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傅正财:我所受的创新教育

时间:2013-02-23 03:20:24  来源:  作者:

 交大精神其实就是创新精神

  第一次接受关于创新的教育是在1983年跨进交大校门的第一周“入学教育”。在交大精神的教育中,老师讲解“敢为人先、与日俱进”,当时没有这么明确地把创新概念化,但解释了科技就是要创新,要争第一,是用交大校史中的多个第一来诠释的,如第一个电机实验室,第一台中文打字机,第一门无线电课程等等。校史教育带到徐汇校区(当时叫本部,我们入学是在法华镇路分部)大草坪南侧参观史霄雯、穆汉祥烈士纪念碑,还特地领去看边上的日晷台,解释其寓意“与日俱进”(1925年乙卯级同学毕业十周年返校所筑,现在上方放置有现代日晷仪,是1988年重建的,正面刻有“与日俱进”,原来的上面是不是刻有这四个字已经不记得了)。那时的感受,更多的是交大辉煌的校史带给一个新生的骄傲与自豪感。当时的理解,止于对科技要争第一的认识。对创新,未作多想的,也没有很深刻的理解。在现在看来,一直用来教育和鼓舞我们师生的“努力拼搏、敢为人先、与日俱进”的交大精神,其实就是创新精神。

  唯有创新铸就辉煌

  第二次受到创新的教育是在读研究生和刚参加工作期间(1987年至1998年前后),是专业的科研实践给了我深刻的创新教育。我所在的高电压与绝缘技术专业属于电气工程学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学科了。但那时,高压专业的科研却正处于一个高峰期,可以说在全校和全国的高压专业中都是领先的。高压专业代表性的四个团队,以唐耀宗教授和陈亚珠教授带领的高电压技术在医学领域的应用团队研究液电冲击波体外粉碎肾结石技术取得巨大成功,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后陈亚珠教授于1996年当选工程院院士。黄镜明教授和陈文鍼教授带领的高电压试验设备研究开发中心(以下简称中心)闯出了一条自主研发系列高电压试验设备的全新道路,在那段高峰时期,中心研发的系列高电压试验设备占据我国高电压试验设备市场的70%以上,使我国高电压试验设备真正从主要依赖进口走向了完全能够自主研发,并出口多个国家,中心连续获得了7项省部级以上科技进步奖。张嘉祥教授带领的团队经过数年的奋战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磁共振成像(MRI)设备,其成果成功推动了合作企业从一家乡镇企业成长为上市公司。李福寿教授和倪倬教授带领的过电压与绝缘配合课题组则在消弧线圈自动调谐技术和雷电定位技术等方面开展了全新的工作,取得的成果也成功推动了合作企业从一个微型民企成长为上市公司。在那段时期,高电压实验室彻夜灯火通明夜战攻关,可谓热闹非凡。高压专业也是学校的得奖大户,捷报频传,校领导的身影也经常出现在实验室。在那个时候,一个专业如此大幅度的跨学科,如此全面的从象牙塔走向厂校合作自主创新研发直至生产实践的第一线,在很多高校看来是不是合适都还有争议,但高压那一辈的教授们以他们的无容争议的成功诠释了创新的真义。经历这个时期,给我最强的感受就是唯有创新铸就辉煌。

  创新需要基础,厚积才能薄发

  当时我在过电压与绝缘配合课题组,这个组是起来的相对较晚的。李福寿教授温文尔雅,其沉稳和好脾气是出了名的。给我印象深刻的是,眼看教研室的其他几个组已经创新取得巨大成功的时候,教授的那种坐立不安和最后的痛下决心。我们组有个青年教师欲改投他组,教授气得说“搞得好像我们就不行似的,,我们也做个给他们看看”。这是我在教授手下工作十多年唯一一次教授生这么大的气。其实那时教研室各组争相创新,竞争又合作的氛围是很好的,更不是教授气量小,实在是为谋新的研究方向给急的。倪倬教授(当时的系主任)在课题组抽着呛人的烟,敲着桌子重复的说“一定要做新的”。但创新并不是痛下决心就能实现的。李福寿教授是我国过电压与绝缘配合领域的著名专家之一,在电力系统中性点接地方式研究方面是有着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的。在决定消弧线圈自动调谐技术的研究方案时候,教授给出的创新看似很简单,“原有调匝式的手动调节消弧线圈+原来用于变压器自动调压的有载分节开关+微机控制技术”,交给我们几个年轻人去实现。这一方案采用的一次设备部件都是电力系统已有成熟可靠运行经验的,切中了电力系统在推广新技术的时候十分注重可靠性的要点。在短短几年内,这一成果就成为了我国电力系统广泛推广的自动调谐消弧线圈的主流产品。后来教授带我们总结写一本专著,准备书稿的时候,我才真正的体会到,在那段坐立不安的日子,教授研究了多少俄、日、德、英文的文献,将国内外这一领域的各种技术原理和实践可行性分析的多名透彻,才有这“一点”创新。

  另外几个组的情况我没有那么清楚,但知道的是唐耀宗教授和陈亚珠院士是在放电研究的深厚基础上研发成功液电冲击波体外粉碎肾结石技术的;黄镜明和陈文鍼教授是在1970年代后期教研室自建高电压实验室大型高电压试验设备的基础上创立高电压试验设备研究开发中心的;张嘉祥教授是长期研究变压器线圈的,著有《变压器线圈波过程》专著,后来研发核磁共振成像设备的关键技术之一就是用于产生和调控主磁场的线圈技术。综观这一辈教授的成功创新,他们是真符合我校“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传统和特色的。

  创新没有模板

  这段时期,我对创新的另外一个感受就是创新没有模板。虽然现在创新理论好似已经高度发达,你就看百度百科上的“创新”词条,创新分类,创新方法,创新…,一套一套头头是道的,够学习一天的。更不要说各种创新读本了。当创新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也能提高创新的效率吧。在那个时期,还只是对本专业的科研实践的一些感受,确实觉得创新就是各显神通的事,学科交叉也好,在老学科上挖掘也好,有自己的基础,努力拼搏,过程快乐也罢,痛苦也罢,终归条条马路通罗马。

  不创新就得死

  我受到的关于创新的第三次教育是反面的教育,所以更应该说是教训,从2000年左右到创新真正受到全面重视的2006至2008年前后。在上世纪末,随着上一辈这批我们敬仰的教授陆续退休,迎着文革和1990年代的出国潮造成的断层,我们这个年龄的教师们被推向了主持科研的第一线。由于种种的原因,原来的团队几乎都散去。专业的科研也走向了一个低谷的困难时期。我负责过电压和绝缘配合课题组、高电压试验设备研究开发中心和高电压实验室连带检测站三位一体的这个组。我们多数的同事,也跟我一样,焦头烂额为“压力山大”的考核而疲于奔命吧。当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从创新的角度来考虑呢?近年来创新说铺天盖地而来,各种创新理论、培训、教程以至专著,充斥眼耳。即使你不考虑创新,创新说都把你包围了,给我的感受就像是“不创新,会死么?”。这么严重的问题,我等凡夫,不敢妄言,还是看看名人怎么说的吧。一看还真吓一跳,“不创新,就灭亡”福特公司创始人亨利·福特说的,“要么创新,要么死亡”《追求卓越》作者托马斯·彼得斯说的。原来这样,他们早就知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