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黄丽满:“两弹一星”能整好 奶粉怎么可能整不好

时间:2013-03-09 23:26:31  来源:  作者:

对话主持:陈芳 整理:周东旭

会议发言

“两弹一星”都能整好 奶粉怎么可能整不好

我谈两个具体问题,一是食品安全问题,一是环境污染问题。这两个问题确实都是老百姓关心的,能不能操作性更强一点?

食品安全方面我们有《食品安全法》,当时我感觉这个法不太好落实,建议能不能先作为国务院的行政规章,不要先上升到法律。因为如果上升到法律却做不到,把老百姓的胃口吊高,最终把政府搞得很被动。

为什么建议先搞行政规章?因为咱们还没有条件做到,一是食品安全的标准还不健全,到底什么标准是安全,什么标准是不安全?第二,一整套检验检测网络不健全,普查做不到,抽查也很难达到一定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立法,我当时说了一句,立完法做不到就变成纸上谈兵,反而不好。

食品安全问题是一个系统工程,非常困难。中国还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有相当一部分贫困人口。以粮食为例,从土地、种子、农药、化肥到收割、运输,再到深加工生产出食品,食品本身还有储存、运输等等,是个系统工程,在每一个环节都有要求。真正做到每个环节都保证安全,确实很不容易。

这一问题老百姓又这么关心,包括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吃什么好,都害怕,必须解决,怎么解决?关键在工作,立法以后做不到也没有用,不是说立了法水平就达到要求。像日本,它的食品企业标准比国家标准都高,咱们可以学习借鉴一下,他为什么能做到?企业出食品问题,就要破产。

有些问题政府要监管,有些问题也可以市场化。某种产品有几个大品牌,占领整个市场大部分,这就比较好。现在已经有这样的企业,有些食品企业到西部地区去买一大块儿地,然后按照企业标准要求他们生产、包装,负责深加工,然后运到市场进行销售。

如果这样的企业多一些,而且他们搞生产基地,把农民也带动起来,等于扶贫。如果这样的品牌企业进行市场化运作,标准肯定比国家标准要高,因为他们需要创品牌。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年轻的养鸡企业家,不给鸡打抗菌素,一开始鸡成窝死,他想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他的工厂生产的鸡蛋都需要预约,牌子出来了,有信誉,都要排队。如果这样的企业每个省或者每个市都有几个,能占领市场的大部分,就是很可观的。

有市场的办法,也有政府干预。哪些政府做?制定标准必须政府做。哪一些可以市场化?培育一些大的企业集团。

要想办法落实这事,我就建议能不能有一个领导主管这方面工作,最少是一个主管部门的一把手,主抓食品安全问题。国务院现在管食品安全的部门太多,要不由副总理把这些部门统一起来?有那么一个人主管,也就是责任制。责任制就是能把情况讲清楚,采取什么办法解决问题,解决问题还存在哪些困难,能解决到什么程度?然后给政协委员们说一说,大家讨论讨论。有的说要得罪人,那咱们政协委员也帮助他得罪人。

另外,有些问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做不到,也要实事求是,给人民群众讲清楚。但是,哪些问题可以解决,哪些问题必须解决?像有些添加剂含毒或有致癌物质,就必须得解决。

我认为不要总停留在一般的问题、研究,要深入研究,能操作地研究,然后推动这项工作。咱们政协就可以借力,帮助推动、呼吁,该说的说,该得罪人的得罪人。

第二个建议,同样的方法,环境问题也要建立责任制,明确一个部门,然后给政协常委会讲一讲。北京雾霾到底怎么回事儿,什么原因产生,应该怎么解决,困难在哪?需要借力政协的,政协帮助推动,能解决的就解决,实在解决不了,要有一个过程,也要给群众有一个交代,这样大家心里就踏实,觉得真正在抓这事,就有信心,也让政协委员感觉到办了点实事儿,还在发挥作用,感觉很充实。

另一个具体的建议,找一个部门管奶粉的事,找一个副部长也行,部长太忙。媒体总是报道,水客、大陆客被抓起来、罚款、关起来等,购买奶粉还可能被罚款50万还要判刑。讲得人不舒服,感觉也挺没面子,这事也影响内地和香港关系,大家都感觉很尴尬,为了奶粉的事儿弄成这样,让人家看笑话,总觉得不好。

能不能找一个领导,授权他管这件事儿?选几个好的奶粉品牌,找专家把关,与国外品牌对比,向老百姓公布检测结果,做到基本指标差不多,差一点也不影响。咱也说实话,有些人拿到外边去检测。我就不相信自己整不出几个品牌?我觉得能,“两弹一星”都能整好,奶粉怎么可能整不好?下决心,给一个责任制,必须把任务完成,完成了大家给你请功,完不成要说出道理。

能不能具体抓几件事儿,一年抓这么几件事,都是老百姓关心的事,老百姓也就对咱们有了信心。

 

治理污染要得罪人 由政协委员来做

问:最近北京雾霾天很严重,您出门时戴口罩吗?

黄丽满:这个肯定要采取措施的。雾霾天我也出门,基本不戴口罩,戴口罩也没有用。

问:担心这种天气对身体有影响吗?

黄丽满:我当然跟大家一样,希望空气好。但是这有一个过程,那没办法,但是这个过程应该越短越好。另外,其他西方发达国家也都有这样的过程。

问:污染问题为什么推进不下去?有人认为可能与地方官员考核有关,地方首先考虑的是要发展,有些污染企业可能就是当地财政的创收大户,地方环保官员管了可能他的官就没了。

黄丽满:(环保)肯定要得罪人,我刚才也说了,要得罪人就由我们政协委员得罪,就是这个意思。关键是要下决心,要把情况搞清楚,而且要明确解决问题的方向,然后来推动。这时大家要形成合力,可能有得有失,有些人或地方要做出一些牺牲。

为什么不下决心?也可能有一定的道理,讲出来与大家讨论,现在的问题是大家都在一般的说,泛泛讲。要有能操作的解决办法的方向,让大家来推动,不能埋怨,也不能责怪,这都是长期发展积累下的,国外也有这个过程。

问:你也在地方主政过,会不会因为地方官员的GDP考核压力过大而忽视环境?

黄丽满:按照现在中央的政策和精神,科学发展观也强调科学发展,我认为不应该有这个压力。而且,现在考核干部也不主要是GDP,已经有转变。群众判断领导干部的好与坏也不主要是看GDP,组织部门、各级领导看干部也不是主要看GDP。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