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胡薇薇:校园文化的样法

时间:2013-04-17 13:49:14  来源:  作者:

 梁漱溟先生把文化的特性概括为,“文化并非别的,乃是人类生活的样法”,“生活上抽象的样法便是文化”。我所理解的校园文化,不止是殿堂里的高雅艺术,不止是海报墙上的信手涂鸦,不止是网络社区的高谈阔论,不止是沐风栉雨的红墙黑瓦,而是菁菁校园的主人——头角峥嵘的青年学生们,以何种方式存在,以何种姿态生活。

  诗歌与民谣中的理想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打开了人们触摸世界的窗口,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因为突如其来的应接不暇而略显不安。而彼时的高等学府,因为高考的恢复,一批批怀有真才实学的年轻人走进“象牙塔”。这个群体,显得格外的特别。在特殊年代的成长经历,使得他们对多灾多难的民族有着刻骨铭心的情感,也自然地成为思考、呐喊国家未来的最活跃的力量。

  受到七十年代末期朦胧诗派的影响,大学生们纷纷通过诗歌写作投身校园文化活动,掀起了创作热潮。蓝棣之先生曾写道:校园诗是一条长河,一条永不枯涸的长河,它源源不断地给诗坛以新的活水,又永恒地熏陶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八十年代的校园诗人们,因为有着对于民族命运和国家前途的深刻隐忧,化作笔下的文字,或是含蓄的沉思,或者愤怒的呐喊,他们针砭时弊,展现了对科学、民主、真理和自由的追求。与此同时,校园里的诗社、文学社如雨后春笋,大学生从个体的诗歌创作行为,转变到群体的创作、交流、研讨,大规模的社团活动,使得诗歌成为那个时代大学校园里最主流的文化载体和思想表达。而这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引发了深远的意义,他们突破了校园的四方天地,多元化、先锋化的诗歌主题,一大批独特的诗歌文本,走向民间的大学生诗人,这些都影响了一个时代。

  一个时期某种社会流行文化的流传,总能在大学校园里寻找到印记。当诗歌日渐沉寂之后,歌曲成为了主流的表达。歌声既能表达对希望的追求、对前程的憧憬和对生活的热爱,又可渲泄喜怒哀乐,排释寂寞苦楚。于是,当台湾的校园歌曲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大陆校园的时候,曾经的浅吟低唱终于在1994年寻找到了一个爆发点。以清华大学高晓松、北京大学金立等人为代表创作的校园歌曲被大地唱片公司发行,一时间风靡全国,特别是高晓松创作的《好风长吟》、《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深深触动着校园学子,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校园民谣运动。彼时的大学校园,在开放大潮的种种诱惑下,始终秉持高贵而纯真的灵魂,他们对矫情、廉价的商业流行音乐嗤之以鼻,他们的心中始终驻扎着一尘不染的小小少年,他们用质朴、淡雅的语言和旋律表达内心深处的理想和悸动,以此来抗争校园外商业化音乐的日益喧嚣。

  回望上世纪末的这二十年,可以说是沸腾而激荡的充满理想的时代。与整个社会的现代思潮的崭新洗礼、改革开放的强力推进相呼应,作为思想活跃、感触敏锐的大学生们,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文化大潮中最活跃的弄潮儿。他们不仅以众多不同凡响的诗作、民谣歌曲成为潮流推动者,而且组织起一个个诗歌社团、文学组织、民谣协会,以不可忽视的力量推动着校园文化的发展。即使在80年代最受欢迎的综合性文学期刊,如《飞天》、《芒种》以及后来的《诗潮》等,也都积极为大学生诗人们敞开大门,开设了众多诗歌专栏,留下了他们激扬的青春诗行和深刻的成长脚印。而《回家》、《白衣飘飘的年代》、《月亮》等校园民谣则如旋风般席卷大学,梦想、命运、自由、怀念,这些关键词组成了民谣中的理想,即在人生的跑道上回望过去、眺望未来,抒发理想,追求真爱与自由的情怀。这些诗作和民谣带着青春的畅想、挟着浪漫主义、理想主义以及关注社会民生的强烈情感力量,影响深远,直至今日。

  网络与碎片化的流变

  如果说21世纪之前,校园文化的参与和交互还主要在校内,那么互联网的普及,则改变了这一切。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中国的媒体生态、舆论环境发生了重要的变化。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2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4.85亿。其中微博用户数量以高达208.9%的增幅,从2011年底的6311万爆发增长到1.95亿,成为用户增长最快的互联网应用模式。年龄在10-19岁的网民占全体网民的26.0%;年龄在20-40岁的青年人占全体网民的54.0%。青年已然是网络应用的主要力量,这其中绝大部分是在校大学生。

  在信息爆棚的时代里,校园文化的表达与传播方式也悄然发生着变化,最显著的特征是“浅阅读”与“碎片化”。作家弗里德曼说过:世界是平的。电脑和网络是人阅读世界的USB接线口,而电脑屏幕则充当了这个“扁平化地球”的隐喻。世界被拉平,体现在阅读视野内的变化就是“浅阅读”,换句话说:只有浅阅读,才能在这个“一马平川”的地球上“投石问路”。对于浅阅读这种趋势,不少人也表现出隐忧。作家王蒙谈到网络阅读时指出:“网络时代让我们的阅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阅读变得过分轻松、方便时,我有一个担忧:浅层的浏览会不会从此代替专心致志、费点劲儿的思考,久而久之成为人们的一种习惯……如此一来,阅读会不会变为表层浏览、浅层思维,人们看似夸夸其谈、无所不知,事实上却缺乏深入的、系统的、一贯的思考。” “深阅读”与“浅阅读”究竟是对立的存在,还是分立的互补呢?有人这样比喻,假如说深阅读曾经是一场饕餮盛宴,它在如饥似渴的时代里填补了人们空虚的胃,而面对浅阅读,人们唯一能做的是像一个美食家一样不断浅尝辄止,迅速消化与吸收、抛弃与更新、理解与遗忘。

  追溯“浅阅读”的源头,可以溯及到网络变革所导致的信息“碎片化”。尽管这个特征被无数次的诟病,然而却是传播模式变革的无法逆转的结果。由于信息来源的多元、观察视角的分散、信息文本的零散等等导致了事实信息的碎片化;而不同角度的意见表达和互动,也导致了评价信息的碎片化。越是碎片的信息传播的速度和效率越高,如此循环往复,更加深了“碎片化”这一特征。

  回顾到大学校园,和社会互动的这堵高墙早已轰然倒塌,大学生的社会化进程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迅猛。受到“浅阅读”和“碎片化”特征的影响,人人、微博等日渐成为大学生思想表达和意见传播的重要渠道。越来越多的网络流行语被大学生使用、传播,甚至制造。如果在时代性的文化背景下考察网络流行元素,其实就是以“碎片”的形态而存在。这也反映了他们的生活状态与生活态度:追求的不是建立体系严密的宏大叙事,而仅仅是对当前心境的即兴表达。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娱乐性超越了思想性,分享型超越了原创型。这些不禁引发我们的思考,网络时代的莘莘学子,以何种方式存在,以何种姿态生活?又将引领怎样的文化思潮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