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茅于轼:谈“最近的骂声”,他们太糊涂 太可怜 太可悲

时间:2013-05-08 13:32:39  来源:  作者:

茅于轼:很多糊涂的人,还想走过去的路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他们这样对待我———造谣、侮辱,我也没有恶言相向。我反而是劝他们的,如果你们的事业符合正义的话,不要用流氓手段来伤害你们的正义性。有话好好讲嘛。

真正有经验的人不会怀念过去。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农民吃不饱,饿死,工人几十年不加工资,养家都养不了,知识分子、老干部挨批挨斗,谁得到了好处呢?

——— 茅于轼

经济学家茅于轼近日的言论又引起激烈争论:4月24日他发表微博称,所谓剥削实际是财富创造;4月25日在沈阳一个论坛演讲时,遭遇辽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王新年从台下发出的激烈反对,之后反对者被人强行带走。此后,茅于轼称有人在电话里对其骚扰并威胁。5月4日茅于轼计划在长沙演讲,因遭一些反对者现场围堵而被迫取消。

5月7日,茅于轼接受南都记者姜英爽专访,称自己不会改变看法以及发言方式。

关于骂声不觉得委屈,他们想说就说

姜英爽:你在沈阳遭遇反对的事儿是怎么回事?

茅于轼:沈阳开了个会,叫非公经济高峰论坛,我的发言题目是《非公经济的新思路》,我才开始讲了不到5分钟,人家还不知道我要讲什么呢,就有人站起来大喊大叫。我也没听见他叫的是什么,我耳朵有点聋,他旁边一个人就把他推倒了,不让他捣乱,他站起来就大喊,他旁边的人就把他推出去了。我在台上,怕把他打坏了,我就喊:不要对他动武。出去之后,这个人还不甘心,又跑到其他方向去叫喊,后来当地警察进来就把他带走了。

姜英爽:后来你了解到是什么事情了吗?

茅于轼:后来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人是有姓有名的———辽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王新年。这个人不像知识分子,怎么在会场上大喊大叫呢?

姜英爽:这是你第一次在会场上遇到类似的反对声音吗?

茅于轼:不,我碰到好几次了。在上海有人扔我一只鞋子,大概是5年以前;我在理工大学演讲时也有四五个人来动武,这是第二次;沈阳是第三次了。

姜英爽:你在微博上说最近遭到电话骚扰,还报警了?

茅于轼:有人打电话来骚扰,半夜零点到两点,不断有人打电话,我有个录音电话,已经都录下来了。来电话都是骂人。

姜英爽:你一直会听到不少骂声,最近是比较严重吗?

茅于轼:长沙居然有几十个人举了旗帜游行骂我,最近有这种情况。网上两种声音都有,支持我的有,支持他们的也有。

姜英爽:你觉得委屈吗?

茅于轼:我不觉得委屈,他们想说就说嘛。

姜英爽:其实你一辈子努力的,都是在扶贫,为穷人办事,不被人理解的感觉,真的没有?

茅于轼:其实这不是我的委屈。我觉得他们很可悲。他们太糊涂了,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为他们办事的人,他们却以为是敌人。他们太可怜了,太可悲了。没有一个科学的思维方法。

姜英爽:你想过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想法或者减少发出引发争议的声音吗?

茅于轼:我不想改变我的想法。我该说什么还是说什么。有人对我有非常大的看法,但是这不奇怪。我也很习惯骂的声音。很难听的话我都听过了。只要我觉得自己做得对,我还是继续做。我要说真话。很多科学的道理跟一般的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关于“文革”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

姜英爽:有种声音说你是对政治有涉入的经济学家,你认可这种看法吗?


茅于轼:我一点都不认可。他们认为我选择做大众的焦点,这不是我选择的。这是他们选择的,他们要和我作对,我有什么办法。我不想成为焦点,我从来不高调。他们这样对待我———造谣、侮辱,我也没有恶言相向,你骂我我骂你,没有。我反而是劝他们的,如果你们的事业符合正义的话,不要用流氓手段来伤害你们的正义性。有话好好讲嘛。

姜英爽:你对政治是否有所涉入?

茅于轼:我是个普通的经济学家。我对“文革”有评价,这叫政治涉入?谁对“文革”没有评价呢。没有经过“文革”的人不在此内。经历过“文革”的人都有评价。对于现在,我也是个独立的思想者。好就是好,坏就是坏。

 

姜英爽:现在有些声音是怀念过去的。

茅于轼:真正有经验的人不会怀念过去。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农民吃不饱,饿死,工人几十年不加工资,养家都养不了,知识分子、老干部挨批挨斗,谁得到了好处呢?

关于剥削雇佣关系不形成剥削关系

旁白:近日,茅于轼在微博写道:“剥削是财富的转移,从被剥削者转移到剥削者,使被剥削者越来越穷。剥削没有财富的创造。可是全球最富的国家美国恰好是资本主义国家。那里的工人也是全球最富的工人。拿我国的经验来看,改革前没有剥削,工人们十几年不加工资。现在有了‘剥削’工人的生活比改革前好多了。这证明所谓剥削实际是财富创造。”这一观点也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姜英爽:你在微博里写道,所谓剥削实际上是财富创造。这种言论,很容易引起对社会分配不公不满的人的反弹。

茅于轼:市场确实是不公平的,从收入上讲。但它又是公平的,从分配上讲。你创造多少财富,你能拿回去,不存在剥削。

姜英爽:那你赞同“剥削”吗?

茅于轼:我赞成马克思所谓的“剥削”。马克思说雇佣关系是剥削,我说的雇佣关系是财富创造。我赞成劳资关系。雇佣关系不形成剥削关系。企业都是这个关系。他说是剥削,我说是财富的创造。

姜英爽:“剥削”后的财富如果能更好地为社会福利、公平作出贡献,这更是民众所追求的。

茅于轼:马克思所谓的“剥削”,实际上是谁创造的财富谁拿走了,这中间不存在剥削。这是财富的创造过程,在经济学中已经严格地证明了。

姜英爽:财富的调节再分配,这个重要吗?比如对富人的税收,是否能为社会创造更多的福利?

茅于轼:强制性的,但是温和地多交点税,也是一种剥夺,这是合理的,有利于社会发展的,而且是富人们同意的。而不是打土豪分田地。

关于财富分配当前公平要更重要一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