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范曾:感激·敬畏·恻隐·知耻

时间:2013-06-22 02:33:41  来源:  作者:

和谐,宇宙的大智慧

  我曾经讲过,未来的知识分子有三个类型:第一种知识分子,是“电脑型知识分子”。这种“电脑型知识分子”操作非常熟练,打开电脑,万物皆备于我;但是他不记忆、不背诵,关上电脑,心中一片空白。这类知识分子会占相当比例。第二类知识分子,是以电脑为奴仆的知识分子,这类知识分子需要的时候打开电脑,它会很驯服地为他服务,这样的知识分子也会占相当大的比例。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是“少数民族”,是死不改悔地不用电脑的知识分子。这样的人为数甚少,其中包括我。我用电脑的水平各位也看出来了,停留在“一指禅”的水平。是不是我很笨呢?不是。主要是我本人对机械有种本能拒绝,实在是和中国在思维方法上的传统有关。中国人以机械为淫巧,对机械有偏见,有机械,必有机心。从庄子开始就有这样的想法,孔子的学生子贡,他看到一个老农抱瓮而灌,子贡说,现在已经发明桔槔了,你为什么还要抱瓮而灌呢?他说,不行。这个桔槔发明以后,人类就会因为这个机事而产生机心,人类的堕落就开始了。当然,再上溯一百多年,老子更说:“慧智出,有大伪”,智慧出来以后,相应的虚伪也产生。人类科技的发展证明了老子之说,尤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家都可以看出,战争是科学发展的酵母,战争推动科学发展,这是非常可怕的。难道科技不是人类的智慧吗?当然是智慧。这个智慧相随的不是更大的一种“大伪”吗?所以中国古圣哲的一些讲话值得我们21世纪的人类共同来思考。

  我在上个世纪末就写过《警世钟》,相信大家都看到了。2001年,我在《和谐,宇宙的大智慧》一文指出:“和谐已不是哲人的清谈、诗人的咏歌,和谐已像一个被弃的婴儿,扔于荒野;殊不知这是一个宁馨儿,一个丘比特,他会成长,如果全世界良知未泯的人们,都来共同喂养它,扶持他,他将硕壮高大,神勇无比,他会答谢生养他们的父母,培育他的亲人。而当和谐被弃置太久、被虎豹豺狼吞食之后,它必成为不和谐的孤魂野鬼,而且是狰狞凶残的厉鬼,这厉鬼的阴影也将所向披靡,扫遍人类。人类,快拥抱起那无邪的‘和谐’吧,这大婴孩,他已快因饥渴而死了。”我曾经还说过:“二十世纪人类有一个共同的宗教,它的名字叫和谐。”如果人类不用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所推崇的“和谐”的哲学,21世纪将是个不堪设想的世纪。未来的战争再也没有毛主席著作里提到的《论持久战》,战争的概念已完全改变,开战即决战,几分钟之内解决问题,一两个钟头之内解决大国际间胜负,这是个可畏可惧的状况,如果人类把从原始的兽性所承继下来的一种暴力、一种弱肉强食的恶德加以发展,人类面临的前景将是非常危险的。我想,21世纪的中华民族,尤其是我们党中央,向人类奉献的一份厚礼,就是提出了“和谐社会”。我想这是全世界通向文明的不二法门,没有第二条路。

