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洪智勇:追寻超导梦想

时间:2013-02-05 00:22:51  来源:  作者:

创新是思维碰撞的火花

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创新”是日常工作、生活中出现在耳边最多的几个字眼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对“创新”的理解和动力的来源也在改变。从学生时代的懵懵懂懂、随波逐流到做博士后研究时致力于提升自身的能力、履历、同行认同度到最终回国任教,组建课题组后希望能学以致用,为国家在本领域做出点滴有特色的成果的理想。很荣幸有机会在本文结合自己的经历和体会谈谈我对“创新”的粗浅理解。

在交大本科毕业后,我去了英国留学深造,有幸在剑桥大学学习、工作、生活了6年多。记得在剑桥博士入学后的第一个中午,导师带领实验室全体组员到学院附近的一个酒吧,算是欢迎新人加入团队。

落座后,导师问我“Hong,你知道DNA的双螺旋结构是在剑桥发现的吗?”

“知道,是Waston和Criek这两位科学家”我回答。

“那你可知道,Waston和Criek是在酒吧里喝酒聊天时讨论出双螺旋结构的想法的吗?”导师追问。

“哦?是吗?”当时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

“是的,Hong,Waston那时就坐在你现在的位置”,在我的惊讶中导师继续说,“很多伟大的发明并不是在实验室里得到的,欢迎加入我们的团队”。

后来我才了解到,这个酒吧叫做Eagles,DNA的故事是剑桥很多为人津津乐道的桥段之一,在今后的几年里我也曾数十次的为别人讲起。现在回想起来,导师要告诉我的道理是,发明创造和创新的思想是在交流和碰撞中产生的。这个观念在我之后在剑桥的学习和生活中不断得到印证。

下午茶是英国人很看重的活动,在剑桥的工程系尤其如此。每天下午固定的时间,固定的房间,工程系会为大家准备免费的咖啡和茶,味道很一般但全系上下乐此不疲。每天下午,随着某人的一声“Tea time”,就看到实验室中的老老少少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向茶室走去,并汇入到从其他实验室走出来的人流中,场面颇为壮观。

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里,你可以和不同的人敞开的交流,其中有新生老生,不同专业的教授、系主任、院长们,名字经常出现在教科书里的大科学家们,还有车间里技艺精湛的老师傅们。在这里,你能看到新人们互相分享到来的喜悦和期待,不同背景的教授们交流着合作的想法,稚气未脱的本科生向退休多年仍不舍离开实验室的老专家们虚心请教。很多绝妙的想法和新颖的方案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里诞生了。

思维的碰撞是创新的催化剂,但这只是表面,不易被我们看到的是能够孕育创新果实的深厚的土壤。这个土壤是靠扎实的学习能力建造的。

构建学习型团队,师生双向学习孕育创新果实

这里提到的“学习能力”不仅仅是指个体,更重要的是指一个团队。我对“学习型团队”的理解是团队中的知识交流是双向的,培养学生向老师学习的能力固然重要,但是我认为导师向自己学生学习的能力更加重要。课题组的工作千头万绪,作为导师可能不会亲临每一次实验,指导每一个仿真,更多的时候是布置任务给学生然后听取汇报,共同研讨。试想,导师需要在数十分钟的时间里迅速掌握学生几天来积累的实验结果,并且能准确的抓住问题的关键,这难道不需要很强的向学生“学习”的能力吗?作为导师在这数十分钟内“学习成绩”的好坏将直接决定是否能在学生们数日的辛苦实验中提炼出有价值的成果,也将决定学生们下一阶段努力方向是否正确。可见导师的学习能力是保障课题组能够高效率的开展科研活动,且少走弯路的关键。

记得在剑桥学习工作期间,每周的例行组会上,英国超导领域泰斗级科学家Campbell教授在听取学生汇报的时候最常用的口头禅就是“Teach me”。这绝不仅仅是一位大科学家谦虚的品格而已,更体现的是一种师生间的平等。虽然他是导师,但他深信在这个特定的时间点,在这个特定的问题上,学生就是“老师”。这个特定问题可能是一个实验设备的调试方法,也可能是一个数学公式的推导过程。学生们的自信心和对科研的热情也在这师生间相互的“教”与“学”中逐步建立和培养。

扎实的学习能力是创新的土壤,但单纯的“师教生学”仅能算作灌输,知识的传递是单向的,也没有碰撞发生。而创新的思想是需要碰撞才能产生,不能刻意而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硕果。只有我们在师生间建立起平等的、双向的知识传递氛围,创新的焰火定能在不经意间绽放。

在一个学习型团队中,导师和研究生各司其职,发挥着各自的作用。导师更像是“帅”,需要有对本学科敏锐的洞察力和本领域广博的学识。导师需要通过多年的、大量的信息积累来确保课题组研究方向的正确性,避免将团队带入弯路。而研究生更像是“将”,十八般武艺不需样样精通但必有其所专长。学生们有的熟悉实验设备,有的深谙仿真建模,有的善于文献调查,有的精于理论分析。他们往往在某一方面具备“帅”所无暇面面俱到的技能。作为导师,如果能悉心观察,发掘和培养团队中每个成员的特长,让每个学生都能达到“有所长”可教给导师的境界,创新的火花一定会在双向的教与学中碰撞出来。

在我的团队中也不乏“武艺高强”的将才。博士生盛杰对实验测量系统的搭建颇有心得,他对各种实验设备的了解是要超过我的,往往能够通过新颖的方法来实现简单而准确的测量。超导带材失超后的恢复过程很难被准确捕捉,盛杰通过巧妙的开关时序设定,引入测试电流等措施准确测量了超导带材失超后的恢复时间,研究内容发表在IEEE trans期刊上。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博士生王亚伟数学功底很扎实,数值计算的能力在我之上,他善于思考,勇于尝试,喜欢通过数学建模来优化产品设计。在我们团队研发的一款新型加热装置的过程中,王亚伟通过优化设计,采用增加一个运动维度的方式巧妙的实现了温度可调。大幅度简化了设备结构,这个设计目前已经形成产品。

在我的团队中还有很多像他们两位一样“can teach me”的学生们,他们的努力也是我们团队不断前进和创新的动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