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颜海平:文化理念是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

时间:2011-11-07 17:49:31  来源:  作者:

 记者:颜教授您好!您是艺术人文与跨文化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在国外著名大学有二十年的执教经历,请您谈谈国内外人文学科的现状、未来发展的前景以及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什么不同?

  颜海平:在国际环境中,美国是我们的参照之一。二战之前,文化的世界性影响重镇主要还是欧洲;二战之后,美国飙升为全球性的大国。随着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变化,文化领域亦呈现出一种全局性的转型,即从以英国暨欧洲对全世界文化覆盖性影响,转到美国成为一个全面影响世界的超级大国。

  美国高校文科的相应扩展并成为世界性的“制高点”,部分地表现在各个学科的领域内部结构更新,领域中不同专业的布局扩大,研究方向的快速增多,强有力的跨学科研究前沿的拓展和成熟,以及新兴专业、领域和学科的诞生,为“文化软实力”的形成, 提供了持续性的核心资源。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迅速发展,美国支柱性高校也在全面调整战略思路以及学科设置和机制创新,以获得对时代的界定性问题主动的把握和有效的专业处理。

  中国文科领域的建立,作为现代高等教育的核心部分,始于上世纪初。文科重镇拥有的资源之一,是三十年代以来前辈们的开拓积累,和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形成的综合布局。在分科建制上,则参照了欧洲十九世纪以来现代高等教育的框架。我们现在遇到的是一个特殊的历史契机。目前我们面对的文化、文科的发展要求,有点像工业革命时期剧变中的英国,或许更有点像二战后美国的状态,但我们没有当时美国所拥有的来源于欧洲那样几个世纪的积累。所以大家一方面感到身处战略发展期,非常珍贵;另一方面感到压力巨大。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准备和资源有限。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们拥有的是现代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创新机遇。

  记者:这次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特别是提出“做大做强我国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使之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要支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着力点”,强调文化产业要成为国家的支柱产业,体现国家对文化产业的重视。您对这些有什么看法?

  颜海平:我在今年八月第三届海外高层次人才座谈会‘文化发展与民族复兴’论坛上做的一个发言,涉及这个问题。发言谈及三个方面:一是核心价值的承载方式;二是文化能力的发展内涵;第三点是关于受众定位,就是我们要做的这些事情的受众范畴,涉及市场问题。我们对市场的理解需要深入和丰富化,对国际市场的细密分类包括跨文化市场的性质功能,需要逐一分析和把握。这些都离不开高校学界的持续性资源和根本支撑。

  记者:国外的一些综合学校,包括理工大学都非常重视文化的发展,在全校的学科中作了制度性安排设置,这些对国内的同类型大学尤其是对交大来说有无可借鉴之处?

  颜海平:很有借鉴意义。我在美国的求学之地、后被特邀任教的康奈尔大学,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综合性高校暨常春藤盟校之一,1865年建校之初,也是以工学为基点。其他重要的理工大学,比如麻省理工学院,文科很早就非常强;在一些专业和领域,超过一些文科强势的高校。上海交大作为以工学为主要底蕴的综合性大学,重视文化发展和文科建设,是历史的必然。

  在前不久一次关于文化问题和高校建设的会议上,我提到出国之前,本科就读的复旦大学中文系,我的恩师是朱东润先生。在我1983年出国前夕,朱东润先生写了书法条幅赠我,是苏东坡的一首诗:“两本新图宝墨香,尊前独唱小秦王。为君翻作归来引,不学阳关空断肠。海平将有万里之行,书东坡先生诗以赠之。一九八三年国庆后二日,东润书于师友琅琊行馆。”这里“秦王”意指我当时发表的习作《秦王李世民》;全诗是要我记住报效祖国。当时我太年轻,意识不到朱先生已是88岁高龄。告别时,他从楼上走到楼下门外,送我离开。我走出一段,回头看,他还站在原处。

  朱东润先生的求学,与唐文治先生的爱护直接有关(上海交通大学前身、上海高等实业学堂时期校长)。当时朱先生在南洋公学小学学习,由于家境贫寒无法继续学业,唐文治先生出资支持他,帮助他进入南洋公学中学学习。朱先生去英国深造以及后来的发展,和唐先生对他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中国的现代高等教育,就是由这样一些爱护青年、爱护人才的先贤,在走出我们近代以来内忧外患的困境中,发展起来的。薪火传承,筚路蓝缕。理工医农、人文哲社学者治学领域方向各有不同;相通的是,我们都是现代历史的产物,都是中国现代进程的产物,都是这一进程中为民族复兴、学术发展奋斗过程的产物。同时也是这奋斗过程中的一员。科学技术是现代文明的起点。从总体来说,文化的理念,是一种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她包涵现代科学理性。如果说理工是强国之路,文化就是立国之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交通大学作为中国最重要的高校之一,建设和发展第一流的文科承载着中国现代进程的需要和期待。

  历史发展到今天,中国所有大学,文科发展都正在走出新的一步,要进入一个新的格局;在国际文化话语结构的变局中,要成为一种主动的上升的力量。我回到祖国回到上海,现在来到上海交通大学,我想这不只是个人决定,而是历史合力的结果。

  记者:祝贺您入选“上海千人计划”。千人计划中一向少有人文学者,您作为人文学者入围,对此有何感受?

  颜海平:感到责任,感到幸运。上海是我生长的城市,能够把自己的积累和祖国的发展,上海的发展,上海交通大学的文科发展,中国发展方式转型期文化的发展研究结合在一起,对接起来,是非常幸运和难得的。接下来要进一步思考的,是需要做的事情的逐一实施;把握好可行性和创新性之间的关系。

  记者:今年4月您邀请安排了美国康奈尔大学李伯维琦院士访问上海。记得李伯维琦院士访问交大时,曾提到在美国综合性大学里,艺术学院是给全校提供创新能力培养的基础学院。 获悉下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戏剧电影电视学院学术院长维瑞莱教授将受您邀请来访交大。能否请您谈谈,就学科间优势互补方面,他们的来访给交大的文科发展带来什么契机;您作为媒体与设计学院的教授,如何看待对于媒体与设计学院这样一个有着艺术学科的学院在交大全校的位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