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胡开宝:外语学科之有用、无用与大用

时间:2012-08-02 15:52:05  来源:  作者:

上世纪八十年代,出于对外国文学的好奇,原本数学成绩突出的我选择了英语专业,从此踏上了外语教学与研究的征途。近三十年来,我品尝过作为外语学人的酸甜苦辣。我曾折服于英美文学经典作品的语言艺术和人文精神,自豪于外语学科在国家对外开放进程中所发挥的不可替代作用,也曾困惑于人们对外语学科的种种误解。外语学科对于人们而言似乎一点也不陌生,但凡接受过正规教育的人都会根据自己外语学习的体会说上一番。一曰:外语不是老师教会的,主要靠自学;二曰:外语只是教学而已,没有什么科研,自然也就谈不上学科。三曰:外语学科对国家经济发展没有多大推动作用。国家投入如此多的人力和物力开展外语教学,实在是没有多大必要。凡此种种,坊间关于外语学科的说法很多。然而,外语学科不仅仅是外语教学,还包括外国语言学、外国文学和翻译学等领域的研究;外语学科不仅是有用的,而且具有无用之用与大用。具体而言,外语学科可以架设文化交流之桥梁,培养公民之跨文化素养,提升国家竞争力。

  外语学科之有用:架设文化交流之桥梁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掌握一门外语,不仅可以掌握与其他国家人们交往的工具,而且可以了解其他国家的风土人情、文化传统和意识形态,从而得体、顺畅地与其他国家或民族进行科技、文化、政治、外交和军事等层面的交流。从这个意义上讲,以培养外语人才为己任的外语学科发挥着架设文化交流桥梁之作用。古往今来,为推进中外文化交流,我国不同时代的政府机构和有志之士均强调外语教育这一外语学科组成部分在国民教育体系中的重要地位。

  据《新元史选举志》记载:“回回国子学,到元26年(1289年)始置。”元朝时期所谓回回文字实为波斯文字。当时为加强与伊斯兰国家的文化交流,元朝朝廷设置回回国子学以培养译员。而在明朝和清末时期,分别设立四夷馆和京师同文馆,培养通晓各国语言文化的外语人才,推动中外文化交流和商业往来。

  洋务运动时期,清朝政府创办外国语学校,培养外语专门人才,以加强与列强各国的交涉。1895年,盛宣怀在天津创办中西学堂,明确规定二等学堂即小学堂须学西文四年,头等学堂须必修英文作文和英汉翻译四年。

  后来,洋务运动破产,康绪皇帝、翁同和和康有为等人便发起“维新运动”。其时,一些有志之士主张外语教育应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张百熙、荣庆和张之洞在《奏定学堂章程》的《学务纲要》中提出“中学堂以上各学堂必勤学洋文。今日时势不通洋文者,于交涉、游历、游学无不窒碍。”

  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同年9月,临时政府教育部颁布学制系统,规定外语为小学校、中学校、大学校预科和专门学校的必修课,文科和商科的本科也必须修读外语。

  新中国成立之后,外语教育虽然受到国际政治和文革运动的影响,但一直视为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1964年,教育部颁发《外语教育七年规划纲要》,阐明了外语教育的重要性及其实施的具体方针和政策。上世纪70年代以来,我国与越来越多的亚洲和欧洲关系建立外交关系,国家对外语人才的需求非常迫切。外语教育因而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关注。1970年10月周恩来总理发表《关于外语教学的谈话》。1978年8月28日至9月10日,全国外语教育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廖承志副委员长作了题为《加紧培养外语人才》的讲话。90年代,教育部先后出台高等学校各外语专业的教学大纲以及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

  2006年,国务院前副总理李岚清同志在北京召开的外语教学座谈会上发表谈话。他指出:“我国由于英语等外语普及不够,影响了对外交往的规模和效率,许多优秀文化和科技成果对外交流合作受到很大限制。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普及外语和培养外语人才,已不是一般的教学问题,而是影响我国对外开放方针更好实施的重大问题。”

  纵观我国教育发展史,外语学科是得到政府机构和国家领导人重视的为数不多的学科之一。究其原因,这与外语学科所承担的培养外语人才,推动不同文化交流的历史使命密切相关。任何国家要发展,就必须与其他国家进行交流与合作。世界各国的发展史告诉我们,一个闭关锁国的国家不可能发展成为繁荣富强的国家。而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和文化交流是以外语人才的储备为重要物质前提。没有后者,前者将成为一纸空谈。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与世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经济和贸易往来越来越多。国人一方面凭借外语的应用了解世界各国文化,引进国外的先进理念和技术,借他山之石推动国民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国人运用外语向国外友人宣传我国科技、经济与文化等领域取得的成就,促进了相互之间的理解与合作。在这一过程中,外语学科功不可没。外语学科的分支学科外语教育直接担负起培养外语人才的重任,外语学科的其他分支学科,如应用语言学、对比语言学、语义学、语用学和翻译学等,则为外语教育的有效实施和中外文化交流提供理论指导。

  外语学科之无用之用:培养公民之跨文化素养

  语言具有双重属性,即工具性和人文性。语言不仅是人们用于表达思想、进行交流的重要工具,而且也是不同民族认识世界和理解世界的意义体系和价值体系,体现了一个民族的文化精神,如价值观念、宗教信仰、审美情趣和风俗习惯等。相应地,以语言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外语学科不仅具有工具性或功用性,而且也具有很强的人文性。语言与一个国家或民族的文化、文学和历史等密切相关。掌握外语,尤其是英语这一国际通用语言,可以摆脱本民族或本区域文化传统或思维定势的桎梏,从新的视角或高度去理解不同国家或民族的人文精神,从而理解人类社会人文精神的共性或社会发展的趋势。有鉴于此,外语学科具有无用之用,即培养公民的跨文化素养。公民的跨文化素养是指公民具有全球观念和国际意识,具有很强的外语应用能力和跨文化交际能力,通晓国际惯例和国际礼仪,能够直接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

  在当代,经济全球化趋势愈演愈烈,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交往日益密切,不同国家之间既彼此合作,又相互竞争。任何国家要融入这一全球化大潮并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需要培养一大批具有跨文化素养的公民。他们具有向全球开放,为全球服务的意识,摆脱了自我中心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的束缚,精通外语并熟谙外国文化传统。他们既尊重外国风俗和宗教信仰,与外国人士友好相处,又能维护自己所属的民族文化,能胜任国内对外交流工作或国际组织的工作。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进行交流时,即使不存在语言障碍,但由于文化差异时常造成文化休克,产生误解乃至冲突,并常常影响国家、群体或个人之间的正常往来,严重时甚至会威胁世界和平。在日益全球化的当代社会,培养公民的跨文化素养尤为重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