,丰富的翻译实践可以更好地理解翻译的本质、作用、过程和影响,使翻译活动得以健康发展。高校中存在的译文不如论文管用的现象在这几年有所改变。我们以前对翻译的认识不是那么深刻,认为翻译就是简单的文字转化,但实际上,一个翻译,例如一本书的翻译在历史上起到的作用可能是一般的一本书所不可比拟的,比如陈望道参与翻译的《共产党宣言》。我们对社科和人文译著越来越重视,现在,这些著作都参与了评奖,还有很多翻译项目成为国家社科基金的招标项目。另一方面,我们要不断地突破,比如有些同声传译人员可能不具备很高的学术研究水平,但他们在重要的活动中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这批人也可以有机会以不同的标准来晋升。

中国网:这几年翻译事业有很大的发展,但也有一种不同的声音认为现在翻译质量下降,翻译人才青黄不接。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许钧:这个问题确实是一个悖论。老一代翻译家相继去世,而新一代翻译大家没有出现。有人认为,傅雷、杨宪益走了之后,中国再没有这样的翻译家了,好像显得翻译人才青黄不接。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这么看,多年来,我们进行艰苦的翻译工作,为改革开放事业做了大量工作,在某种程度上适应了改革开放的需要。但为什么大家觉得现在的翻译水平不高呢,这是因为出现了一个新情况,就是我们的文化要走出去,需要我们主动做一些工作。这个工作中对我们提出了很多新要求。比如《大中华文库》工程要把中国的典籍翻译出去,这就面临了一个问题。翻译人员如果对中国的古典文化和思想不了解,外语水平再高,也无法完成这样的任务。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说青黄不接也有一定的道理。

中国网:现在出版界有一个现象,就是对名著进行复译,您对此有何看法?

许钧:名著复译的现象是一种必然。从翻译的定义来说,它是在一个地域上让一种文化不断地扩展,从时间上让一种文化不断地延伸。一方面,不同的时期对经典会有不同的理解和阐释。另一方面,语言在不断变化,著作翻译的过程实际上是现实化的过程。翻译有两大任务,一个是外国的东西本土化,一个是古代的东西现代化。一部古典名著之所以成为古典,就是它有被翻译的价值,而这种价值是在不同的时期被不断的翻译、阅读和注释中体现的。

但问题是,自从1992年中国加入《伯尔尼公约》之后,一些出版社完全从经济利益出发,对一些没有版权的名著进行复译,这就违背了翻译的宗旨。甚至有些出版社让一些不懂外文的人把几个已有的版本拼拼凑凑,然后再推出一个版本,那样就更违背了翻译的任务和职责。翻译之所以要被复译是要在新的历史时期给人们提供阅读这部经典新的空间,而拼凑之作不严肃,同时也不能给我们带来新的思考。我们现在关于复译工作的研究应该加强。比如《道德经》和《论语》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不同的翻译,在不同的时期也有翻译,我们能不能通过这些复译本去观察这些民族对中国是怎么理解的,他们之间的理解有没有差异,同时在各种不同的时代,是不是会注入一种新的理解,这样的理解实际上是丰富了典籍本身的内容。也就是说,一部经典本身的存在是要靠传播来实现它的价值,任何一部作品的最终实现都要依靠其他民族在不同时期的翻译。

中国网:您怎么看翻译在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中所起的作用?

许钧:我一直在思考中国文学应该怎样走向国际。实际上,中国的古典小说已经在世界上广为传播,以鲁迅为主将的中国现代文学在国际上也有一些传播,那么中国的当代文学怎么能够走向国际?我认为中国当代文学经历了几个阶段,第一个是改革开放之后完全借鉴外国文学的阶段,一批作家都是在外国作品中汲取了养分慢慢成长起来的,包括莫言、余华等。第二个是从借鉴当中走出来进行创新,随着改革开放步子的加快,创作的空间不断拓展,这些作家的水平不断提高,不断写出在中国这片文化沃土当中具有独特个性、以及对人性关注的作品,这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个最重要的基础。没有好的作品,再好的翻译也不可能获奖。但是反过来,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性的,需要一种媒介进行传播,所以在这些作品走向世界的过程中,翻译是必由之路。我曾经预测,在不远的将来,世界阅读中国的时代即将到来。中国文学本身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的直觉,必然产生伟大的作品,同时要借助翻译让世界更多地了解,所以这两者相辅相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