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吴英理:耐住寂寞 找准方向

时间:2013-01-25 16:22:09  来源:  作者:

  孔子说:四十而不惑。如今,自己也已经进入了不惑的年纪。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走过的这一段人生路程,感慨良多。本不爱多言,但看到学者笔谈上竟有如此多的知音,或许对暗中没有发声的类我者也是一种鼓励,或者对正在读书的学子提供一种借鉴,让大家少走一些弯路,或者对大家有那么一点启发,也未可知。我想还是就自己的经历来谈谈自己的科研体会。

  困惑和迷茫

  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家乡南阳,在一家医院检验科工作。然而到了这里,时间一长,发现自己一天到晚干的是同样的事情,没有干劲。每天把工作干完后,还剩余有不少时间。当时觉得自己还年轻,还不打算就此日复一日的过下去。大学毕业时考研没考上,本来就心有不甘,于是,就重新拿起了课本。考什么专业呢?自己过去学的和临床血液最为接近,就考这门吧。于是买了参考书,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复习。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考到了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血液科。

  坦白地讲,血液科是缺乏成就感的地方,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作为一名血液科大夫,无可奈何地的看着十几位白血病患者撒手人寰。患者家属的无奈和悲伤,患者恐惧中的强烈求生欲望,让人心灵震颤。每逢此时,心里总想,要是有一剂灵丹妙药,药到病除,那该多好呀!

  紧张的学习和繁忙的医疗工作让自己无暇去多想,转眼到了毕业的时候,又到了何去何从的关口。这时了解到上海血液学研究所在白血病临床和基础研究方面屡创佳绩。尤其是,全反式维甲酸(ATRA)和三氧化二砷(As2O3)的应用给急性早幼粒白血病(APL)患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疗效,使得APL这种在过去被认为是最为凶险的白血病一变成为预后最好的白血病。受此启发和鼓舞,我似乎发现了自己专业的奋斗方向及目标。

  目标的确立

  硕士毕业后,我选择到上海血液学研究所进一步深造,并有幸成为上海血液学研究所孙关林老师的博士研究生。孙老师为人谦和,临床和科研都做,参与过ATRA的发现和应用。当时孙老师的科研主攻方向是寻找潜在的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治疗药物。

  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是一种起病和发展相对较为缓慢的白血病。但是,多数在3-5年后会发生急变,预后较差。西方的学者发现t(9;22)染色体易位产生的BCR-ABL融合蛋白是CML发生的罪魁祸首,并针对此蛋白成功开发了靶向性的治疗药物格列卫;而在东方的中国,早在上个世纪,上海市白血病防治协作组发现牛黄解毒丸具有抗CML的效应,牛黄解毒丸里的雄黄被认为是其效应的主要成分。于是孙老师设想,雄黄很可能具有抗CML的作用。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开始了雄黄抗白血病的基础性研究工作。结果发现雄黄可以通过诱导细胞死亡清除CML细胞,并且雄黄可以显著增强格列卫的效应。这为临床联合应用雄黄和格列卫奠定了实验基础。这是我博士期间的主要工作,它使我对从我国传统中医药中发现新的有效药物产生了较大的兴趣和信心。毫无疑问,中医药是有效的,中医药是中国人治病救人几千年经验的积累和总结,并且在中医理论上达到了相当的高度。随着时代的进展,中医的整体观,系统平衡等观念不断得到现代科学的证实和发展。但是,中医药在很多方面仍然存在模糊性或不确定性,一些很好的疗法因为不能用现代语言给以科学的解释而得不到发展和推广。单体化合物的研究,往往被认为缺乏中医理论的指导。我觉得,中医本身的发展过程也是从“神农尝百草”而逐渐过渡到复方和形成理论的。现代科技的发展正好有条件从单体逐渐扩张到多个组合,从药物和机体的相互作用本质上揭示中医理论的物质基础,从而使中医的理论能够在更深的层次上得到螺旋式的发展和进步。从这点上讲,中医药大有可为。

  在博士即将毕业,又要面临新的选择时,我渐渐意识到,利用现代科技及其理论,从基础研究方面入手,去解析药物或先导化合物的作用机理,经过多年的积累,或许有部分成果能进入临床应用。但我也深知,如果选择这样的工作注定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苦。幸好,我的物质要求并不高。

  研究方向的寻觅

  既然是将自己人生的专业奋斗目标定位在从事血液学基础科研和临床转化研究,博士毕业后,我就毫不迟疑的加盟了陈国强教授带领的一批志同道合由年青人组成的病理生理学研究团队。这里的主攻方向是:白血病的发病学及治疗学基础研究。

  在这个团队里,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我非常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学科带头人陈国强教授不仅有较高的学术造诣、敏锐的科研洞察力,还非常关心团队成员的发展情况。他总是尽其所能,帮助大家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后顾之忧,令人非常感动。在他的带领下团队得以迅速壮大,取得可喜的科研成果。当然,陈老师对工作要求也很高,当时他的博士生的毕业标准是在影响因子5分以上的期刊发表文章。即便是现在,这也仍然是一个较高的标准。

  不管是在高标准、严要求的团队中工作,还是到国外拓展视野的博士后经历,我都时时在思索着,如何选择自己将来的研究领域或方向。当然,可以跟着感觉走,别人做啥我做啥;或者,选择当前最热门的去做。这样做没有错,也是很多学者的常规选择,但自我感觉这不是我所选择的。如何才能找到一个适合我自己的研究领域或方向,我不得不去梳理走上科研道路的过程。这样的思考,使我原来朦朦胧胧的想法逐渐清晰起来:自进入这个行业以来,自己的目的就是要寻找治疗白血病的有效药物,这个研究方向在协助指导陈老师博士研究生完成腺花素抗白血病的基础研究过程中得到了加强。

  研究领域的开拓及展开

  我国的西南边陲,有着非常丰富的植物资源,昆明植物所就坐落在美丽宜人的春城-昆明。在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孙汉董院士,心无旁骛,十年潜心从事香茶菜属植物的研究,发现了很多新结构的天然产物,并使得他的实验室成为了国际上此类植物的研究中心。然而,多数化合物的生物学活性还有待发掘。

  一次偶然的会议交流,促成了孙汉董院士和陈国强教授之间的合作。我们试图从孙老师实验室分离纯化的天然产物中寻找具有抗白血病效应的小分子化合物。结果,一个称为腺花素的化合物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发现,这个化合物无论在细胞水平还是在整体动物水平都可以诱导白血病细胞分化,而且可以显著减少白血病起始细胞的水平。腺花素对于维甲酸耐药的白血病细胞同样有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