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孙嘉明:“微全球化”与高等教育“走出去”战略

时间:2013-04-21 16:55:40  来源:  作者:

认识论中的归纳和演绎是两种不同的认识方法。归纳法是从个别到一般,或者说从案例出发来得出一般概括;而演绎则是从一般到个别,或者说从定义出发来推导出结论。人们许多知识的形成和经验的积累,特别是对许多新生事物的认识,往往是个案或实例而来,也就是说从归纳法开始的。以往的实践中,用演绎的方法比较多,因此在认识上往往从原则或概念出发,而导致认识停留在浅层次上,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在效果上则总是“事倍功半”。以高等教育的发展为例,人们也许都熟悉所谓西方的高等教育理念,比如说: 1,建立以保护学生权益为出发点的规章制度;2,倡导培养学生的通识教育;3,重视学生树立创新思维方式的教学方法;4,提倡教学相长的办学特色,等等(王彤 & 佟晓辉, Sept. 2011)。显然,这些理念或经验对提高我国的高等教育水平和促进高教事业的发展具有宝贵的借鉴意义。然而这些经验是一般的概括和总结,在实践中很难直接拿来。如何去学习和借鉴,笔者结合自己所研究的领域以及十四年来的近距离观察美国的高等教育和亲身实践,认为通过“微全球化“的过程来获取感性认识,用归纳法来增强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和指导实践,将是高等教育系统的“走出去”战略的成功之路。

什么是“微全球化”
全球化研究有宏观与微观之分。全球化的宏观研究也叫做“巨全球化研究”(macro perspective of globalization),其研究主要在于经济全球化中的产业链以及跨国界的公司,体制和文化等现象为主。全球化的微观研究,亦称微全球化研究(micro perspective of globalization)是基于以活动主体的人作为分析单元(unit of analysis)的一种全球性视野,对诸如人们的跨国界流动,海外留学打工,跨国婚姻等等现象进行研究和分析。也属于“人本全球化”(people-based globalization)范畴。
国内外对于全球化的研究早已有之,然而对于“微全球化”则并未引起人们足够地关注。柯林斯,R.(Collins, 1981)发表在《美国社会学》,第86卷第5期的题为“论宏观社会学的微观基础”已经提到对于微观领域研究的重要性。他指出重要的宏观体制变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它是基于连续地重复地微观情景之变化,伴随着那种人们之间相互作用以及随之而来的认识基础上的社会结构及其机制。所有宏观层面的变化,都可以看成是微观层面的经验汇总。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经验则是的微观情景的序列,而个人的生活经验以及在宏观层面所有序列的总和将构成所有可能的社会学数据。柯林斯的观点固然是方法论上的重要贡献,极具指导意义;从认识论角度而言,他的此番言论也符合归纳法的逻辑。
在研究方法上注重微观现象并不乏其人。Knorr Cetina,K.和 Bruegger,U. (2002) 也提到“全球微结构”(microstructure)的概念。“全球微结构体现在活动主体尽管在地理上有着遥远的距离,然而却相互关联着和互动着。Miriam Erez 和Efrat Gati (2004) 在其“一种动态的,多层次的文化模式:从个人的微观层面到全球文化的宏观层面”一文中也提到社会文化变迁是从人们行为变化开始,从个人层面上讲,是通过自下而上的过程,进而成为共同的行为规范和价值观,从而使得文化的宏观层面实体得以改观。Saskia Sassen (2007 p.193)进一步提到“微情景”(microsites)和“微交换”(microtransaction)的概念。她说那些全球化城市中的活动主体实际上并未活动于不切实际的“全球舞台”,而是生活在某种日常生活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相互交往的“微空间”(microspaces)里。Jiaming Sun在《全球连接与地方转型:全球化的微观视野》一书中 (2007)提出了全球化的微观研究(micro perspective),并认为它关注于个人的全球连接,这种连接把生活在不同国度的人们联系起来,从而产生对于地方社会发展的一种重要影响机制。这些提法形成了“微全球化”概念的雏型。这些研究方法的提出,都可以从认识论的推理上获得佐证。

高等教育“走出去”的实践
以人为本的“微全球化”视野用于高等教育的战略发展,则体现在《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的意见》中强调的推动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和优秀人才走向世界的设想。“走出去”的战略思考和计划对于深入推进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发展,进一步提升高等教育国际化水平,扩大中国学术的国际影响力,妥善回应外部关切,增进国际社会对我国基本国情,价值观念,发展道路,内外政策的了解和认识,展现我国文明、民主、开放、进步的形象,增强我国国际话语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据统计,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走出国门,留学海外,周游世界,或参与到国际商贸活动中。仅海外留学的人数就达到约有190万之多。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我们这个时代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整个人类越来越生活在一个跨越国界的相互交往而形成的普遍联系的状态中,也就是“以人为本”的全球化实践中。正如人们早已熟知的所谓在后工业社会或曰知识社会, 由于计算机网络等通讯媒体的广泛使用, 以及经济全球化,或者说“物本全球化”的推动,使得人们的社会交往模式再次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即突破国家的界限, 形成了一种全球范围的交往, 使得各种文明、文化通过互动而进行频繁的传播。在这么个全球化的大画面中,聚焦到无数个人的跨越国界的社会互动的情景,不难察觉,这种“微全球化”现象就突显出来了。
高等教育“走出去”的设想正符合我国日益增长的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以及中国作为一个传统文化大国需要逐步扩展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及话语权的趋势。通过海量的学者和学生的跨国界交流,将提供更丰富和更广泛的人类文明的参照系,从而诱导人们的价值,态度,行为的改变,以及素质提高,并进而激发高等教育系统内涵式发展的机制。与此同时也将促使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也有利于世界各民族间增进了解和互动,求得共同发展。

对“走出去”战略的几点思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