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吴敬琏:特殊既得利益群体不愿意改革

时间:2012-12-19 16:13:51  来源:  作者:

央视《央视财经评论》2012年12月17日播出《聚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经济增长:向改革要质量》,以下为节目实录 :

日前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经济工作提出要求:要以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为中心;要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那么,经济增长的质量该用什么把握和衡量?在即将过去的2012年,增长的速度一度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而现在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强调,是否又意味着这种担心已经过去了?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邀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共同评论。

经济增长的质量用什么来把握和衡量?经济体制的深化改革会有哪些能让我们看得见、摸得着?

进入11月,随着一系列经济数据公布,中国经济复苏态势更加明显,11月份,反映经济活跃程度的工业产量同比增长创下8个月以来的最快增速,而拉动经济的两驾马车投资和消费连续3个月回升,但是让人出乎意料的是,11月份出口增长只有2.9%,远远低于10月份的11.6个增速。

复杂的经济形势不仅反映在了数字上,也反映在了滑动最大的钢材交易市场会龙钢铁物流基地,这里的钢材价格从9月份起回升后,最近有开始了微跌,但市场相比几个月前活跃了不少,圣队长告诉我们,现在拉钢材的车辆,每天就有200多辆,而在9月份的时候,一天也就30多辆车。

圣红胜(江苏惠龙钢材物流基地职工):(9月份)基本上上一个班闲一个班,心里比较着急啊。因为工资和吨位有关的。

记者:现在忙了之后,大家的心情怎么样了?

圣红胜:收入高了,当然心情好了,收入比以前多了一倍。

中国经济复苏迹象进一步明确,在国家统计局经济景气监测中心的预警系统里,反映偏冷的浅蓝灯也不断减少。

潘建成(国家统计局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八月份有5个(浅)蓝灯,九月份是4个(浅)蓝灯,到10月份3个(浅)蓝灯,说明经济它是回暖的趋势。

经济指标恢复常态,也为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供了决策数据,在这次会议上,提高经济增长质量,成为了明年经济工作的中心。其中深入研究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的表述,让改革成为了最受关注的关健词。

赵锡军:重视质量能让我们的经济走的更好

不是说这个数字就不太重要了,只不过从我们30年改革以来,整体经济增长速度都是维持相对比较高的速度。同时,我们现在已经企稳,大家判断明年应该能够企稳得更加实在一些,也可能有回升,所以对这个数字不会有太多的担心;另一个方面,对别的方面的一些顾虑增加了,比如说环境的问题、竞争力的问题等等,这些相对于数量来讲更复杂一些,那就是有关质量、有关效益方面的考虑的更多了,这个方面的要求就更凸现出来了,它凸现的程度超过对数字、对速度的考虑了。

我的理解就是,不是说我们考核的这个质量要单独列一个指标体系出来,不完全是这样的,实际上我们考核的指标体系到那个时候更加复杂化,更加精细化。我们原来只考虑GDP增长速度,每年每个省增长多少,我们有一个速度排名的名单,然后每个省的规模有多大,看谁排在第一等等,有一个规模的名单,这在思维方面都很简单。现在,我们追求的这种简单的考核不能适应我们进一步发展的要求了,可能要增加更加精细化和复杂化,从更多的角度来看待经济和判断经济,才能让我们的经济能够走得更好。

马光远:目前整个工业领域不景气的状况还在持续

事实上,我们看到,我觉得我们一定不要走两个极端,有时候我们太追求速度,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又不要求速度,事实上速度给中国带来的的变化30多年来,我认为是有目共睹的,我们的很多产业现在是都是全球第一,到第二名,甚至第二第三,甚至第四名加起来来的总量都没有我们多,你比如说钢铁、水泥,我们的手机,包括我们的这个汽车产业,到现在为止可以说走的非常好,但是我们看到,我们赚钱不多,我们的很多的行业本身又面临着产业过剩,产能过剩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讲,这个速度可以放一放,但是我们把主要精力集中在什么地方,集中在本身的产业结构的调整,集中在质量效益,也就是集中到我们赚钱上来,我觉得这是一种有质量的速度,并不是我们不要速度。

主持人:也就是前期的速度和规模是奠定我们今天想要追求质量的基础。

马光远:我觉得没有这个基础,我们来谈什么产业结构调整,谈什么发展,都是不现实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千万不要走极端,认为我们可以不要速度来调结构,不要速度调结构,没有机会来调结构。

马光远:而且只有一个主要数字,增长的速度。

马光远:也是一个数字化的考核,比如说我们谈到效益的时候,除了我们总规模以外,我们还可以问,比如说我们生产一部手机,我们赚了多少钱,韩国人的三星赚了多少钱,美国人的苹果赚了多少钱,这个可以由数字化来。如果说我们把我们利润提高10个百分点,这就有质量,质量提高了,效益提高了;再比如说,我们谈到我们产能的时候,那么有很多的它是卖不出去,也就是说相对我们实际的这种应用,我们行业本身产能完全过剩了,那么我们把它砍下去多少,这也是一种质量。所以我觉得这种质量本身并不意味着我们丧失一个数字化的管理,而是完全用数字来解决,你比如说我们现在掏出一块钱,那么在这一块钱里面如果有50%以上是由技术带来的,那么这个我们说有效率,那么如果说只有五分之一是由技术带动,剩下的五分之四,必须靠大量的投入来带动的话,那么这种增长本身你就是没有效率的增长,没有技术的增长,所以我们说我们所谈到质量和效益完全可以用数字来考核,这个考核体系更加复杂了,更加科学了,而不是说我们现在只看一个,我们现在看到每年全国各省份经济排名的时候,大家看到只有一个数字,这是不科学的。

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手机产销市场,按照2011年的数字,11.4亿台的产量占据了全球手机生产的70%,但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占据绝对优势的领域,中国制造的含金量仍然十分有限。

在深圳一家国产手机企业向我们道出其中的原由:

张智学(基伍集团总裁):你看这个触摸屏的芯片是韩国的,这个是屏幕,这个屏幕呢,是韩国的,这里面一个主要部件,就是芯片,这个芯片是美国的,看这里面有一个摄象头,这个摄象头现在目前的技术是日本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