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金一南: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思索

时间:2011-07-26 20:25:56  来源:  作者:

 历史没有谁永远正确,或者谁永远错误。很多时候,伟人也无法立即察觉将要出现或已经出现的质变。

  在中共的早期革命史上,各方都不看好新生的中国共产党。斯大林曾经说 “在中国没有真正的共产党,或者可以说,没有实实在在的共产党”。斯大林并不看好中国共产党,他一直把中国革命成功的希望放在国民党和蒋介石身上。

  1923年蒋介石访问苏联,最想见的人是托洛茨基。托洛茨基当时是红军总司令,红军之父。托洛茨基却给他泼了凉水。蒋介石曾在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会议上高呼共产主义万岁,可托洛茨基却冷静地说他是新军阀,托洛茨基则警告斯大林要警惕大资产阶级蒋介石是“波拿巴式的人物”。

  当蒋介石叛变,大革命失败后,斯大林开始调整自己的立场,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认识不是那么正确的,开始对中国革命变得非常谨慎。这时候托洛茨基也开始调整,从原来正确的立场调整到了不那么正确的立场。托洛斯基的想法变为“大革命失败后,革命形势处于低潮却提出组织苏维埃的口号,一切都太迟了,因为无产阶级现在只能进行秘密活动,而秘密活动是无法组织苏维埃的。尤其在失去了城市工人阶级的力量,只有转入农村的时候,苏维埃更不可能在农村得到实现”。

  这就是我们党成立之初的残酷情景。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并不是现在许多文艺作品描绘那样“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万象更新的情景。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但颇让党史遗憾、颇让后人遗憾、也颇让革命博物馆内那些大幅“一大”代表照片遗憾的是,“南陈北李”这两个中共建党的中坚人物,一个也未出席。

  陈独秀当时在陈炯明手下任广东政府教育委员会委员长、大学预科校长,未出席的理由是正在争取一笔款子修建校舍,人一走,款子就不好办了。李大钊时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未出席的理由是北大正值学年终结期间,校务纷繁,难以抽身前往,没工夫来。

  两人当时都忙。但他们的理由与中共“一大”代表的历史地位相较,无疑是芝麻与西瓜相较。所以陈独秀、李大钊也有面对中共“一大”的遗憾。

  什么是历史?这就是历史。并非理想、却是真实的历史。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那是因为有“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不走毛泽东开辟的武装斗争、农村包围城市之路,中国革命不但不能独立于敌人,也不能独立于友人。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现在很多人的回答不外乎这么几个途径:第一,马克思主义的指引;第二,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第三,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第四,工农红军的英勇奋战;第五,统一战线的有效实行等等。这种回答方式是理论化、书本式的。

  毛泽东在1928年撰写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专门谈了中国红色政权发生和存在的原因,列了五条原因。第一条就是“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即军阀混战。这一条也是根本的一条。

  毛泽东说过,一国之内,在四周白色政权的包围中,有一小块或若干小块红色政权的区域长期地存在,这是世界各国从来未有的事。这种奇事的发生,有其独特的原因,它的发生不能在任何帝国主义国家,也不能在任何帝国主义直接统治的殖民地,必然是在帝国主义间接统治的经济落后的半殖民的中国。因为这种奇怪现象必然伴着另外一件奇怪现象,那就是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

  我们的红色根据地,鄂豫皖根据地、湘鄂赣根据地、湘鄂西根据地、川黔根据地等都是边区,各省交界的边区,各省军阀之间权力的结合部。各个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造就了我们能够存在的这样一个空间,就是说中国的红色政权能够存在是因为有中国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

  长征的时候,我们也充分运用了蒋介石与广东军阀陈济棠的矛盾、与广西军阀白崇禧的矛盾、与湖南军阀何键的矛盾等等。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是个夹缝中求生存的过程,如果各路军阀一直对付我们,我们根本没有胜利的可能。

不走毛泽东开辟的武装斗争、农村包围城市之路,中国革命不但不能独立于敌人,也不能独立于友人。

  怀抱理想主义去做事业,多数会失败,如果会成功,必定是大事业。中国共产党的光芒是在共产党人最困难的时候,革命最艰难、前景最黑暗、一点希望都没有的时候迸发出来的。真正的英雄播种而不参加收获,这是一个民族的脊梁。  

  造就大英雄的时代,即是产生大叛徒的时代。有多少至死不渝的忠诚,就有多少寡廉鲜耻的叛卖。

  共产党人的队伍曾经出现过两次大的动摇与叛变。一次是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一次就是1934年红军长征。最先是被蒋介石称为“红军瓦解先声”的孔荷宠叛变,后来有龚楚叛变,还有许多大家都知道的人都叛变了。其中有不少人在中共身居高职。大浪淘沙,这些人没有选择坚持下来,而是选择了出卖信仰,结果变成了历史的罪人。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共产党人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李大钊、罗亦农、赵世炎、陈延年、李启汉、萧楚女、邓培、向警予、熊雄、夏明翰、陈乔年、张太雷等多名领导人相继遇害。严酷的白色恐怖中,组织被打散,党员同志彷徨动摇,有的甚至公开在报纸上刊登反共启事,并带人捉拿搜捕自己的同志。  

  周恩来曾经万分痛心地说过:“敌人可以在几分钟内毁灭了我们革命的领袖,我们却不能在几分钟内锻炼出我们的领袖。”大批领导人的被害,曾经使中国共产党处境艰难。

  可共产党人为何终剿不灭?是什么力量使中国共产党人能够一次又一次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又继续战斗?

  今天中国共产党发展一名新党员,要经过严格的手续和复杂的程序。回首当时的党员入党,是现在的党员们所无法想象的。国防大学副教育长谭恩晋谈起他的入党感慨万千:“我1947年在北平入党时,就是一个晚上被叫到城墙根底下,只问了一句:怕不怕死?我说:不怕!负责发展党员的那位同志说: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那个年代令听者、说者,都很感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