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贺崇明:新时期广州交通改善策略

时间:2011-01-03 08:55:14  来源:  作者:

针对目前情况来看,摆在我们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机遇,机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行政区划”的调整。每个城市都面临着这样的机遇。广州在2000年时,行政区划调整扩大了一倍多,这样结构布局就有很大的不同。另外面对经济全球化的挑战,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快,人们生活水平高了,交通机动化增长迅速,这样就带来交通拥堵问题。实际上大城市交通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是非常非常复杂的。

另外还有一个趋势,中心区交通力度仍然要加强。虽然我们城市在扩张,但在扩张的同时,整个出行距离都在增加,另外一方面,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区域合作在加强。采取的措施,很多城市都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交通信息化等手段,对每个时期出现的交通问题,采取的交通措施和手段,就是针对每个城市、每个地方不同时期经济实力,人们的期望所做出来的,并没有说谁对谁错。

简单回顾一下广州交通发展进程的特征以及采用的对策。

可以简单的划分为三个时代,80年代就是缓解大城市交通紧张,这是每个大城市都面临的问题。个体交通增长以及交通设施的脆弱,因为当时交通基础设施没有钱建,广州整个城市规模已经是54平方公里,容纳了300万自行车、机动车也呈两位数增长,中间车速也就是15公里。采取的主题是挖潜改造,强化管理,提高道路通行能力。另外还有一个契机就是第六届全运会在广州召开。我们采取了三个主要措施:一是强化交通管理。二是立交建设。做了很多多功能、紧凑型立交;三是连续交通干道,中心区高架道路、环市路、东风路。这并不是快速路,就是一个主干道,到今天还是很管用。像这种立交占地非常小,才3.7公顷用地,非常实用。

90年代整体研究和系统建设。80年代毕竟还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旧模式,并没有看到整个交通发展的复杂性和趋势。在90年代,最主要是摩托车发展很快,南方地区这是人民生活出行的必需品,摩托车迅速达到100万辆,这使得整个道路容量失衡。中心区道路又回到10—15公里/小时,所以说交通拥堵是周期性的。我们主题是整体开展研究和系统建设。为什么要开展整体研究呢?因为光靠一条路一个信号灯解决问题是不行的,所以在93年开始交通规划研究,在94年时对中心区交通拥堵进行了实施方案的改造。最后就是集中进行系统建设,主要对骨架路网进行大规模的系统建设,有点像今天武汉所作的一切。不是一条路,而是一个系统的做。在三年投入了610亿,不包括对外交通,建机场和港口的投资,就是城市道路基础设施投入了610亿。把2010年要做的事情,2000年提前十年做了。首先我们在还历史欠帐,另外对新建的项目要标准项目,改造旧的项目要量力而行。其实在推动城市建设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大家可能有考虑到了,就是每一次推动城市建设时都有一个大型的重大事件在发生,比如说全运会、九运会、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都是通过大型的重大事件推动城市建设的。

到了21世纪,因为整个城市空间进一步拓展,我们进入了交通引导城市发展阶段。交通枢纽难以适应区域中心地位,交通网络难以承载城市空间拓展的需求。主题是交通引导城市发展,契机是第16届亚洲运动会,利用契机推动了城市整体建设。措施方面,一个是构筑交通枢纽有一个跨越式的发展,包括空港、海港、铁路枢纽都在新建。空港从原来的一个小机场,一条跑道,到现在建成两条跑道,一年3500万人次的空港;另外在城市里构建了“双环”交通体系,一个是快速轨道体系,现在有八条线,235公里。另外在道路方面“四环十八射”已经构建。也就是说现在基本上把大的网络全部建完了,也就是说道路建设可能不需要投入这么大的成本。

另外就是珠江新城CBD的崛起,这是一个新的CBD,这里比较有特色的一点,就是通过地下空间来到这里,在地下建立了4公里交运系统,这是补充地铁的,500米一个站,非常方便。另外还有一个地下交通中心,集中公共交通设施,打造地铁交通枢纽体系。另外还有立体步行系统,包括地面二层连廊都在构建这样的一个体系。另外我们推进了广州和佛山同城化交通建设,包括边界设施对接、公交卡应用等。

下面我讲一下目前现在的一些问题和原因。

其实交通问题很复杂,过了这么久,现在我们走到这个阶段,交通问题主要表现在什么地方呢?高峰期间进出成本、道路拥堵明显。因为成长在扩张的时候,郊区化非常明显,工作在中心,人住在郊区,这个时候必然会产生这样的现象。再就是主城区车速大幅度下降。09年的时候需求虽然不是很大,8.5%,但因为大面积道路施工导致容量降低16%。我们可以看到这三个图,07年28%到现在的38%,增长了十个点。施工是每个城市都面临的问题,尤其是快速化成长的城市,交通基础设施不断的在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变成了一个常态化的问题。就像武汉的今天一样,我们也在大规模的建设交通设施,你说占道施工也是不可避免的,怎么能阻止好施工的排序、施工期间的文明施工,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另外就是居民出行时耗延长,原来只是48分钟出行,现在达到62分钟。62分钟是什么概念?已经超过了忍受的平均线,一小时的出行普遍认为是难以容忍,如果超过了,说明这个城市有很大的问题。另外轨道交通运力不足,虽然有轨道,但轨道也很拥堵,不是因为线路不够,而是因为运力不够,我们没有考虑到有这么多人,初期应对都是很小的,五六分钟一趟车,我们设计时都是两分钟一趟频率,所以非常拥堵。另外就是常规公交车增长不大等。

交通拥堵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我觉得有几个原因要引起注意:

一是居住人口和就业岗位大跨度分离,导致市民出行距离加大。这个问题目前凸显得很严重,做规划时往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人口和就业问题直接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够从单中心向多中心结构转变的根本。我们老说从单中心转变成多中心,谈起来容易,但怎么去实现?途径是什么?这是一个重点。包括香港在十几年前的新制城建设里面,就业比也就是20%、30%,也就是说60%多的人还是外出出行就业的。广州郊区化扩展之后,职住平衡比例仅10%,外迁功能单一,承担着“卧城”角色。与五年前比主城区人口没变,就业岗位却增长了33%,而外围新区居住人口增长了81%。在郊区化扩展里面,公交没有同时扩展,被迫选择购买小汽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