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秦绍德:寂寞出学问

时间:2011-07-23 08:34:08  来源:  作者:

昨天,是第25个教师节。
  
  这一天,复旦大学向全体教师发出致谢和倡议,感谢在学术领域中默默耕耘多年的教师们,并倡导一种甘坐“冷板凳”的治学精神。
  
  这种倡导,关乎复旦,又不止于复旦;关乎教师,也不止于教师。
  
  教师的学问之道,关系到大学的学术精神;而大学的学术面貌,是整个社会的学术和文化氛围的直接反映。
  
  走出学术浮躁,优化文化生态,是不容忽视的一项重要课题。
  
  做学问,就要甘坐“冷板凳”
  
  解放周末:在教师节这一天,复旦大学为何向全体教师发出这样的致谢?
  
  秦绍德:教师节的设立源于社会尊师重教的优秀传统。在这一天,我们向辛勤工作一年的教师致敬,不仅尊重教师的一般性劳动,还特别强调一个重点———不能遗忘在学术领域中耕耘多年、默默无闻的教师们。这些教师,没有受到媒体的过分关注———被过分关注恰恰做不出学问———因此,容易被遗忘。我认为,在这一时刻表达对他们的由衷感谢和深深致敬,是非常必要的。
  
  解放周末:这种感谢与致敬,是否也蕴含着一种关于“教师、学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精神品德”的价值取向?
  
  秦绍德:可以这么理解。复旦的校训是“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其中,对“博学而笃志”的一种理解是,做学问要有专一的志向。这志向不受干扰,不受外界诱惑,专心致志,为探求学问奉献一生,为捍卫真理耗尽心血。我认为,这一精神在当前是应该大力提倡的。
  
  解放周末:钱穆先生说过,做好学问,要“潜心十年。”
  
  秦绍德:是的,类似的说法不少。上世纪50年代,南京大学韩儒林先生就把范文澜先生的治学精神概括为两句话:“板凳需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这种“甘坐冷板凳”的精神,就是坚守学术的精神———无论外面的天地发生了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攀登学术高峰的路途中,一定要坚守学术。在这个方面,我颇为自豪。因为在复旦大学的历史上,不乏甘坐“冷板凳”、作出卓越成就的学者,他们和他们的精神,是复旦重要的精神遗产之一。
  
  解放周末:您的自豪肯定有不少根据。
  
  秦绍德:比如,谭其骧领头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这项文化工程,从1955年开始一直进行到1986年,历时31年,所有参与的学者都从黑发变为白头,最后形成的煌煌8册《中国历史地图集》,被认为是新中国社会科学的两大基础工程之一,另一个基础工程就是《二十四史》点校。
  
  又比如,陆谷孙教授主持编撰《英汉大辞典》,历时17年。在此过程中,6个正副主编中有5人离开,只有陆谷孙坚持到最后。17年间,他给自己定下“不出国、不兼课、不另外写书”的誓言。最终,这部高质量的权威辞书成了联合国专用工具书。
  
  还有蒋学模教授主编的《政治经济学》,从1980年到2005年,不断修订。蒋先生直到86岁高龄,还在伏案修改文稿。20多年来,这本教材一共出版了13版,发行量达到2000万册,影响了几代经济学人。
  
  那些“炒”热的东西,不是真正的学问
  
  解放周末:您所介绍的这些“寂寞出学问”的事例非常感人。但是否非得寂寞才能出学问?不甘寂寞就不能出学问吗?
  
  秦绍德:这个疑问可能来自于现在一种有目共睹的现象:学术考核时,不少教师拿出了一大摞成果,十几篇论文、好几部大书,都是在有限的几年内写成的。但是,真正在学术界的人都知道,即使是一篇有真知灼见的论文,恐怕也不是一年半载就可以完成的。从产生想法,到收集资料、形成思路,再反复锤炼,没有几年是不行的。“著作等身”只有在个别天才身上才能发生。我认为,在现行的考评体制下出现了那么多的“硕果累累”、“著作等身”,是不符合学术规律的。
  
  解放周末:在您看来,治学必须遵循怎样的规律?
  
  秦绍德:所谓学问也好,学术也好,实际上是对规律的探索,需要时间观察、收集、思考,然后加以总结。而且,这种总结还需要时间检验,反复论述,反复修正,才能形成经典。复旦大学鼓励教师写“传世之作”,“传世之作”就必须要有时间积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现在似乎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就是在称赞某位学者的学问时,动辄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或者“包容一切的完整体系”这样的词汇。这其实是非常可笑的。因为今人的学问一定是建立在前人基础上的,只有把前人的学问都吃透了,才有可能作出更深的探索,只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攀登更高的台阶。同样,“包容一切的体系”也是不可能的。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就批判了杜林企图构建囊括一切的科学体系,认为这是愚蠢可笑的。
  
  解放周末:也就是说,做学问来不得半点浮躁,而必须静心求实。
  
  秦绍德:这种“求实”,不仅是从书本中求实,还要求实于实践,也就是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人的一生是非常有限的,要做出有创造性的学问,必须要把相当多的时间放到某一领域中去,根基越牢,学问越深。所以我们才要提倡“冷板凳”精神,冷板凳上不坐个几年、十几年,学问是不可能“热”出来的。那种“炒”热的东西,不是真正的学问。
  
  解放周末:“炒”热的热,是虚热。
  
  秦绍德:对,是狂热、燥热。
  
  只有出于对兴趣的追求,基于对价值的坚守,才能耐得住寂寞
  
  解放周末:“寂寞出学问”,其实也是中国学界长期以来形成的优秀传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