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马克·范德皮特:经济危机,积累模式难以为继

时间:2011-02-19 09:55:33  来源:  作者:

本次会议(本文为作者在南方国家文化基金会研讨会上的发言稿)的主题是资本主义、福利国家和就业危机。我希望从长远角度和多层面来讨论这个话题。我将从以下五个方面分析当前的危机:经济、社会、政治、生态和地缘政治(军事化和战争)。

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利润的最大化,目的是积累资本。这是由相互竞争的、使国家服从于本阶级共同利益的一些个人资本家来实现的。从长远角度看,这种积累模式已经逐渐陷入了僵局。

利润的产生是通过工作。利润的基础是工人创造的价值高于工资的价值。工资越低,利润就越高,反之亦然。此外还有三个因素会影响到潜在利润:机械(技术)成本、与自然的交换(原材料、能源和废弃物)和税收。

在资本主义崛起的过程中,特别是上世纪50年代,以下四点因素制约和损害了资本主义利润的获取:

1.工资。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地缘政治局势及其社会斗争的影响下,二战后这些国家的工资水平普遍提高,而且这一趋势得到了保持。

2.技术。作为与资本主义对手竞争的需要,为了提高生产率,技术以利润的来源——劳动为代价得到了发展。

3.自然。不断扩大生产和不断上涨的资本劳动比率导致了原材料和能源资源的匮乏,继而造成成本增加。污染和清除废弃物也造成了生产成本的提高。

4.税收。社会保障、教育和医疗得到充分发展,这是不可逆转的,但却是以税收增加为代价。

利润率减少的趋势并非一个线性过程,而是一个繁荣和衰退交替的循环过程。每个资本家都试图支付尽可能低的工资,创造最大化的利润。但是,由于所有工人的工资总和构成了消费(购买力)的基础,于是产生了一个矛盾:在生产最大化的同时,消费水平却出现下降。因此生产的过剩危机便频繁发生。

为了能摆脱长期利润率减少的趋势,资本主义至少已经试验了五条“逃生之路”,但都不成功,而且适得其反,矛盾反而加剧了。然而,资本主义却还在继续验证这些路线,它们是:

1.新自由主义。这是资本主义为遏制工资和税收上涨而发起的一次攻势。从微观经济角度看这是有益的,但是从宏观来说,它却破坏了购买力,从而引发了生产过剩危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经济增长明显高于八九十年代以及之后的2000年。新自由主义削弱了国家在必要时干预经济的能力,它为金融脱轨创造了条件。

2.全球化。东欧共产主义国家的解体、中国改革开放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给了资本主义一些喘息的空间。在全球化时期,融入资本主义制度的劳动力数量(利润的源泉)翻番,新兴国家的廉价商品保证了低工资,同时使出口贸易和投资得到增长。但是,新兴经济体却是从全球化中受益最多的国家,它们正在从根本上改变着北南国家的关系。正是从这一时期开始,北方国家500年来对经济的统治权开始走向瓦解。

3.债务。债务创造了新的购买力。石油危机之后债务首次被资本主义制度所利用。“石油美元”被注入发展中国家,提高了它们对消费品和发达国家先进设备的需求。其结果是造成了80年代严重的债务危机。去年,多数北方国家政府都采取了紧急措施,在不久的将来这将制造出巨大的债务陷阱。

4.财政爆炸。主要是寻找虚拟经济的利润。投机和金融领域的利润并没有创造出价值,或者说创造出的是虚拟价值,或是从其他部门挤压价值(利润)。虚拟价值的积累有时无可避免地会制造出金融泡沫,但这种泡沫迟早会破裂,伴随而来的是灾难性的后果。

5.美国的军事扩张。军事武器和装备贸易并不依附于消费者的购买力。即便是在危机时期,特定部门的军事订单贸易仍可以得到保证。此外,军事统治权是巩固势力范围、保护一种货币的统治地位的决定性因素,尤其是当经济地基开始动摇的时候。然而,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冒险代价高昂却没能换来期待的成果。与此同时,巨额军费开支还给美国政府带来了高赤字。美国的军事积累已失去了经济基础,存在捉襟见肘的危险。

因此,资本主义最根本的特质——追逐利润及其无休止的积累正危在旦夕。

社会危机:财富分配极端不公

这个世界从未创造出如此丰厚的财富。如果这些财富能得到公平分配,那么地球上每个家庭(父母带3个子女)的月收入应该为2884 美元,单身人士的日平均收入应为19美元。但是尽管世界富有了,今天每5个人当中仍有一人的日平均收入不足1.25美元。将近一半的世界人口享受不到应有的卫生设施,每3个人中有1人没有电力,每5人中有1人没有住房和饮用水。

财富以极端不平等的方式被分配了,而这种不平等还在加剧。欧洲每头奶牛每月都能得到约900美元的补贴,这相当于一个非洲人月平均收入的两倍,是每个非洲人应该得到的发展援助金的110倍。

这个巨大的丑闻不仅限于发展中国家,在富国同样存在类似的不平等。比利时是世界上最富有国家之一,一个拥有两名成年人和两个儿童的家庭,月平均收入是7700欧元,这是一笔巨大的数额。但每7人中仍有1人是穷人,每10人当中有1人不得不因为没钱而延迟或取消某项疾病治疗,而且拼命工作只为赚取每月1400欧元的收入,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情况。

这些数据反映的并不是制度的过剩,而是其逻辑和性质范围内造成的后果。这是不道德的,而且足以以此为理由拒绝整个制度。这一种制度的运行极其低效。从历史上说,资本主义贡献了它的价值,并发挥了历史作用。然而它已经在一定水平上达到了极限,已经没有能力再创造有效益和具有生产力的发展。

政治危机:政府合法性遭挑战

目前,几乎每个西方国家政府的支持率都在下滑。民众对现存政治结构的信任正在消逝。各个政党都在逐渐失去支持者,参加大选投票的选民也越来越少。总体来说,民众对政治阶层的信任和支持在减少。以比利时为例,只有17%的民众相信政治领导者。大选的结果总是变化无常。

面对极端派、民众主义和(或)排外政党,中间派政党正在丧失领地。在一些国家,执政联盟这种形式越来越难以奏效。美国右翼的“茶党”正是对政治精英阶层不信任感加深的一种政治表现。

其他一些迹象也表明群众运动正在觉醒,例如巴黎几年前爆发的骚乱和近来因为紧缩政策导致的希腊骚乱,以及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由于学费上涨而引发的抗议活动等。可以肯定的是,尽管现在谈论爆发全面“危机”还为时尚早,但政府的合法性和社会稳定性的确出现了大幅度丧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