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杨玉良:我梦想中的大学

时间:2011-07-23 08:33:00  来源:  作者:

近年来,中国的大学是非不断、争议颇多,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简称《纲要》)公开征求意见稿面世、引起各方高度关注之际,新华社记者专访了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
杨玉良,中科院院士,中国第一代高分子学博士,一个有着诗人气质的科学家,他梦想中的大学是什么样的?在这份《纲要》中,能够寻找到他的梦想吗?
少些功利色彩 多些世界胸怀
记者:在您看到这份《纲要》的时候,什么地方让您眼睛一亮?什么地方又让您心存遗憾?
杨玉良:总体上来讲,这个规划非常“重”。中国发展到今天,整个国家发展方式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中国对世界和人类的未来担负着越来越大的责任,教育科技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因此,这是一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纲要,必定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起到里程碑的作用。
《纲要》的一大亮点是国家明确提出教育经费尽早达到4%,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教育的高度重视,这给所有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来讲,传递了很好的信息,同时也给教育界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纲要》的一个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纲要》中对于当前教育存在的问题,以及国家、国民对教育的期望,表现得非常坦诚。教育确实存在问题,现在把问题摊开来,进行全民讨论,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我认为,在《纲要》中还需要补充修正的主要有两个方面:其一,前瞻性。当前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正在日益增强,我们应该要想到,十年、二十年之后,随着中国的经济总量在全球所占的份额将会进一步提高。到那时,中国的事就是全球的事,我们必须在国际上以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来处理国际的重大事务。在这个前提下,教育怎么做?我们现在培养的人,十年、二十年之后是社会中坚力量,他们到那时能否担负起与我们国家的地位相符责任?他们应该能够理解和包容人类的不同文化,能与不同国家和民族的人民很好地对话和交流,并且有能力为国家参与国际各种重大事务。从大的方面讲,我们培养的人能否为构建设一个和谐的未来世界而努力?这类问题,在纲要里表述得不够充分。我想,一个中国的中长期教育规划,目光不能仅仅面对国内,应该放在全球范围来看,要从中国未来十年、二十年在全球扮演的角色来看,教育必须与此相适应,教育必须有一定的超前性。
其二,对教育最根本的目的和理念方面的阐述也需要加强。我们不能把教育仅仅看作是实现某种近期或局部目标的工具,过分的功利化和工具化地看待教育容易引发新的浮躁。我认为,教育的根本目的包括:一是教育必须传承优秀的民族文化,吸收世界上所有的先进文化,以及新文化的创造;二是开启心智,培育精神,提高人的全面素质,使教育真正成为“养成人格之事业”,这是根本目的。只有对这个根本目的和理念有了清晰的阐述,然后再具体到学科或教育体系的某个部分,具体到阶段性目标,才不至于在执行中被曲解。《纲要》的教育思想和育人理念必将影响一个时代,但不仅仅局限于一个时代。
数量与质量并非一对矛盾
记者:这次《规划纲要》对高等教育首先强调质量的提高,同时,《纲要》又提出大幅提高受高等教育人口比例。预测算,届时中国拥有大学学历的人要达到2亿。以前引起过很大争议的大学扩招还会继续下去,质与量的关系甚至矛盾如何协调好?
杨玉良:我认为,扩招和提高质量是不矛盾的,量和质并不一定矛盾。当然,这和不同类型的院校在各自层面上把好质量、办出特色有关。如果每所大学在自己特色、层面和类型都做到一流,那么量和质就得到统一了。
中国的大学教育应有两个质量观,一个是宏观的,指高等教育的整体架构的合理性;一个是微观的,指单体的质量。中国高等教育的质量,首先是各级各类大学要有一个合理的结构,这个结构必须与国家当前和未来的需要相符合。如果所有的大学放弃自身特色,都一窝蜂地升等、升级,都去争创所谓的“研究型大学”,宏观意义上的质量就不高。千校一面,是中国高等教育的灾难,整个国家教育架构不能混乱。
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这次《纲要》明确提出,我们构建合理的高等教育的架构,避免同质化。尽管表述还不够清晰和具体,但我们迈出了重要一步。中国需要各种类型的大学,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定位和任务。对不同类型的院校,要有不同的质量评价标准,要在这个学校的功能定位上来考虑它。从某种意义上讲,任何“统一”的评价标准都有其荒唐之处。这是大学教育的特殊性,世界上所有的一流大学都有其独特的一面。
《纲要》中提出2亿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我相信专家是经过精确计算的,并不是要盲目扩招。近年来,有些人认为大学教育质量有下降,并将其归咎于扩招。这种观点不全面。首先,大学教育的质量是否在下降?在哪方面下降,哪方面有所提高?这都缺乏客观的分析和比较。我同意“高等教育的质量还未能达到国家、人民的期望和要求”的看法,但这并不意味着“高等教育质量的下降”。即便高等教育的质量在某些方面有所下降,其原因也很复杂,在扩招的同时,国家的投入没有及时跟上至少也是因素之一。从总体上看,扩招对提高国民的整体教育水平是有贡献的。从长远来看,我们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还远远不够。
完善大学章程 防范高校腐败
记者:近年来,不少高校不时发生各类腐败案件,甚至个别高校领导也锒铛入狱,严重影响了大学的声誉,您觉得这份《纲要》,能够有效防范高校腐败吗?
杨玉良:这次《纲要》提出大学要有办学自主权。这是非常重要的,自主权来源于非常规范的自主约束和规范。《纲要》也提到要建立大学章程。大学章程是提高大学自主权的保障,也是大学的自主约束和规范,严格按照章程来做,就会规避很多不良现象。在目前体制下,根据我们的国情,应该可以制订出合理的大学章程来自主规范大学的各项活动。
我任校长以来一直强调的是大学精神和大学的使命,这是大学需要坚守的。我们曾经常常提“让大学教师走出‘象牙塔’”。我要问的是,我们是否曾经有过 “象牙塔”?如果没有“象牙塔”,又如何走出?出了“象牙塔”,往何处去是问题的关键。我一直认为,大学一定要保持自己的纯洁性和高尚性。在复旦大学,我们强调要在教师中重塑复旦精神,激发大家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不能让我们的教师和干部流于世俗和功利,这也是防范大学腐败的关键。只有坚守大学的使命,才能让社会看到大学的崇高性和纯洁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