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吴力波:中国能源部门未来十年的市场化改革道路

时间:2013-05-18 14:29:56  来源:  作者:

对于能源市场本身来讲,其改革势必要触动利益集团的利益,而这个利益集团目前看来是最难以触动的,就是国有企业。中国能源部门未来10年如果真的想走真正市场化的改革道路,确实需要破冰。从去年开始,关于能源市场改革,从中央来讲的信号传递还是非常频繁的,从年初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人大,再到十八大的报告当中都反复提到了资源品价的改革,要建立合理的煤电油气的比价关系,消除不合理的垄断,对原有的政府补贴要给予重新的考量。都在传递非常积极的能源市场改革信号。但是客观来讲能源部门改革仍然非常困难。
我今天简单的汇报一下对现行能源市场存在的主要问题的一点思考,希望理清问题到底在什么方向,以及我们可能要做的工作。现在能源价格体系当中,能源市场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供需双方以及价格。价格是反映整个市场失衡的重要信号,所以我们还是从价格入手。现在能源价格体系当中,首先一个重要问题是市场调节机制的缺位。无论是垄断也好,无论是政府管制也好,最终表现出来就是缺少一个有效的市场调节机制,而这种市场调节机制缺位是导致中国油气、煤电供需失衡频现,市场配置效率下降的一个非常重要动因。我们经常可以听到每一次当油价跌的时候,就会出现油荒。其实道理很简单,其实就是中石油、中石化不愿意供油了。每一次煤价涨的时候就会出现电荒,究其原因是因为成本在上升,发电企业不愿意供电了,。因为能源部门最大的特征是上下游依存关系非常紧密,而我们现在这种能源价格体系恰恰没有形成有效的价值传导机制,导致了整个市场的失衡变成常态。而且一旦失衡开始出现的时候,往往市场就会出现进一步的超调,因为人们都会担心能源的短期失衡会进一步的加剧。而市场的抢购或者是其他的行为会导致失衡进一步恶化。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现象。
第二个问题,现行能源价格体系当中,价格管制实际上扭曲了能源价格的相对水平。相对是两个概念,一个是相对国际市场,一个是相对其他的能源品种。这两种相对价格水平的扭曲,使得现有的市场没有办法对优质资源高效合理的配置。这个优质指的是满足于特定的能源需求的能源品种,没有得到它最有效的配置。比如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在分析这个问题通常会用各种能源品种跟煤的比价关系,因为煤是最基础的能源,相比较美国而言中国的油气电相对于煤的比价水平都是偏低的,因为我们知道美国能源市场是管制最少的,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如果把它作为一个参照,可以看到中国的油气电相对于煤的比价关系偏低。在这其中油的偏差程度相对较小,最严重的是电。也就是说电力部门的电价低水平和美国市场的差距是非常严重,相对于煤的比价关系。我们知道中国改革开放30年以来,增长模式是强化制造业的比价优势,电价的管制其实是为了有效的降低制造业的成本,这其实是形成一种跟其他国家出口的比价优势。跟其他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相比,从部门的类型来看比价关系的失衡就更加的突出,比如说从工业用能比价关系来看,油气电相对于煤的比价关系近年来都在上升的过程当中,也就是说中国工业部门用的油气电成本其实是在相对上升,相对于平均水平。
目前的失衡主要是在居民部门,居民部门比如说气和电相对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比价关系是严重偏低的,而且是完全扭曲的。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现在一直都是解决民生问题,解决民生一个有效的方式是保证气价、电价、油价偏低,保证他的基本生活水平。但客观而言,这一情况跟国外完全相反的,国外能源定价体系是居民部门平均用的能源价格要高于工业部门,他是从成本考虑的,因为客观来讲工业部门所有敷设能源基础设施的成本都要低于居民部门,因为规模效应的存在。与此同时居民部门用能的高峰和低谷非常明显,而工业部门可以有效的平抑这种峰谷差,它实际的供能成本也要远远低于居民部门,所以他享受相对比较低的价格。而中国恰恰是工业反哺居民,这种体系是否可以持续下去就会存在很大的问题。一方面可以看到中国和国外的趋势是相反的,我们的工业用能比价在逐年上升,从长期来讲会影响工业竞争力。所以现在有两种力量在角力: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本身的比价关系比较低,我们需要提高能源价格;另一个方面是工业反哺居民,工业承担了他本来不应该承担的成本。工业部门的相对价格偏高而居民部门偏低,这两个失衡是我们现在能源价格体系当中存在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现行能源价格体系的封闭性,割裂了国际市场跟国内市场的关联关系,降低了能源进出口贸易对资源的配置效率,跟能源产业的开放程度也是不相适应的。因为我们知道客观上来讲,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全球最重要的能源进口国,现在是第一大煤炭进口国,大家可能无法想象中国这样一个煤炭资源大国、生产大国居然是全球第一大煤炭进口国,同时中国也是第二大原油进口国,我们原油进口依存度已经超过了65%。也就是说在这样一种跟国际市场今后依存度已经非常高的情况下,我们国内的价格形成体系确实跟国际市场不同步。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比如油现在是部分对接,就是22+4%的格局,我们的实质是在一个月(22个工作日)。还有一个是价格的限制,只有波动率超过一定的比例之后才调,没有办法跟国际市场实时对接。还有一些根本不对接的,比如说天然气价格、电力价格,煤炭价格现在虽然已经放开了,恰恰是由于放开,现在反倒出现价格倒挂,也就是说国内的煤炭价格要高于进口价格。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去年出现电荒比较严重的时候,接下来就是煤荒。煤荒的时候很多东南沿海城市宁愿从国外进口澳大利亚的煤、印度尼西亚的煤,甚至俄罗斯其他国家的煤,不愿意买本国的煤,因为我们国内倒挂,煤炭市场严重扭曲。这就说明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是这样一种进口给国际市场造成新一轮的恐慌,就是中国威胁。中国在油的进口上面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本来是煤炭大国,是全球煤炭储量最丰富的国家,现在开始大量的进口煤炭。为什么中国跟周边的威胁情绪加重,跟这有非常大的关系。但根源其实是在于国内煤炭市场,竞争是一种无序的竞争。
第四个问题,现行的能源价格体系当中过多的政府干预,切断、扭曲乃至异化了能源产业上下游的关联关系,产品的替补性和互补性因此得到了扭曲。这样就造成能源上下游产业之间的发展是无序和不均衡的。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能源大省,像内蒙古、山西、新疆,大量的上重化工业。这其实就是说当政府干预它的终端价格(一次能源价格)的时候,要想办法增加值。比如内蒙古明确提出:我们不要走山西的老路,不要等煤挖光了之后继续贫困。那怎么办?我就自己搞。这样就造成了当地重化工业的无序发展。实际上消费的重心依然是在东部沿海地区。这其实是能源的进一步浪费。又比如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的开采、炼化,零售部门之间的争端,加油站抱怨拿不到油,中石油、中石化不给油。类似这样的情况。比如说天然气,2010年的时候在整个东部地区发生非常严重的气荒,整个从南京、上海、宁波全拿不到天然气,这也是中石油生产部门和下游的消费部门之间的争端。这种价格管制又造成上下游产业链之间的冲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