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王石:中国人顽固的不是头脑 而是我们的胃

时间:2013-02-25 19:03:43  来源:  作者:

谈偶像

身处特殊位置应该做好被人批评的准备

凤凰财经:在平时的生活当中,因为王石先生已经被树立成偶像的形象,所以作为偶像的话,是不是也会受到很多的限制?

王石: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人在社会当中会受到种种限制,但是所谓的偶像,因为你在社会上有一定的位置,有一定的资源,有一定的话语权,相当于普通人来讲,应该是你受的不是限制,而是你有更多选择,这种选择,当然你说所谓的性质来讲,有时候会给你带来一些不方便,但这种不方便会给你带来更多机会的选择,应该来讲那种限制你是必须要接受的,你不能一方面你处在一种位置,你能可以多做很多选择的事情,另一方面你又觉得我受限制不方便,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

凤凰财经:比如说当您习惯一种做偶像的感觉之后,也许之后遇到一些事情,让这种形象受到了一定的损害,也许有时候会更容易得到一些大家的关注,或者是更多的争议,在这种情况下您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呢?

王石:谈到偶像,刚才我讲的非常清楚,你既然属于处在某一种特别的地位,当然要做好思想准备,应该接受其他人对你的评论也好,对你的负面的报道也好,现在网络时代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对我来讲是必须去面对,还是我讲的那个话,一个人在社会上你得到的比你付出的还要多的时候,你应该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切。

凤凰财经:比如说像您也说过反叛的时代不需要偶像,您为什么认为这是一个反叛的时代,怎样定义这个反叛?

王石:你认为这个不是反叛时代吗?什么叫反叛时代呢?就是不需要权威,偶像来讲,也是这种权威之一,但是作为偶像的权威所不同的来讲,所谓的权威很容易和威权联系在一起,所以权威就是你不能撼动他,你不能动摇他,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至于说偶像,你可以今天是偶像,明天不是,大家的偶像兴趣点都不一样,一定要非常清楚就是可能作为本身来讲,有些人他需要被偶像,但有些人是非常谨慎的,像我这样的应该更谨慎一点,因为我觉得对我来讲更多的是企业家,更多的还是自己的产品,更多是企业的品牌,更多的是消费者对你产品服务的感受,而不是说你这个人在社会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但至于说演艺界的就完全不同,因为他就要靠这个面孔被消费者接受。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讲,对我来讲这是必须要这样的,所以你说为什么是反叛时代,本身一个就是现在社会变革和传统社会的意识形态、能力要求,当然有很大的反差,但对新的到底是追求什么,到底追寻什么,应该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当然对过去的否定掉,树立新的东西不清楚的时候,显然这个时候,第一权威是当然的,第二所谓的偶像是很迅速被改变的。作为我来讲,实际上在十年前,我已经是逐步逐步的从公司的经营业务当中淡化出去,就是公众形象,并不等于说是不再工作了,淡化就是不再以公司的代言人在社会上再去讨论业务、谈论公司的发展、谈论行业上的预测,但是不幸有的时候某种原因,你成了一个聚焦的目标。

比如说2008年,关于捐款门,这完全是无意当中的一个网上,一个帖子,介绍一个记者问的回答。实际上在公司的决策,没有像公众反映响应的那么大,但是这样的结果来讲,反而是让公众更多关注这个人,显然从公司的品牌形象来讲,对公司的健康发展,对品牌的塑造,对团队的培养,对制度往前的演进,虽然是消费了消费者,娱乐了大众,但对品牌来讲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所以对我来讲还是尽量淡化,就是这样,包括在这里,你有没有发现,你们一再采访我,我都是不接受,因为我不想有更多的在这方面,在媒体上去报道。至于说是不是怕,没有任何惧怕,没有任何担心,因为毕竟我是个企业家,将来更多的还是谈到万科就谈到王石,一谈到王石就谈到万科,这个品牌,公司的品牌形象,已经是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一个被消费。

 

 

谈哈佛游学

最狼狈的时候,就当自己是个白痴

凤凰财经:比如说现在您有更多的精力放在一些游学方面,这次在哈佛游学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石:我们一般的问话就是比较喜欢说你最痛苦的是什么,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可能我比较木讷,我很少这样去感受的,哪个对我来说是感受最深的,这已经是第五学期第三个年头,因为到那儿学习,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首先就是你当时选的什么专业,是上的肯尼迪政府学院还是商学院,第一我没选上专业,第二既上的也不是肯尼迪政府学院也不是商学院,当然还有更多的问那有老年大学吗,当然更多的说那也有中文班,显然这种种种的问题来讲,和我的状态在那儿,都不大一致。当然有没有老人班?我想是有的吧。

第二,有没有中文班呢?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到那儿去上中文班。至于说提到的商学院和肯尼迪政府学院那些课我是怎样上的,在那上也给同学讲课,但是选择80%的课程选择不是这样,更多是经济学院、历史系、宗教研究中心,更基础的。所以在那儿更多来讲就是自己进修,对西方的文化以基督教文明基础的现代文明这样去进一步通过这样的学习去理解。如果说大家更关心的年轻人是西方如何从技术层面去学习,就是解决如何决策,应该更多的是为什么这样做,也可能是这样的学习过程。

学习过程当中来讲,当然你可以带一个翻译,那种学习状态,但是对我来讲,应该说第一个挑战就是英语,就是如何用英语的思维方式去交流,我到那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这个,不存在说中文。第二个是不但是上老年班,我们知道在哈佛,本身是一个研究型的大学,严格来讲真正在那里当访问学者,也有读博士的,也有很多。我选的课程80%是本科学生的,而本科学生基本上是不过21、22岁,刚一年的18岁、19岁,到四年级的也就22、23岁,不但不是老年班中年班。

就是这样的,应该是第一学年是相当相当艰难的,第一学年两个学期,第一个学期就是你能不能熬下去,这是第一学期你面对的问题。

凤凰财经:为什么说是能不能熬下去?

王石:你根本语言过不了关,你要过语言关,刚才讲你本科生那是第二学期了,第一年你还是跟着年纪小的,选择了一个英语学校,就是学英文的,他是四个级别的课程,每个级别是十个礼拜,每个礼拜考试,十个礼拜一大考,考通过了你就上另外十个礼拜,十个礼拜再上好就接着,这个是非常非常苦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