  这个时代来之不易,我们要心存感激

  今天我的讲演题目是“感激、敬畏、恻隐、知耻”,我想这些思想基本都来源于先秦思想。我曾经和陈洪院长商讨,可不可以对国学下个最确切、最明确而简单的定义。我后来想了七个字,陈洪先生还比较同意。我说国学就是“先秦之学的生发”。因为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前3世纪200年中,基本构架了中华民族文化大厦的框架。后来中华民族的国学所有的生长、发展都是沿循着先秦的学问,就宛如西方的学问也依循相当于中国东周时代的古希腊,这两个文化系统对我们今天的世界依然发生着影响,这个影响还将永远继续下去。我想在这么一个变化激荡的时代,对传统的文化要有一个了解,是非常应该的事情。尤其诸位正年轻,你们所遇到的时代和我年轻的时代大不相同,你们遇到一个非常幸福的时代,这个时代来之不易。我想你们能够在一个非常和谐宁静的环境里去学习、去思考,你们可以矢志不渝地对人类做出应有的贡献。你们可以自由的选择职业,而且可以走上你们光辉的人生。这一切在我们年轻时代几乎是一个梦想,一种不可能的事情。当时我们到干校去,我带了一本书,因为什么书都不可以带去,这本书是唐诗三百首。其实这本书从小都背熟了。为什么带呢?因为我总不愿意忘记。那时劳动之余,首先得背“老三篇”。这个“老三篇”你们之中没有一个能背的。可是我断定我和陈洪院长都能背。当时背得快得不得了,和我背《离骚》也差不多。你们不需要做这浪费很多精力、实际上没什么太大意义的事情。你们会把你们的精力投注到真正值得做的事情上。当然我不是叫诸位不读毛主席的书,当然有些书还是要读的。

  我们要心存感激,这个时代给了我们什么,我们回报这个时代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往往感到社会、时代就是应该为我服务的。从小你们都是家庭的宠儿,都是独生子女,又考取了名牌大学,心里是不是有些许的骄傲,当然骄傲不完全是坏事,范曾就比较骄傲。我的24个字自评:“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辞章,颇抒己怀;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为什么我说内心有些许的骄傲,也不是坏事情。当然,一个人应该骄傲地生存于人间。这个骄傲,是一种内心的神圣的自尊。看了我这24个字好像很谦虚,实际上这里面很有分教:“痴于绘画”,一个人如果痴于一门艺术,它必然非常精通,这个“精通”就在其中了。“能书”,我范曾能写字,可是能写字的书法家恐怕写不出《炎黄赋》这样大的石碑。“偶为辞章,颇抒己怀”,我偶尔为文,颇能抒发我的怀抱;老实说我不是作家,也不是作家协会的,可是我一不小心写篇散文,一评就全国第一名。“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那简单么?“通古今之变”是司马迁,我略有谦虚之意,“略通古今之变”,一个人能“略通古今之变”可能不是十分的谦虚。

  为什么要有敬畏之心

  我们有了这样骄傲的心,是不是就可以狂妄了?我想不能,我们要心存敬畏。因为我们作为个体生命来讲非常微小,自己所可能做的事情一定非常之少。我们的知识也可能在某个领域名列前茅,可是在另一些领域你完全无知。在21世纪人类公认最有智慧的人是爱因斯坦,他说:“对于大自然最微末的部分我也只能谦逊地跟随而已。”所以讲我们在宇宙本体面前,在历代的先贤先哲的学说面前,在当代的科学巨人面前,我们在真知面前,或者在真学面前,我们应该抱着一种非常的谦逊,要有一种敬畏之心。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像电视广告里讲,“年轻人没什么不可以”。不可以的事情正多。违反道德规范的事情可以吗?不可以。违反社会契约的事情可以吗?不可以。违反审美原则的事情,有些人在做,一些后现代极其丑陋的、肮脏的、鄙俗的东西,遭到人类心灵的普遍的拒绝,这就叫不可以。科学院院士何祚庥,这当然也是我的朋友,我对他反对法轮功,反对特异功能非常赞成,可是他最近忽然又发奇论,讲对大自然和宇宙不要存敬畏之心。这个老先生有点离谱啊。你对大自然怎么能不敬畏?我最近看霍金的《果壳里的宇宙》、《时间简史》,我就发现我们人类在宇宙中实在是太渺小了。我们人类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一百亿光年之遥的事物,我们已经可以测算一百亿年前的事物。可是人类今天对宇宙的了解怎么样呢?我想,还非常之浅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