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丘成桐:完善学术评审制度可改善学者待遇

时间:2011-02-19 19:25:01  来源:  作者:

凤凰卫视2月13日《风云对话》节目播出“丘成桐:完善学术评审制度可改善学者待遇”
,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如果我们有机会学美国或者是西方国家的制度,我们有什么可以改善,我们当
然不希望说他们一辈子穷,只是这种待遇的问题,我们如何去解决呢?

丘成桐:我是觉得这个跟评审制度有很大的关系,假如某一个教授做的真的很杰出,然
后学校给他很高的薪水,没有人会觉得不好的,至少舆论不会觉得不好。你好比陈景润
,假如说陈景润还在的话,我想你给他一百万块钱这个薪水。

阮次山:都不算多。

丘成桐:没有人会反对。因为他功业是好的,对吧。现在问题是评审制度完善以前,每
一个人都觉得这个人比我差得多,可是你提拔他上去,比我薪水高得多,我不服。所以
每一个人的薪水不是很高,假如你评审制度做得很好的话,某一个人薪水很高,没有人
反对,因为他实在很好。我觉得中国应当在评审制度上,花很多功夫,将它整理好以后
,它就能够可以给某些人比较高的薪水。

你看我在美国,刚才讲三个年轻人做了哈佛的终身教授,也没有人反对,觉得很好,因
为我们看到了成绩,事实做得不错,所以我们服。你要做事到做到你能服的话,薪水高
了人家不觉得怎么样子,因为他做的实在比我好得多,我一辈子做不过他,比不过他,
我为什么不能够允许他比我多一点薪水。所以其实就某些人很高的薪水。

他们就不愿意兼职,兼职事实上对某些教授,他薪水可以多得很多,可事实上对他研究
是很大的阻碍。一个人不可能分身、分心在不同地方,一同地进行研究。表面上可能可
以,事实上都是假的,都是人家在替他做,这个一定要专心才行。

丘成桐:教师抄袭不受罚就很难要学生不抄袭”,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1972年,年仅23岁的丘成桐就被聘任为纽约大学的副教授,4年后被提升为斯
坦福大学教授,同年,他用强有力的偏微分方程式解决了“卡拉比猜想”的问题,这也
是他年轻时最有影响力的成绩。

 

阮次山:我记得您过去也曾经批评过我们国内,有很多的学术论文,教授的毕业论
文都抄袭的。这个抄袭之风现在还不只是这样的,很多大学生做期终的报告也都抄袭,
因为在网络上可以下载太多的东西,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丘成桐:说到解决其实很简单,中国的校长或者学校的领导或者院长都自己抄袭,
抄袭以后他们坐的这么高的位置的人,没有受到惩罚,你不受惩罚的话,学生为什么要
不做,那老师这么做的他也跟着做,你很难怪这个学生这么做。老师做得很明显,然后
不受到这个学校的惩罚,或者是教育部校长抄了,教育部也不管,我觉得这是很不好的
事。

 

越高的官做这种事越要去罚他,下面的人才会改变。所以我们看到常常舆论看到一
路骂,可是始终没有做,就是因为那个带头的人都在做这个事,下面的人怎么可能服。
同时事实上,抄袭的情形比一般人想象还差。现在中国的所谓抄袭是一字不变地拿过来
是叫抄袭,可是很多抄袭是讲文张里边的想法抄过来,那不算抄,因为你改头换面,这
看不出来你是抄的。

 

事实上,同行的人都晓得你是抄的。这种抄的人多了,这个是整个社会有这种作假
的作风,我想是很不好的。现在问题是这样子,作假除了学术界以外,当时一开始的时
候,我们抄名牌,整个社会都作假,那你怎么可能要求学术界也不作假呢。可是我要打
击作假,应该从学术界开始,这个尤其院长、校长这种抄袭一定要罚,同时要罚得很重
,这个以后人家才会晓得。

凤凰卫视2月13日《风云对话》节目播出“丘成桐:目前中国学术界缺乏做学问很好的人
”,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近些年,丘成桐先后在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清华大学成
立了数学研究中心,组织起不同规模的国际交流,并邀请到包括霍金在内的,诸多大腕
级科学家来为学生们演讲。然而这些工作他不仅不收分文,甚至连机票都自己掏了腰包

 

阮次山:我们学术界现在大家都有一个诟病,太浮躁了,追求金钱,大学教授上课
不好好上课,因为他要到外面找项目来做,然后找钱。跟过去我们老一代的这个科学家
,那种皓首穷经的精神都有欠缺。现在您觉得您跟他们打交道那么久,怎么解决这个问
题呢?

 

丘成桐:我觉得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领导们,我觉得能够提倡一下我刚才讲
的将来我们的情操,学术界的情操能够提高,就是我们真的为做学问而做学问。我真的
发现到一个,从前人没有发现过的东西,对我来讲是个惊奇,一个很伟大的一个事情,
对于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喜悦。假使做学问的人没有经过这个喜悦,我想是不足够的,对
整个国家来讲,我们期望能够提倡做学问的人,有这种高尚的情操。

 

首先领导要提倡,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不要用金钱或者用考试的方法,来提拔好的
人才。现在譬如讲,评选这个杰青,就是几个院士或者几个学术界的行政人员就来评,
评了以后也不见得是很有标准,就是很多是以通过人事关系来得到的。这样子就算做了
院士,做了杰青,当事人也不见得很骄傲,觉得是靠了不同的手法得到的。我们最好不
要经过这个很阴森的做法。

 

坦白讲,院士现在年龄平均是70岁以上了,假如我做的学问是这10多年来才开始发
展出来的一个新的学问,这个学问年纪大的人不晓得,那他凭什么来做一个评审的一个
主要的人,来评审你做的东西好不好,因为你从来没有学过这个东西。

 

那年轻人就不敢走新的方向了,因为这个新的方向很重要,可是院士不懂,其他人
也不懂,那我就不敢走了。现在我在看,至少在数学方面,很多新的方向中国是完全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