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王小谟:大学给了我什么

时间:2013-04-18 04:26:56  来源:  作者:

2013年4月2日下午,由北京理工大学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联合举办的“对话2012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王小谟院士报告会”在北京理工大学体育馆举行。图为王小谟操琴和北理工学生魏默然合作《苏三起解》,行云流水,风采依然。

诗人在诗中写道: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鸟已飞过。

大学生活很短暂,匆匆滑过人生,事实上,你已经被改变。这一段青葱岁月给你带来最大的影响将会是什么?现在在大学所做的哪件事未来会对你的人生产生不可估量的作用?功勋卓著、成就伟岸的人曾经怎样度过他们的大学时光?日前,2013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预警机之父”王小谟回到母校北京理工大学,与后辈学子共同回忆大学生活,分享人生历程和感悟。

大学记忆里的多面王小谟

梅派青衣+摩托车队选手

王小谟大学同班同学、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甘仞初:我们一个宿舍的记得很清楚,小谟你经常在床上拉胡琴,是京剧团的台柱。当时北京理工京剧团在北京高校里面还是很有名气的。又参加了摩托车队,车队甚至还拿过高校比赛第一名,你是不是在这方面分享一下你的经验?

王小谟:大学生活是我记忆中最美好的岁月,一辈子也忘不了。在大学,别死读书。当时我们宿舍有一些全优的学生,成绩全5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天天抱着书本。我呢,讲的比较好听属于活泼,其实就是不太听招呼,经常上晚自习就溜出去了。我在摩托车队有一帮运动员,去开啊去冲啊,活动也多朋友也多。参与活动,我遇到最难的事就是组织人,大学时代的社团生活锻炼了我的领导能力。(对话现场,主持人拿出一张照片,王小谟立即认出这是当年自己和京剧团同学们演出《四郎探母》的记录,并认出照片上的人。王小谟从小喜欢京剧,1956年考大学,被北方昆曲剧院挑中,由于家里反对,才选择了“第二兴趣”,到北京理工大学,学习无线电。他对无线电的兴趣从中学开始,当时为了收听梅兰芳唱京剧,他自己组装收音机,并发展成一门“手艺”。)

甘仞初:小谟,你现在记忆最深的老师是谁?

王小谟:有好多教师给我的印象都很深刻。特别是二级教授、教物理的蔡凤兴,课堂上讲着讲着就提裤子,很有特色。还有孙树本教授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教课教的特别好。我刚才看了我的成绩单,在一二年级的时候只有一科是优秀,就是他教的数学,我很喜欢上他的课。他讲的一句话印象最深刻,他的课讲了一年多,差不多快上完了,他说,凭你们现在的水平完全可以往前走了。确实,他把我们带进了门,在以后的科研过程中,很多时候都用到数学,对我帮助非常大。

晚自习点名

自己觉得不够好就好好学

北京理工大学信息与电子学院研究生刘娜:您是北京理工大学1961年的毕业生,也是我校第一个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毕业生。在我们看来,您是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但是50多年前,您也和我们一样生活在这里,我最想问的是:您觉得大学生活给您带来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王小谟:我注意你讲的一句话,我是我们学校第一个获得国家最高奖的,意味着以后还有第二个第三个,我也这样希望。

在学校五年,我第一个印象是什么呢?记得被原来的北京工业学院(北京理工大学前身)录取,录取通知书有一句话一辈子都忘不了。说:欢迎你!未来的红色国防工程师。一个红色国防工程师的摇篮,当时学校就是这样一个气氛。我真正独立生活从大学开始,第一站是非常重要的。学校给了我理想和追求。献身国防就是我们当时的理想。那时候不会想到我们得什么奖,因为国防工程师是默默无闻的,是无名英雄。当时我们的教育也是这样的。这方面我们的母校和其他大学,比如清华相比,确实不同。每个学校有不同的风格。在大环境里自然而然形成一个很好的理念。北理工各种活动多,也比较注重集体生活,像我们就有晚自习,晚自习还点名。在这样一种氛围下,促使你自己去抓住机遇。没有人强迫你怎样怎样,你自己觉得自己不够就好好学习。

当时我们系配的教室都是一流的,但我开始时学的不怎么好,一二年级时3分、4分多,没有优,三年级以后优就多了,说明在这个环境下的成长。学校第一教育我们,第二给了我们好的身体,还给了我们比较好的知识,使我在后面50年的职业生涯中能够做得更好。我在学校学习雷达,出来还是搞雷达,一直搞到现在。

低潮时别闲着

能干多少是多少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电科院人力资源处处长冯拓宇:年轻人在一生中会遇到很多困难,有些困难过不去可能一生就荒废了,所以我特别想知道您在科研生涯当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您是怎么去克服和面对的?

王小谟:其实困难有两个方面,对搞科学来说,一个是进程上的困难,攻关攻不下来,这是一方面。我想讲的是另外一个困难,是关于人的、环境的。我25岁就当副总设计师,没有当几年,刚把图纸做出来,结果“文革”被赶下来了,不让你干了。这个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态非常重要。当时让我去机房管计算机,那时候计算机很少。我虽然遗憾,但是感到也不错,顺便学学计算机。学会了以后用计算机下棋啊什么的,自得其乐。没想到这两年时间对我后半生影响很大。

我在学校没有学计算机,这里学会以后,很快就用上了,搞第一个雷达的时候我们用手编程。后来也有一次,搞一个大工程,让我当总设计师,有一天要去北京去汇报,我又被弄下来,换别人了。下来就下来了,后期我们的工程又变成国家的重点。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都是顺利的,肯定有起有伏。起的时候别太自以为是,别觉得自己了不得。在低潮时也不要灰心,今天是低潮不见得明天也是低潮。总是在变化,关键是低潮的时候也要保持积极的心态。你能干多少就干多少,别闲着,有人一到低潮,就想算了,什么也不干,到真要你做的时候又干不起来,那就真不行了。

一定要有追求

不能混日子

北京理工大学信息工程与电子学院副院长薛正辉:您现在作为北理工信息电子学院的兼职博士生导师,也在培养学生,您最看重学生哪一方面的能力和素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