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张翼:屌丝是一种心态,源自不断积压的被剥夺感

时间:2013-06-14 03:22:55  来源:  作者:

对话/陈芳、江田

屌丝是一种心态,源自不断积压的被剥夺感

凤凰网资讯:无论贫贱富贵,自称屌丝者越来越多。有调查显示,“中国屌丝”已经达到数亿之多。为什么中国会有如此多的人自称屌丝?屌丝现象反应了什么问题?

张翼:近30年,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变化中,收入差距拉开,社会阶层分化程度强化。同时,出现官二代“炫官”和富二代“炫富”等现象,使得底层群体在生活质量和心理认同上,与上层的距离感加大。虽然社会整体生活质量在上升,但底层群体,在同上层群体比较后,内心产生了相对剥夺感。相对剥夺感的持续积累,也使底层社会以自贬的心态来表达社会可能存在的断裂。

所以屌丝现象,并不仅仅源于纯粹的财富对比,也有心理被剥夺感的影响。尤其是心态变化。虽然社会在高速发展,但底层对改善未来生存状态的预期在减小,对个人诉求能够实现的信心也在降低。所以,目前,自称屌丝的群体在增长,并不意味着真正的屌丝(底层群体)数量在扩大。屌丝更多是一种被剥夺感增强后的社会心态。

凤凰网资讯:这部分人目前多处于社会底层,比如打工者群体、蚁族等,在为基本生存发愁,这个群体的发展态势是怎样的?可能对社会带来什么影响?

张翼:近十年来看,这一群体的年龄分层中,出现了“80后”这个新群体。“80”后的诉求与预期不同以往的年龄分层群,比如“80后”农民工群体。第一代农民工在城市打工在农村消费,他们的定位是在农村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但“80后”农民工群体进入城市后不愿意再回到农村。

由于诸多限制条件,他们无法进入城市的主要劳动力市场,因此这一群体的收入增加只能随社会平均工资的增加而增加,不管他们多努力,都很难成为城市的一员。既非农民,也非市民,只能作为流动人口在城市生存。

不仅是缺乏教育基础的农民工,还有规模庞大的大学毕业生。这些人因为没有所在城市户口,所以长期游离在城市社会保障体系之外进行生活,没有稳定住房,没有稳定收入,甚至有一些职业还存在对户籍的歧视。所以在他们心里无时无刻不在进行比较:外地人和本地人,有户口和没户口,临时工和全职工,有“编制”和没“编制”,有住房和没住房等等。

这样一个人进入城市以后,他仅仅是维持着生命的延续,但是城市未来的发展空间对他还没有打开。在这种状态下,尽管他们努力劳作,但他们对未来能否改变命运,也存在难以抑制的疑虑。

对于社会底层的人来说,在城市里需要面对三个问题:没有家就难以在城市稳定生活;第二个是有没有希望,没有希望就会陷于绝望;第三是有问题时能不能得到帮助,不能得到外在的帮助就会增加孤独感。如果这三个方面无法实现的话,那么底层就会产生对社会的否定心理,认为受到了社会的压制。我们对底层社会的关注实际上是在关注整个社会的稳定。

户籍、教育与就业不公,剥夺了屌丝的上升机会

凤凰网资讯:屌丝面临的突出问题是上升渠道越来越窄,比如现在高校农村大学生比例锐减,在城市无根,又不愿返乡。什么因素导致了他们的上升渠道受阻?他们今后可能的上升渠道有哪些?

张翼:决定社会流动的个人因素有三个,第一是教育,第二是就业,第三是个体努力。除个人因素之外,还有社会背景的影响,比如家庭背景决定户籍,客观上也是约束社会流动的机制。

从近十年的发展情况分析,教育不公平确实存在。这种不公平影响了农村生源在高校中所占比重,尤其在“985”、“211”等重点大学所占比重迅速降低。虽然大学进行扩招,但来自农村的大学生,将教育改变命运的效果与父母期望、自身期望进行比较后,发现自身仍然处在被剥夺的地位。

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农村,在城市里也有同样的现象。有权力,社会资源丰富或者经济条件宽裕的家庭,从小学到大学,可以选择在重点学校接受教育。但一般家庭的选择空间就没有那么充足。因此存在着农村不如城市,城市的一般市民家庭不如中产阶层以上家庭的现象。

教育决定就业。教育不平等导致劳动力市场的不平等加剧。出生在缺少社会资源或收入较低的家庭,意味着第一次就业时很难得到家庭帮助,就业的岗位质量与岗位品质会差一些,相应收入也低很多。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通过长时间打拼,也能实现奋斗目标,但面临的困难更大。

而随着改革进入中期阶段,社会资源的供应空间没有那么大了,底层群体从本质上改变自己身份,改变自己命运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更难了。

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要教育公平,尤其是九年义务教育的资源配制要公平合理,不应在教育最初阶段就形成市场分流,加剧下层社会与上层社会在教育层面上的分化。

其次,要规范劳动力市场,保证劳动就业公平性,在初职这个就业环节,反对“拼爹”现象。否则,弱势群体就会在社会竞争中,对社会公平产生质疑,丧失对自身与社会未来发展的认同感。

中产“屌丝”身处中产,心系“屌丝”

凤凰网资讯:中产阶层,也自称屌丝,今天中产面临的问题是社会的安全感、以及更多的权利意识,尊严问题,比如下一代平等的高考权,自由享受公平的购房权等。中产阶层上升渠道受阻的原因是什么?他们的诉求怎样才能实现?

张翼:衡量中产阶层,有三个维度,第一是收入中产,第二是教育中产,第三是职业中产。中国既是教育中产,又是收入中产和职业中产的群体,只占中国社会的9%~10%。但如果只看职业中产,那么中产阶层大致能占到中国的23%~24%。因此,中产阶层内部就划分为上层和中下层。上层约占全国的9%~10%,中下层占14%~15%。

在中产阶层内部,依然存在中下层向上层的奋斗过程。近来,房价上升导致城市生活成本上升。而处在中产内部的中下层群体收入增幅赶不上生活成本的增幅。购房所带来的巨额按揭,使这个看起来属于白领的阶层不得不沦为终身为银行打工的雇员。长时间的加班、唯唯诺诺的工作、难以改变命运安排的那种心理积怨,使这一群体出现了诸多焦虑,对房价、婚姻、工作、子女教育等经济话题十分敏感。这一群体的恩格尔系数确实降低了,但降低的主要原因是,巨额购房贷款和子女教育支出挤占了其他消费的空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