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方舟子:好恶之外,争议之外

时间:2013-02-26 03:39:13  来源:  作者:

2012年11月,以世界最具名望的科学杂志之一、英国《自然》(Nature)杂志前主编约翰·马多克斯(John Maddox)命名的约翰·马多克斯捍卫科学奖公布了首届获奖者名单,方舟子成为两位得主之一。

该奖项由《自然》杂志和约翰·马多克斯曾任受托人的非营利组织科学智识(Sense About Science)联合发起,旨在表彰那些面对困难或反对,坚持在公众利益相关事务中提倡科学和证据的人。

《自然》杂志在社论中肯定了方舟子自2000年以来在捍卫科学上所做的努力,并特别指出“作为一个局外人,他在科学界想做但经常做不成的事情——根除造假者上贡献良多。”

2000年,方舟子发表公开信,指出当时国内媒体所报道的“世界生物科学界顶尖人物”、带着独一无二的基因库归国的“基因皇后”陈晓宁是个没有博士学位、没有独立从事科研资格的技术人员,她带回的基因库在美国可以几千美元买到。随着媒体后续报道,对陈的追捧很快销声匿迹。

2001年,方舟子撰文揭露国内热炒的“对人体极有营养”的珍奥核酸等核酸保健品是商业骗局,指出“核酸营养”由一个美国医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末“发明”,到80年代已在美国被多次判为用虚假广告骗取钱财的商业骗局。后卫生部、国家工商总局就此事下达通知。

自这年起,方舟子逐渐走进公众视线。2007年指蒙牛特仑苏牛奶中含有的OMP物质可能对人体有害,国家质检总局后发函叫停OMP;2010年揭露唐骏学历造假,斥“神仙”李一并非养生大师……

虽然《自然》杂志认为方舟子“在一个缺乏批评和争论的社会开辟了一个论坛”,但在中国国内,方舟子的言行时常被以不同立场进行各类筛选和解读。他所揭的“假”也命运各异,有的被处理,有的受冷落,更多的无疾而终。相应地,围绕他本人行事的质疑与争议,热度甚至超过被他揭出来的“假”。

“我揭露过官员,媒体敢报吗?”听到有人质疑他“选择性揭假”,方舟子反问。

“理想状态是我这种民间人士没有必要参与揭露造假,有官方渠道来调查处理。”如今,这位以死磕和较真著称的揭假者,对自己扮演的角色似乎也有些无奈。

打假十二年:形势好转,官方监管渠道有待改进

Q:《自然》杂志社论中说您“让一个模糊的体系变得透明,在一个缺乏批评和争论的社会开辟了一个论坛”,这里指的是什么?

A:指的是我办的新语丝网站。十几年前,这点会更突出,那时互联网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12年前,我开始揭露国内的学术腐败时,基本还没人这么做。实际上,直到现在,关注国内学术造假问题的也主要是我们那个网站。

Q:你怎样判断目前中国学术造假的总体情况?

A:我觉得整体形势还是在好转。

12年前我们刚开始揭露的时候,大家是无所谓的,因为没有舆论监督,没人管没人盯着也不怕被揭露。后来,我们的网站出来,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至少吓住了一部分胆子比较小、脸皮比较薄的人。

刚开始,国内的官方机构、科研管理部门都说学术造假是个别事件,各个国家都有,不应该说得很严重等等。但这几年,他们承认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开始采取一些措施。

也加强了对学生的教育。很多学术造假是学生造的,有的是老师造假学生跟着造,还有的是稀里糊涂,对学术规范问题不是很清楚。十几年前,没有这方面教育,这几年有了。

还有个进步,是有些人会受到处理,虽然大部分没受到处理。

不过,这些还没有让问题根本改观,因为造假问题涉及社会各个方面,不只是学术界。根本解决涉及体制问题,比如现在的职称评审、科研资金发放等主要还是行政人员在掌权,涉及的问题很多,让他们决定资金发放、职称评审,他们看不懂或者没时间看你具体做了什么工作,就采取最简单的方式,数论文。后来觉得还要看质量,又开始给论文打分,但打分根据的是刊物,不是具体论文,这就导致目前的很多问题。

监管渠道一直没有有效地运作起来,虽然框架已经有了,但一直没运作起来。

Q:你觉得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加强监管?

A:我一直在说要有制度化建设,靠个人的力量是没办法的办法,也没有权威性。我是因为做了这么多年,有了一点公信力,所以现在大家愿意信任我,愿意给我些消息。

我一开始就认为应该有个官方机构,至少是专业机构,但现在的问题是大部分专业机构不愿管这个事。政府机构里虽然有相应的部门,但还是没有看到他们做什么事,官方的渠道目前还是不通畅。说到底也有公信力的问题,他真开始做事了,大家也不一定信得过。处理造假变成包庇造假,装模作样做一番处理,这些都很有可能啊。

理想的状态是我这种民间人士没有必要来干这个事,应该有官方渠道来接受举报、进行调查,做出处理。

Q:你觉得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一理想状态?

A:反正在我可以预见的将来,我觉得是不太可能。因为这不是个局部问题,不是科技界学术界内部的问题,比如它涉及官场,这是个社会问题。一步步来,不要指望一下子解决。

Q:你一直说兴趣不在揭假,有没有想过放弃做这方面的事?

A:这几年,我的重点越来越转移到做科普这方面,打假上用的精力比较少了。但这么多年一直做,从惯性变成习惯延续下来,很多人出于信任给你寄各种各样的东西,不理睬,会觉得过意不去。如果有别的渠道,我可以把这些东西转过去。现在网络虽然发达了,但其他人在网上揭假还是不太容易引起关注。

回应质疑:“媒体的兴趣我控制不了”

Q:有人说你是选择性打假,不敢碰有权势的人。

A:不涉及这个问题,有权的我也揭,比如官员、大学校长,只不过媒体不报。

Q:你会优先选择名人来揭吗?会不会受个人喜好影响?

A:对,我现在每天接到的举报很多,不可能都一一去查,只能挑着来。那么,只能优先选比较典型、危害较大的,还有地位比较高、名气比较大的。这些人造假危害更严重,影响更恶劣,应该要重点监督。但这些人跟我都没有关系,我都不认识,不涉及个人喜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