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时钟: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时间:2013-03-09 15:43:43  来源:  作者:

  美国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费曼(1918-1988)是一个极富于直觉/直观思维能力的科学天才。施温格(Dr.JulianSchwinger)既是费曼的同行又是头号竞争对手,他在给费曼的碑文中这样写到:“他是一位诚实的人,是我们这时代最卓越的直觉大师,对那些勇于追随不同鼓声前进的人,他是一位非常值得效仿的对象。”

  5、科学与艺术

  德国MaxPlanck本人的生活经历使他意识到科学和艺术之间紧密的亲缘关系:“科学家思想中精微的心理过程,以及在很大程度上处于无意识的思想世界……这些都是超凡的神秘物。”(方在庆、文亚等译,弗里茨·斯特恩著,《爱因斯坦恩怨史》,上海科技出版社,2004.12)。

  人对美的敏感性和鉴赏能力,也能成就科学家的生活动力和科学发现的基础。罗尔德·霍夫曼(RoaldHoffmann)是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得者,美国康奈尔大学化学教授和诗人。“他的生活动力来自一种强烈欲望,即与他人以诗的语言和量子力学的语言分享这种美。……是一系列散文集、评论集和诗集的作者。……导致发现的,是对科学美的敏感性和鉴赏力…”([美]LauraChang编,赵伯炜、于明、冯速等译,《纽约时报》50位科学家,海南出版社,2003年6月)。

  人生中的感悟对科学的发现是十分重要的,“……感悟的快乐是一种参与和敬畏的感觉,是当你抓住一些本质的东西时的兴高采烈的精神状态;……”。“…在每一个创作领域里,品味加上学力、性情和机缘,决定了风格的高低,也决定了贡献的大小。”(《董桥自选集-旧情解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年10月北京第1版)。

  然而,正如叔本华所说“…引领人们走向艺术和科学最强烈的动机是要逃离日常生活中令人厌恶的粗俗和使人绝望的空虚,是要摆脱人们永远变化不定的欲望的桎梏。”

  6、科学与宗教

  德国MaxPlanck认为“科学和宗教……是相互需要的……在永不停息地探寻我们周围自然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更为准确的知识的时候,追求真理[是绝对必要的];在思考我们内心的永远深不可测的神圣的神秘事物时,满怀敬畏[是绝对必要的]。”方在庆、文亚等译,弗里茨·斯特恩著,《爱因斯坦恩怨史》,上海科技出版社,2004.12)。

  科学和宗教是两扇窗,人们透过这两扇窗,试图理解外面的大宇宙,试图理解我们为什么在这个宇宙里。这两扇窗给了不同的观点,但他们都看着同一个宇宙。然而,两种观点都只看到一面,都不完整。两者都留下真实世界的基本特征,然而,两者都值得尊重。

  ——FreemanJohnDyson

  《易经》“阴阳”思维对近代西方科学思维、思想的影响是巨大的。17、18世纪之交德国最重要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莱布尼茨受《易经》"阴阳"思想的影响,发明了二进制。莱布尼茨认为,所有的生灵都有上天创造,他们的存在是1,他们的不存在是0……

  笔者对0与1的认识过程:究竟“0”与“1”哪个大?第一个阶段的认识:“1”比“0”大;第二个阶段的认识:“0”比“1”大;第三个阶段的认识:“0”与“1”无大小之分,同为一个事物但为两个基本点或组成部分,正《老子》所云:“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我好像是在海滩上玩耍,时而发现了一个光滑的鹅卵石,时而发现了一个美丽的贝壳而为之高兴的男孩。尽管如此,那真理的海洋还神秘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伊萨克·牛顿

  人类的天才牛顿毕生可谓晧首穷经,晚年80岁高龄时感叹科学和宗教的真理海洋的无涯与浩瀚,而他只在海滩上捡得几粒漂亮的卵石而已,无怪乎先贤庄子(约前369年-前286年)早已感叹“吾生有涯而知无”。这使得笔者想到:我们永远生活在无限的宇宙、有限的生命中。

  7、科学文化思维传统

  笔者渐渐意识到:人文知识、科学知识都是致力于描绘人类心灵对于大自然的感受,而工程、技术知识往往致力于再现人类心灵对于大自然的这些感受。近代西方科学的发展与进步,完全是基于、扎根于其人文文化、历史和宗教之中的。对于西方文化、历史和宗教的基本知识的了解,我们或许能更好的了解西方的科学文化传统以及其发展和演进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以及历史条件。不少人常常提到中国似乎缺少西方的科学文化思维传统。鉴于我们缺少对西方文化、历史、哲学和宗教的知识起码的了解,在很大程度上而言,我们就很难了解西方的科学文化传统为背景的思维发展与演进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以及历史条件。

  2001年正值诺贝尔奖百年纪念,美国StephenMarkDobbs曾这样撰文写到:“全球诺贝尔奖获得者1/5是犹太人,‘犹太文化之谜’的一个重要谜底,就是教育。”

  希伯来语(Hebrew)是犹太人的母语,希伯来人从他们的最初历史开始,就是一个具有深深诗意的民族。他们完全与外在自然的美生活在一起,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诗歌中包含如此之多的大海、天空、森林、小溪和山峦。犹太人是一个热爱自然的民族。试想,一个不热爱/不懂得如何呵护自然的民族,这个民族的自然科学如何会进步?

  中国人思维的源头活水是什么?《易经》一直被认为曾是儒家、道家思维的活水。在论述为什么近代科学的进步是在西方而不是其他地方时,爱因斯坦曾有如下论述:“西方的科学的发展基于两个伟大成就:(1)希腊哲学家发明了以欧几里德几何为形式的逻辑系统;(2)文艺复兴时期通过系统实验发现了寻找因果关系的可能性。以我的观点,我们不得不惊奇的意识到:中国的圣贤没有取得这些成就。”

  波浪是一种普遍存在的自然现象,杜甫曾有描写水波诗句“水深波浪阔”,陈简斋《葆真池上》中也有描写水波词句“微波喜摇人,小立待其定。”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第一位科学家达芬奇用文字、绘图描绘了波浪运动和在石头水中的传播。然而,具有极强数学思维能力的英国牛顿、法国数学家拉普拉斯、拉格朗日、泊松、柯西对水波的线性理论做了理论进展,波浪的理论才得以奠定基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