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易静:臻于完美

时间:2013-04-23 14:34:19  来源:  作者:

  在交通大学医学院图书馆东侧有一棵桂花树,是由我们- 1982届儿科系全体学生在10年前母校50年校庆、我们毕业20年的时候敬赠母校的。在母校60年院庆、我们毕业30年之际,面对这棵卓然长成、浓香馥郁的大树,我感叹,曾经播种,就会收获,人生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臻于完美。

  三十五年的结缘和激励一生的追求

  35年前,文革十年停止考试招生的大学突然恢复高考,我在继承祖业当个医生的动机下以第一志愿报考了原上海第二医学院。当我在几乎没有接受过数理化基础教育的背景下、在工厂三班倒的条件下挥汗复习了一个夏天后被录取,那份激动与自豪无以言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蓬勃气象下,“振兴中华从我做起”的口号刻写在我们那一代人的心头。后来,世事变幻潮起潮落,但是,我逐渐悟出“从我做起”就是对 “怎样做更好的自己”的不断自省和追求,并且把自己的进步与集体和国家的进步融合在一起。母校不光为我提供了专业培养的知识,也奠定了我安身立命的根基,更成为我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

  22年前当我决定在母校而不去美国读博士学位的时候,曾暗下决心要不逊于赴美同学。18年前当我初次走出国门在法国完成短暂的博士后训练重回教研室岗位的时候,曾立志在国内做出让国际同行认可的工作。这些满怀豪情的“少年”誓言,不可避免地带有一赌高下的浮躁。而10年前当我在美国完成访问学者进修再回母校时,我已有自己的研究生,也正式负责大规模的课堂教学,此时我的目标回归简单:尽全力把细胞生物学教学和科研做好-做到应该和能够做到的那样好。8年前当我被赋予行政工作职责时,我想把“做最好的自己”的理念传达给更多年轻人,并帮助他们做成最好的自己。今天,偶尔被人叫作“老教授”了,我欣慰,为自己听从内心召唤踏踏实实走在追求更完美自我的道路上,为自己投入了建设更好的大学和更好的社会的宏大事业中,为自己始终坚守八十年代“振兴中华从我做起”的理想,跨越时间经历世事而不曾改变。

  在科研探索中认识自然也认识自我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我在母校师从汤雪明教授从事溶酶体细胞化学方面的研究。当时我们尝试解释内分泌细胞中存在诸多自体吞噬泡的原因,但是由于知识概念和技术手段有限,在1993年博士毕业答辩中,我无法回答自体吞噬如何受到调控这一问题。之后,我的研究转向了肿瘤和活性氧相关的信号转导、蛋白质修饰等研究方向。在此过程中最让我体会到窥视自然奥秘的激动的是,我们用5年多时间弄清楚一个调控蛋白质SUMO修饰的酶如何受细胞氧化应激调控改变自身修饰和与其他蛋白相互作用而发生量的改变,又进而通过多个底物影响信号转导和基因表达,从而介导氧化应激应答反应并对肿瘤进展发生影响的机制。

  就在我当年带着对自体吞噬调控机制的认识缺憾离开这一领域后不久,1995年日本科学家克隆了自体吞噬基因,发现自体吞噬是在发育中受到调控的一个过程,与肿瘤等许多疾病有关。从那以后,有关自体吞噬的研究越来越普遍和深入。仿佛经历一个轮回,冥冥之中,我科研生涯之初的“未解之谜”重新成为了当今最热的细胞生物学问题之一,这让我近年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在继续已有研究的同时,在结束职业生涯之前回到“自体吞噬”领域,把活性氧相关的蛋白质修饰和信号转导与自体吞噬联系起来,争取回答自己当时做研究生时没能回答的问题!我感叹人生和知识积累有着相似的轨迹,好似螺旋上升,经历着无法预料的戏剧性的轮回。由此,探究自然的热情再次鼓满我内心奋进的风帆。

  回想25年前,我从临床岗位重回母校读研究生,进校时的模糊动机只是“深造”,不曾料到的是:对于自己是否适合选择生物医学科学研究作为终身职业,这一探寻竟持续直至近年!这个自我认识的过程,曾伴随着博士生毕业时两篇国际杂志论文的肤浅的满足;独立工作以后一连串的困难及其带来的挣扎;潜心思考不懈努力的坚持和体会到自己逐渐进步的自信。这个过程也是自己认识自然和探索生命奥秘得到些许解答的过程,其中的无比愉悦与无数挫败和纠结无法分开。这个过程的实现有赖于其间认识的校园内外的人们:首先是来自我尊敬的导师始终如一的鼓励和支持,而他志存高远又随和淡泊的人生态度是我永远心向往之的境界;其次和我一路走来的同事们,后来还有我的学生们。因此,这个小小校园倾听了我的感悟,见证了我的成长,也为我铺设了舞台。

  当一个好老师的追求永无止境

  作为探究学术又热爱教学的高年资教师,今天的我,相比看得见的科研指标,更看重看不见的教育的效果。

  自从踏上讲台与学生会意的目光相遇,我就期望成为一个出色的讲课者。每一次在课堂赢得掌声,都会像第一次那样开心地向家人叙述。与生俱来的喜欢思辨和阐发的习性让我有了当个好老师的自我期许;自己在科研中的体会让我坚信课堂理应是激发学生兴趣、创造性和责任感的摇篮——在讲课的过程中。老师可以与学生共享求知的兴奋,那时一种是令人向往的状态。但是,真正思考什么是好老师,真正对教学付出特别的重视,是在自己的孩子上了大学、我听到他表达对老师的喜爱或抱怨之后。从那时起我觉得应该像在意自己孩子的期望那样重视学生的期望——学生喜欢、尊敬怎么样的老师;学生一辈子会为怎么样的老师所启发、所激励,我就应该成为这样的老师。

  我在完成科研工作同时长年保持相当量的课堂教学。每年我都会修改和更新课件,并组织同事研讨教学内容的调整和优化。我也经常为了课上一两张PPT里新的内容,在上课前一天工作到深夜。我常常把阅读科学文献中了解的知识探索过程以及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成长经历引入讲课内容,比如,疯牛病在30多年前被人们误以为是慢病毒感染,当时一位年轻的住院医师注意到此种“病毒性脑炎”没有感染症状,于是他不相信已有的定论,经过长达8年的研究才发表论文,最终因为创立“蛋白质构象引起疾病”的概念而获得了诺贝尔奖。我每年都讲述这个故事以激励学生们把成长为学术型医生作为目标,而每当此刻自己都会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体会到那种使命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