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理查德·佛罗里达:全球性城市新的社会契约

时间:2011-08-20 23:04:33  来源:  作者:

(作者多伦多大学教授理查德·佛罗里达)

伦敦骚乱促使右翼评论家指责流氓行为,而左翼评论家则指出这是对英国经济不稳定及财政削减计划的失望。但真正原因是更深层次的,从根本上来说与全球经济结构改变有关。

全球化让我们的大城市财富难以估量,但也越来越对立及不平等。伦敦的骚乱不只是关于年轻人、种族甚至民族,而是关于阶级以及阶级之间对立的加剧。这股力量不是伦敦独有,也在全球许多大首都发挥作用。全球化没有减少或拉平经济差异,而是让其更尖锐了。

在宣传背后,是两大类移民的故事。一方面,全球化大都市强烈吸引全球寻找合理减税及购物机会的超级富人;另一方面则是渴望更好生活的缺乏技能的移民。两者之间通常是本地居民,但被快速经济改变甩在了后面。

全球超级富人似乎未受经济危机的影响,而年轻的无技能人口则越来越长时间没有工作,随着经济恶化、预算削减,他们的前途越来越渺茫。

骚乱也是对伦敦整体改造的反应。像许多全球化都市一样,伦敦大部分的政治能量为一部分精英人群的需要和利益服务。把伦敦转变为 “奥运城市”,不仅涉及到重新开发体育场馆,还涉及被搬迁的一些群体和人口,这激起了不满。随着社会契约受到侵蚀,导致的不是清晰的意见而是不成熟的愤怒。

也就是说,我们的大城市不是没有生气的单一文化,但是让它们变得有活力的特征同时也导致了它们的不稳定。

简而言之,这种骚乱有很大的可能成为全球化时代的城市特征而非故障。我们的城市中心没有成为顶峰上的杰出城市,反而变得分裂了。由于自由市场自身机制的问题,其不受控制的运行会让这种分裂越来越严重。增加警察力量只会导致更大的灾难。我们的大城市要想繁荣,需要新的社会契约。新契约需要意识到每个居民都是创造性能量的来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