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李星:IPv6在中国16年发展的经验与启发

时间:2011-05-06 07:45:22  来源:  作者:

李星:各位领导早上好!这个不是很非常正式的报告,我想因为会议给我出了一个题目,我主要还是从我一些体会来谈一谈,因为现在咱们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今天咱们在做IPv6,究竟怎么做IPv6,未来怎么做IPv6?我想回顾一下当时最开始做IPv6想法,这可能对未来怎么做有点经验启发。
 


CERNET国家网络中心副主任、CERNET专家委员会委员 李 星
  第一我想说其实最最重要就是任何新的方法、一个成就必须从实践中来,这个非常非常重要,虽然是教授,我也在清华大学当教授,如果到了实际的工作一定解决实际问题,这件事我觉得非常非常重要,未来互联网做什么东西,我们从校园网、市网领导也说过,中国有自主知识产权,一定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在理论找名堂一定跟着别人的走。

  我的体会是这样,1994年我们建了CERNET,2001年的时候中国自然科学基金网就考虑下一代网络,在2002年是中日IPv6项目,到了2004年多位院士给国务院写信,八部委联合支持中国下一代互联网。其实我在发言里头讲的,应该可以说总结1994年到现在2010年16年的体会供大家参考。

  换句话说,因为咱们开始今天是谈下一代互联网,其他就不先不多说了。下一代互联网走过来的路程,CERNET这一块我参与了,在1994年是教育部,在1998年实际开始建了IPv6网络,当时一些做网络的成立虚拟的网络,叫Tunnel,当时我体会非常深,很多人并不赞同,认为IPv6没有前途。2001年我们建了IPv6的中国科学基金网,当时有两个第一,第一个中国最早实际接口在教育部上,第二IPv6在基金网上做的。然后到2004年的时候,由于57个院士建议,国家建了CNGI。美国把CNGI项目看着非常非常重,实际美国人把CNGI项目看成中国在网络上跨越非常非常重要的战略决策.我们国家经常会出现出口转内销的现象。国外专家说好了,我们才重视,十年前可能是正常的,现在恐怕要反省,我觉得中国领导应该多听中国专家的意见。

 

然后到2005年的时候,实际做非常重要的决策,是建设纯IPv6的网络,这件事当时国内、国外除了教育网,别人都不看好,认为既然国际上建IPv6和IPv4双栈,你们也应该建双栈。我们当时建了纯IPv6,就带来两个效果,你要做不同的决策就会得到不同的成果:一个就是SAVI,还有吴建平教授真实地址。这两个决定了我们工作的重点,到了2006、07年,我们有了新的打通的技术。

  如果总结下来跟IPv6下一代互联网这么路子走下来的。CERNET实际是IPv4的网,流量越来越大,成为中国现在重要的基础设施,为什么?可以从几个数据来看,这个是全世界网络排序,从单个网络自制域公布最多第一名中国电信,第二名是日本,教育网在第27名,可以看到这个非常重要。第二个也是喜欢讲的,既然做学校,也讲学校的排名,咱们中国自己的排名一个是本科院校的排名,一个研究生院的排名,我们也做对教育网流量的排名,清华北大上交等等,前五十名流量排名跟学科排名非常相似,运行CERNET这么多年也知道学校学生很厉害,造流量很容易,如果哪个学校校长发个命令,全体学生造流量这个排名不可信。但是可以做参考,我们经常跟教育部领导,高校经常有一些很硬的指标,比如图书馆面积、藏书、实验设备,但是有一条我们说若干年希望领导考虑,就是每个学生平均带宽数、每个学生平均IP地址等等,应该把这样指标用到学校里头,可能是更客观的。

  另外很振奋211—3正在做,国家有二亿多经费,CERNET会大的升级,算下来除了拉萨和乌鲁木齐,其他CERNET 34个城市,除了两个,之后都会光纤直连。一个中国网民增长现在已经是4.2亿全世界第一,第二个中国互联网增长普及率也是逐步增长,但是这边是中国IP地址的数量,红线是IP增长速率,这个就触目惊心。咱们国家互联网用户在增长,普及率也在增长,但是能拿到地址越来越少。右边图是各国世界上其他国家例子,互联网普及率。中国现在是32%左右,这是旧的,如果发达国家70%,中国地址数也好、网络规模也好要翻一番,所以压力非常非常大。

  回过头来讲,我们在做IPv6的时候,当时1998年开始就做,到了自然科学基金网的时候,实现双栈了,可以提供IPv6、IPv4服务,比较起来IPv6流量很大,IPv4流量非常小。到2006年一定建纯IPv6网络了,当时有几个设计?当时中国理念,吴建平教授领导专家做讨论的时候,中国古代有一些东西还是很重要的,我们当时就认为如果要建双栈,自然科学基金网也可以体会,大家很少用IPv6,所以一定破釜沉舟。如果建IPv6其实很多纯IPv6体验不出来,比如网管很多IPv6、IPv4取得,端系统平常都说IPv6很容易,因为端系统都是VL,包括windows XP只要打一个IPv6就是IPv6了,但是电源只能用V6不能用V4碱性。如果面临单站V6,你XP必须提供一个地址解析域名,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访问国外纯IPv6网站访问不了,类似这样的问题你想不到的。

  设备,一方面参加WTO表现一定很中性,第二还要支持国产发展。当时策略是多厂家,设备中有中国华为、毕威,国外也有,如果只招国产设备,人家会根据WTO告你,所以不能只招国产,这实际是很好的一件事,在事实上也促进了国产设备的发展。CERNET2开通仪式前,我记得当时只有一个月时间,各个设备连调,就发现华为、比威调不通。其他网络实际上很少像我们这样的,有多种产品。后来发现,原因是这样,华为按照有标准就按标准做,没有标准就自己做。比威是清华自己的,很规矩。这样导致他们对复杂东西的包容性都很差。国外公司的路由器就不一样,不符合标准规矩,他也能包容。这两个设备中间有国外设备就可以调通了。后来华为、比威都依据这些,改进了很多标准。所以我的观点不能简单强调国内、自己的设备,一定参与国际大竞争。互联网是开放的,一定是国际化的,那种闭门搞自己一套的做法,必然是失败的,是不可能成功的。

 

所以我的观点不能简单强调国内、国际设备,一定参与国际大竞争。所以一定国际化在互联网上,其他可以国内自己搞一套,所以互联网一定要国际化。

  另外从复杂性来讲当时我们设计,一般中国电信招标多少家,核心网一家然后分,我们设计很极端。像北京既有华为、又有比威(音)都在一起才能暴露问题。一个IPv6还是比较新的东西,必须让它逐步完善暴露问题,越复杂才能暴露,如果简单一个网络什么问题都暴露不出来,一定很复杂的环境。另外现在教育实际培养人的。清华教授考试有一个理念,教一练二考三,你考试题目一定作业没有见过才能把水平考出来,网络环境也是一定复杂的环境才能培养人。中国互联网人才基本上都是CERNET培养出来的,现在IPv6人才很多都是CNGI—CERNET2培养出来的。CERNET是一个实验网,CERNET2是浑浊的网络,因为复杂才能暴露问题。另外客户来讲由于前面的理念,我们提出IPv6成为国际标准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