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史其信:选择合适的模式发展城市交通

时间:2011-01-03 08:53:46  来源:  作者:

各位领导下午好!非常高兴参加第三届大城市交通高层论坛。刚才听了海内外、国内外专家的发言,在座的各位都是交通方面的主管部门以及技术部门,共同探讨大城市交通问题。我今天也想就针对大家共同关心的热点问题——交通拥堵问题谈一些我个人的想法。

我国改革开放到现在,有两次大面积、全国性的拥堵。第一次是发生在80年代中期,重点主要是解放之后要改革开放,这期间我们没有在交通基础设施上加强投入和建设,所以当改革开放以后,交通成为了瓶颈,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瓶颈,主要是道路设施欠帐造成的。经过十多年,很多城市修路架桥,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第一阶段交通拥堵得到了一定的缓解。第二次拥堵发生在90年代后期,比如说典型的就是北京在97年,机动车突破一百万,我记得当时记者采访我,把一百万当成非常重要的指标,我认为“一百万”实际上就是给我们提高了一个警钟,让我们意识到一百万会是什么样子。从第二次交通拥堵以后,到现在实际上没有缓解,反而是从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特大城市开始蔓延,一直蔓延到现在的大中城市,甚至县级城市。最近我到四川去,我前几年去的时候,这个城市让人留恋,现在照样拥堵。所以说这个趋势不仅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突出表现在9月17日,北京一场小雨,143条道路全面瘫痪,堵车3—5个钟头,这说明当前针对交通拥堵问题,探讨解决的具体办法非常重要。我今天想从历史上分析,找到一些原因。

现在看一下北京市机动车发展的可观数字。97年2月份突破一百万,解放后到97年花了47年,机动车发展到一百万。等到第二个“一百万”时是到2003年8月,也就是非典的时候,只用了6年半。我后来分析,这6年半实际上就是武汉现在的这个时候,武汉现在一天上牌四五百辆。到了第三个“一百万”,让大家想不到的是,不到4年。到了第四个“一百万”,可能就是到今年年底,中间两2年都不到。所以说现在这种形势,北京是特例,温家宝总理针对“9.17”这件事情看了简报之后,非常明确,说要深层次挖掘目前交通问题的规划和管理上的问题。北京现在的发展,归纳起来就是这样的概念,“城市化发展,最后是摊大饼”。机动车发展造成了血管不畅,全面拥堵,这不是我们所追求以及希望的,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而且这种情况确实发生了。比如说停车场现在都跑到了马路长,过去都是早高峰、晚高峰,现在白天黑天全高峰,而且一天到晚,过去是“驼峰”,中间还有平峰,但在北京区间是这样的,区间基本上平和,也就是说你只要出来,从第一个早高峰到晚高峰基本上都是堵,看不出平峰。

现在我想回到历史看一下,刚才杨涛董事长也说了,他参与了北京市整个交通问题的研究,特别是规划方面的研究。我也曾经在97年,在北京市长科技座谈会上做了发言,当时我是北京市交通规划顾问,也参与了北京市工作。我想把自己的想法说一下。97年,我在市长召开的会议上,认真吸取国内国外工业化国家的经验教训,现在实际上还在重复甚至有些城市在自觉重复国外已经印证失败或者不正确的老路。交通问题一定要好好看看国外,国外经验要学习,国外问题要避免。解决我国交通拥堵问题的思路,13年前我提出了三条层次,一是“三个层次”、“两个方面”进行综合解决,交通是综合的、系统的工程。

在会上我建议北京市要成立市里专门研究交通问题的领导小组,过去是规划做规划,建设做建设,管理做管理,从那开始以后,北京市成立了协调领导小组,凡是涉及到城市交通问题,不管是规划的还是在建设中,还是在管理部门的问题,这三家一定要在一起研究、确定,大家共同探讨,避免过去因为职能而出现一系列问题,比如说规划做完了,剩下的就是交通管理的问题,当然交通管理是要管,但很多问题并不是交通管理一家的事,如果他在规划设计之初就参与了,把一些问题提出来,这样规划就更合理。我希望武汉市赶快成立这样一个机构,这个机构对武汉今后城市发展和交通发展绝对有重要意义。

 

 

刚才说的“三个层次”“两个方面”:

1、在城市规划设计、土地利用方面,分散城市功能,减少城市规模,土地开发实施交通影响分析。交通影响分析我在13年前就提出来了,为什么要做影响分析?如果在快速路周边大强度的开发,本来设计的是跑快,但沿途产生的交通流,使刚修好的快速路全都走不通。北京“摊大饼”概念就是因为二三四环建好之后,周边土地涨价,于是开始大建设,于是商场、居住区全开工建设,快速路变成了城市的主干道,走上去也跑不动。这个历史教训是在规划当中,或者说在土地开发规划层面,在批准时就应该考虑他会对周边道路影响有多大,就要进行影响分析。如果土地开发商选好了这块地以后,如果造成的周边道路影响很大,交通容量超过了现在的多少,规划部门有权不批准建设。用这样的控制来保障路网真正达到原来所设计的功能目的。

2、要改善交通结构,优先发展公共交通,发展大运量、快速综合交通系统。我们城市在交通结构上不合理,十年前地铁很少,大量出行就靠路面公交系统,当时又没有把它当成重点建设,加强优先发展,所以说公交系统大家确实不满足。等车几分钟才来一辆,挤上去以后,大家又很难受,也就是说当初交通结构上就很单薄。结构上就是大力配置轨道交通以及推动BRT发展。

3、采取科学化、现代化的交通管理手段,充分发挥现有路网的利用效率。因为当时确实修了很多路,路网也建设了一些,因为在80年代赶紧建设交通设施,但没有充分利用。为什么?我们当时与日本一个大学合作,他们在东京选择了一个十字路口,我们在西单选择了一个十字路口,做交通通行能力的研究,结果发现北京市人口和车辆用量与东京差不多,车辆拥有量是人家的1/7,可是入口的通行能力人家比我们大16倍,这是当时做研究得到的结果。我们一般是修了道路,但没有充分利用,特别是路口通行能力没有完全建立。要用科学化的现代管理手段,充分发挥路网的利用效率。我认为武汉通过大面积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一定要考虑建设完之后,让它的效率充分发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