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海德格尔:只有全然并且坚定地意识到我们的生命必将终结,生活才能呈现出任何目的性的意义

时间:2013-04-10 17:31:50  来源:  作者:

海德格尔是德国的一位存在主义者,出生于德国西南巴登(Baden)的梅斯基尔希(Messkirch)。在学习过神学和哲学之后,海德格尔前往弗赖堡大学拜胡塞尔为师,期间写下了他的主要作品《存在与时间》(Being and Time)。他在尼采和克尔凯郭尔作品的启发下创立了存在主义现象学(existentialist phenomenology)。海德格尔在20世纪30年代的一次演讲中表达了对希特勒的赞同,该行为使得他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批判,并给他的学术事业带来了长久的妨害。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就算不是一位国家社会主义的完全的支持者,他至少是该政治主张的一位赞同者。二战后,他宣称这是一场巨大的、完全走入歧途的社会实验。


幸运的是,他对于哲学的贡献并未受其政治立场的影响,无论如何,他的哲学具有高度的影响力。海德格尔认为哲学史总是关注一类错误的问题。对此海德格尔指责道:从柏拉图以来,哲学家们总是在不停的追问“存在什么”以及对于“存在”他们能知道些什么。对于海德格尔来说,这些问题假定的成分太多了。众所周知,他们总是采用二元论的假定,在笛卡尔的哲学中他假定存在一个主体(subject)和外在世界(external world)。跟尼采一样,海德格尔反对此种分类,反对相对于某种有意识的观察者而存在的外在世界。


为了替换此种二元论的观点,海德格尔关注“什么是存在?(What is Being?)”的问题,通过该问题的提出,他希望人们在能够询问物体具有哪些属性之前,首先必须以一种先验的形式检验一下“某物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该问题被看做是源自一个最为基础的哲学谜题,即“为什么是存在,而非虚无?(why is there something, rather than nothing?)”很少有哲学家或哲学解决了该问题,但是对于海德格尔来说,对该问题的解答是先于对其他哲学问题进行思考的。


对于海德格尔来讲,“什么是存在?”这个问题在一般、狭义的层面上即思考:“存在”以何种形式成为“存在”本身。他给了“存在”一个模糊的名称Dasein即“此在(being-there)”。 “此在”被假定为表示我们一般对人类主体的称呼,自然海德格尔是拒斥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差异的。对于他而言,“此在”是一种理念,它产生出伴随时间序列而出现的行为的轨迹。总之,Dasein的理念是行为的起源。


在海德格尔的现象学中,从Dasein的理念出发去理解客体,客体并不是可以被测量、分析和分类的确定而独立的物质实体。相反,Dasein理念对客体的理解更像是对工具的理解:它们是否有用,它们能否制造其他的东西,如果的确如此,那又会怎样?从Dasein的理念出发怎样理解Dasein本身?海德格尔坚持认为,正如一种当下存在的、具有自我意识的现象,Dasein的特征是它知道自身的命运(it knows its own fate)。Dasein知道它是有限和终会终结的。这种意识导致了他认为的“焦虑”和“恐惧”。但是海德格尔认为,只有全然并且坚定地意识到我们的生命必将终结,生活才能呈现出任何目的性的意义。通过正确的理解,自我意识使得创造自虚无中的生活富于了“真实性”,而只有通过涉及某人自己、经过思考获得的目的才能面对这种源自对其生命必将终结的恐惧。


相应地,从海德格尔的观点来看,“为什么是存在,而非虚无?”的答案就回到了“此在”的选择上。Dasein选择使某些东西从虚无中产生,所以在海德格尔看来,没有Dasein就没有存在。因为海德格尔所使用的晦涩的语言和模糊的概念,他是否认为在没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将无人会意识到任何东西的存在这种论点符合他的理论,并不很清楚。但是考虑到在此种观点中,他之前反对的“意识-世界”之间的差异性从始至终都是作为其先决条件存在的,所以这应该不是海德格尔会采用的观点。尽管这样,我们能从海德格尔的观点中得到其他的理解也就变得模糊了。

 

译注:

 

《阿伦特与海德格尔:爱和思的故事》讲述了1924年,一个学哲学的18岁的犹太女大学生在马堡遇到一位反叛的哲学家,这位哲学家后来成为纳粹运动的思想先声。于是,在年轻的汉娜·阿伦特(1906-1975)和已婚的马丁·海德格尔(1889-1976)之间演绎出一段激情四射的爱情故事。将近十年后,恰恰是海德格尔寄予民族“觉醒”厚望的纳粹把阿伦特这位德国犹太女性置于流亡境地。她先是逃到法国,最终流亡美国。而海德格尔在短暂出任弗赖堡大学校长一职后,又回到他的哲学中去。1950年,两位主人公久别重逢,旧情复萌,继又开始了关于这个充满破坏的世纪的论辩式对话。


作者在这部关于阿伦特和海德格尔的双重传记中展示了那个时代的巨幅全景。她发掘新材料,向当事人求证。政治巨变及其灾难、崭新的哲学、德国的大学、阿伦特的博士导师卡尔·雅斯贝尔斯及其他重要的思想家、美国和欧洲——作者以此为背景,讲述了20世纪最富争议的爱和思的故事。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06年10月14日—1975年12月4日),原籍德国,20世纪最伟大、最具原创性的思想家、政治理论家之一。著有《集权主义的起源》。早年她在马堡大学(师从海德格尔,从此一生便与海德格尔结下不解之缘)和弗莱堡大学攻读哲学、神学和古希腊语,后转至海德堡大学雅斯贝尔斯的门下,获哲学博士学位。1933年纳粹上台后流亡巴黎,1941年到了美国。流亡之前,阿伦特以一个犹太人的身份协助犹太组织工作,为此曾被纳粹政府关押过。去美国之后,她为流亡者杂志《建设》撰写评论等;做过肯舍出版社的编辑;1952年担任过“犹太文化重建委员会”的负责人。自1954年开始,阿伦特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社会研究新学院、纽约布鲁克林学院开办讲座;后担任过芝加哥大学教授、社会研究新学院教授。随着《人的状况》、《在过去与未来之间》、《论革命》等著作的出版,使她成为二十世纪政治思想史上的瞩目人物,近年来声誉日隆。 1975年12月阿伦特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