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刘思敏:带薪休假无法强制的现实逻辑

时间:2013-02-23 17:33:19  来源:  作者:

中国政府网2月18日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的通知》,标志着酝酿数年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正式面世。这份文件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旅游休闲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对统一全社会对于旅游休闲的认识,大力推广健康、文明、环保的旅游休闲理念,不断促进国民旅游休闲的规模扩大和品质提升,促进社会和谐,提高国民生活质量,无疑将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

其中,《纲要》把带薪休假作为一个核心关键词提出,首次对职工带薪休假制度的落实提出明确目标——“到2020年,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众所周知,民众对出游的需求逐年增加,对长假的需求与日俱增,但以现行假日制度安排来看,民众大多只能集中出游,像周期性的“洪水”一样倾斜到各地。带薪休假制度如果因此得到落实,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我国假日结构将发生根本性改变,旅游消费更合理释放,有助于大大缓解黄金周和小长假的拥堵,提升服务服务与旅游体验。

因此,带薪休假制度究竟能否落实以及如何落实就成了社会舆论关注《纲要》的最大焦点,与极大关注对应的却是鲜见叫好之声,盖因《纲要》既实际“摧毁”了“带薪休假”已经稳步推进、即将全面落实的“幻觉”,又无法为7年后“基本落实”带薪休假提供真实可信的信心保证。尽管《纲要》提出“保障国民旅游休闲时间。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鼓励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引导职工灵活安排全年休假时间,完善针对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的职工的休假保障措施。加强带薪年休假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加强职工休息权益方面的法律援助”,但通过简单比较就不难发现,从法律强制力上赶不上1995年开启的《劳动法》,从行政权威性上超不过2007年颁布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更缺乏真正可具操作性的落实措施,《纲要》关于带薪休假的条款沦为“空头支票”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

那么,能不能如蔡继明、纪宝成、乔新生等人反复建议的那样,要求国家“强制落实带薪休假”?我认为,即使乐观地说,至少在未来10年之内,所谓“强制落实带薪休假”,都会是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严重违背中国现实逻辑的笑话。我们不妨依据中国的现实,做一个简单的逻辑推演:

其一,法律的强制性难道不是不言而喻的吗?何来“强制落实”之说?我们也从未听说“强制落实《刑法》”。

其二,即使可以说“强制落实”,为什么不是“强制落实”《劳动法》,而是“强制落实”《劳动法》中的一个普通条款?作为《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的权利,比带薪休假更重要的还有不得强制劳动、不得强制延长劳动时间、不得克扣工资、不得不签订劳动合同、不得不上保险、不得低于最低工资……

其三,在成熟的法治社会,应该避免选择性执法,即使出于执法成本的考虑与客观条件的限制,选择性执法有时候实际难以避免,那么选择的标准也应该是轻重缓急而不是“亲疏远近”——即使不说“奴隶工”、“血汗工厂”,克扣工资、欠薪、不签合同、不上保险……哪一样不比带薪年休假重要?哪一种侵权情形不是普遍存在?比如,还有多少企业仍在实行每周六天工作制?如果按照轻重缓急,为什么不是率先强制这些条款、保障劳动者的这些权利呢?

其四,即使“强制落实带薪休假”具有天然的优先合理性,按照现有的法律法规,职工维权成本很高,而违法成本却对不落实带薪休假的责任者显然构不成现实的压力。

其五,退一万步讲,即使全社会达成“不惜一切代价强制落实带薪休假”的共识,那么通过剥夺“不落实带薪休假的责任者”的生命或者全部财产的极端强力措施,或许可以实现“强制落实带薪休假”的目标,但前提是必须按照“罪名法定”这个法治基本原则,修改《刑法》,设立“不落实带薪休假罪”。然而,按照“罪与刑相当”的法治基本原则,在不签合同、克扣工资、强制延长劳动时间乃至开办“血汗工厂”的人都未获死罪的情况下,没有落实带薪休假却获得死罪,公平吗?整个国家的法治体系因为带薪休假而乱套,国家与社会能够承担这样的后果吗?事实上,刑法中已经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但现实生活中仍然有大量农民工被拖欠工资、劳务费,且少有因此罪名获刑的案例。既然如此,怎么能指望靠简单设立一个“不落实带薪休假罪”来实现“强制落实带薪休假”的目标?

在笔者看来,带薪休假的落实情况只是一个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与文明发展程度的标志,但如同恩格尔定律所揭示的那样——食品消费占到总消费的比重,可以表征一个家庭、地区或国家的富裕程度,却不可能通过饥饿减肥减少食品消费来致富——因此,带薪休假可以表征社会进步,却不可能通过所谓“强制落实带薪休假”来与“社会进步”构成直接因果关系。

欧美发达国家普遍落实带薪休假也只有几十年的时间,中国经济总量虽然已经位居第二,人均GDP却非常靠后,而带薪休假无疑大幅增大了社会的总成本,严重超越了中国现有的发展阶段,必然“欲速则不达”。

与此同时,在全球化、信息化的背景下,富裕起来的民众,对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向往,出游需求越来越旺盛,在城市化、工业化的背景下,异地就业日益普遍,探亲出行的需求也日益增长,出游、出行的需求目前遭遇了长假短缺的瓶颈。

国民对于长假日益增长的巨大需求必须得到有效的释放,这是毋庸置疑的前提,带薪休假能够逐步落到实处固然是好,但在带薪休假尚未基本落实、且已明确七年之内无法“基本落实”的情况下,面对现实,切实缓解长假需求与长假短缺的尖锐冲突,疏通公众出行、出游需求的“堰塞湖”,进一步改革假日制度,增设一个或两个黄金周长假则不仅必要,甚至可谓当务之急,即使到了2020年真的基本落实了带薪休假再来取消黄金周也无不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