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保罗·克鲁格曼:干旱,洪水与粮食/Droughts, Floods and Food - NYTimescom

时间:2011-02-09 08:57:56  来源:  作者:

我们正处在一场全球性粮食危机之中——这是三年来的第二次。受到小麦,玉米,糖和食用油价格大幅提升的驱动,全球粮食价格在一月份达到了创纪录的新高。而高昂的粮食价格对美国通货膨胀只产生有限的影响,而美国的通胀率仍维持在历史较低水平,但粮食价格升高却对世界上贫穷国家的人,那些要花费大部分收入购买基本粮食的人们产生恶劣的影响。

这场粮食危机的影响远超过经济学领域。于是,关于为什么中东地区反抗腐败高压政权的事件会在此时发生,答案也就显而易见了。毫无疑问,高昂的粮食价格是引发公众愤怒的一个重要动因。

那么,粮食价格升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美国右翼人士(以及中国)把原因归结为美联储制定的弱势货币政策,至少有一位右翼评论员在节目中说到“伯南克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与此同时,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指责这一切都是投机者所为,指责他们“是在抢劫和勒索。”

但是,有证据表明这些说法都不是问题的真正原因,事实则是一个更加凶险的故事。如今高耸的粮食价格是由多种因素共同推高的,而最突出的原因则在一定程度上与极端天气现象导致农作物大幅减产有关。而这些极端天气现象正是我们所担忧的温室气体造成气候改变的一种体现——这意味着如今的粮食价格激增有可能刚刚只是一个开始。

如今,粮食价格的大幅升高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宗商品市场繁荣的部分表现:从金属铝到金属锌,多种原材料的价格从2009年初就开始一路飙升,这都要归功于新兴市场工业的高速增长。

但在工业增长与需求之间的联系与粮食相比较,要清晰的多。。除了在少数贫穷国家,收入增长不会使得人们吃的更多。

确实,在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工业国的快速成长使得肉类消费大量增加,并且因此导致动物饲料需求增加。另一个事实是以棉花为代表的农业原材料与其他粮食作物竞争耕地面积及其他资源——与此同时作为乙醇的加工原料,玉米也遭到了巨额的消耗。所以经济增长与糟糕的能源政策都在粮食价格上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还有,直到去年夏天,粮食价格还一直落后于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但之后遭到了异常天气的打击。

看看小麦的情况,自从夏季以来小麦的价格是去年的两倍。导致小麦价格激增的最直接原因显而易见:全球小麦产量急剧下滑。大多数产量递减,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出前苏联地区小麦产量有一个剧烈的下降。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一次创纪录的热浪袭击以及干旱,把首都莫斯科的温度升高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温度——华氏100度。

俄罗斯的热浪还仅仅是众多有记录的极端天气现象中的一个,从巴西的干旱天气到澳大利亚的洪水侵袭,这都严重摧毁了全球的粮食产量。

于是问题又来了,这些极端天气现象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看到了自然现象的恶果,拉尼娜现象是一个周期性的现象,它是由于赤道附近太平洋海水变得比平时更加寒冷造成的。而且拉尼娜现象在历史上都与全球粮食危机有关系,包括2007——08年的那次粮食危机。

然而问题不仅如此,不要让一场大雪蒙蔽了你的双眼:全球来讲,即便在下半年我们受到太阳活动极小期以及拉尼娜现象的双重寒冷因素影响,2010年也仍是仅次于2005年的有记录以来第二暖和的一年。包括俄罗斯及其他19个国家的异常气温记录都可以证明这一点,这些记录覆盖了全球五分之一的陆地面积。所以,包括干旱以及洪水都是地球变暖的自然结果:干旱是因为地球越来越热,洪水是因为海洋变暖从而释放了更多的水蒸气。

通常来讲,你不能把任何一个极端天气现象单纯归结为温室气体效应。但是我们看到的这种现象,极端高温以及极端气候将会变得越来越普遍,这是气候变化的大趋势。

当然,在全球变暖与粮食危机相关联这一点上,怀疑论者又出来胡说八道;而那些坚持本·伯南克双手沾满鲜血的那帮人更乐于相信鼓吹气候问题上的科学共识是一场巨大的左翼阴谋。

但是证据就在这儿摆着,实际上,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我们现在尝到的苦果仅仅是九牛一毛,我们将面对一个更加温暖的地球。并且由于我们在解决温室气体排放上举措不力,更多更严重的问题还将接踵而来。
 


We’re in the midst of a global food crisis — the second in three years. World food prices hit a record in January, driven by huge increases in the prices of wheat, corn, sugar and oils. These soaring prices have had only a modest effect on U.S. inflation, which is still low by historical standards, but they’re having a brutal impact on the world’s poor, who spend much if not most of their income on basic foodstuffs.


Fred R. Conrad/The New York Times
Paul Krugman

Go to Columnist Page »Blog: 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Readers' Comments
Readers shared their thoughts on this article.
Read All Comments (338) »
The consequences of this food crisis go far beyond economics. After all, the big question about uprisings against corrupt and oppressive regimes in the Middle East isn’t so much why they’re happening as why they’re happening now. And there’s little question that sky-high food prices have been an important trigger for popular rage.

So what’s behind the price spike? American right-wingers (and the Chinese) blame easy-money policies at the Federal Reserve, with at least one commentator declaring that there is “blood on Bernanke’s hands.” Meanwhile,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of France blames speculators, accusing them of “extortion and pillaging.”

But the evidence tells a different, much more ominous story. While several factors have contributed to soaring food prices, what really stands out is the extent to which severe weather events have disrupted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And these severe weather events are exactly the kind of thing we’d expect to see as rising concentrations of greenhouse gases change our climate — which means that the current food price surge may be just the beginnin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