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成思危:各国对人民币施压是不公平的

时间:2010-12-28 17:20:59  来源:  作者: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我上星期从巴黎回来,参加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研讨会。实际上在1999年我出版的《东亚金融危机的分析与启示》的书里头,我提出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问题,并且提出了改革的目标应该是均衡、公平、有效,对当前的形势我认为这三个目标还是应该坚持。

首先就是均衡,就是要改变以美元占主导地位的这样一个局面,当然这个局面是要逐渐改变的。这次金融危机以后,美元在国际货币储备体系里头占主导地位是有所削弱的,因为美国金融界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受到重挫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美国经济虽然已经恢复了正增长,但是这个增长不稳定,复苏不强劲。美国中期选举以后,对奥巴马经济政策的只也会有一定的掣肘,美国的地方政府上百个地方都是财政收入赤字,所以美国有可能债务危机从市场向公共财政方向转移,这些问题都会削弱美元作为世界主要货币体系的地位。所以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宣布还要维持0到0.25的基准利率,基本上属于零里,前一阵子又宣布了Q2的刺激计划,可能还要一段时间美国才能达到复苏。

从欧洲的情况看来更笼罩在主权债务危机的阴影之下,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主权债务危机,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后,因为政府没有办法破产,所以它唯一的几种做法一个就是借新债、还老债这就是欧盟采取的办法,不要违约。第二个跟债权人谈判,要求延长还债期等等,这个时候债权人会提出更苛刻的要求。第三个就是出卖它一部分的资产,这个也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阻力,比如说西班牙准备出卖它的机场私有化,马上受到工人的罢工,因为国有企业的待遇好不愿意丢到这个金饭碗。你看美国在遇到金融问题的时候,把洛克菲勒大厦都卖掉了,后来情况好了买回来还赚了钱,所以出卖部分资产也是解决危机的方向。最后当然就是要求缩减支出,要求大家勒紧裤腰带,但是这个也有政治上的风险,因为过去要求老百姓勒紧裤腰带的政府会在下届选举中失掉政权,所以在这个执政党也会遇到一些风险,比如说看到葡萄牙和西班牙有抗议和示威,这些事情都一定要做,如果不做对欧元区和欧元危机也会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你不救的话,有可能会发生这四家就产生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如果你欧盟把这四家从欧盟里开除出去,就违背当时欧盟成立的宗旨。 另外,但是你要求德国借钱给他,也会让德国人有一些看法,如果你不适当的解决好,就会造成危机的扩大。

所以我在会上讲,欧元是非救不可的,当然主要靠他们自救,但是我们国家温总理在欧洲的时候也讲到,就是我们承诺不减持欧元债券,更加强和欧盟的贸易,今年上半年我们和欧盟的贸易增加了42%,今年全年我们和欧盟的贸易超过5000亿美元,这就是我们支持欧元的行动,但是主要得靠他们自救,因为欧元它是现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元的储备货币,如果欧元垮了,那么可以说世界货币体系要倒退十年以上。所以欧洲也是这样一个情况,所以欧洲央行在10月5日宣布,维持它的主导利率在1%不变,同一天,英国央行也宣布主导利率0.5%不变,日元什么情况,日本经过了20年的经济低迷,叫失去的20年。

在今年上半年由于中国方面需求的增长,稍微有一点气色,但总的情况还是不理想,所以日本央行10月5日宣布维持主导利率从0.1变为0到0.1,这是日本央行四年以来首次实行0到0.1的零利率,另外日本的国债利率已经跌破0.1,这说明大家对经济没有太大的希望,即便国债利率这么低大家也买,但是由于美元欧元的相对走弱明年日元有可能相对走强,国际货币体系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从人民币来说通过这次金融危机,人民币在世界上的信用程度,和人民币本身的实力是有所增强的。当然,我们的金融情况也是有喜有忧,一会儿也有不少人会讲。我们去年信贷的大量增长,对于实现我们去年保8,对付金融危机的目标起了很大的作用,它的副作用在今年开始显现,主要是地方债务大量增加,房市的局部泡沫,金融资产的局部泡沫,再加上通货膨胀,货币供应超过实际的经济需要就有通货膨胀的危险,但是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当中的作用应该是在增强。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如何构建一个均衡的国际货币体系,这是我们这次在巴黎探讨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就是美元的主导地位根据会议上的情况来看,恐怕短期间它作为主要世界储备货币地位不可能改变,但是从长远来看应该是逐步变成一个多元的储备体系,从当前来看,中央在十二五规划建议当中也提到,要改变SDR特别提款权要扩大它的应用,对于特别提款结构的改善,很多国家主张,应该人民币进入。蒙代尔这次的会议上提出具体的方案,美元、欧元加起来占70%,英镑日元人民币各占10%,这个是学者个人的意见,总归人民币要进入SDR占有一定的份额。另外就是扩大它的应用,比如说在各国央行信用互换方面,是不是可以考虑用SDR来取代美元,我想这个恐怕都是值得研究的。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当中占的比重也应该相应增加,这是均衡的问题。

第二就是公平,所谓公平当前来看是各国对人民币施压,这个施压是不公平的,比如说美国把它的高失业率,把它大量的顺差,怪罪于人民币被低估,这个不符合事实的,因为人民币从2005年到现在已经升值了24%,美国的失业率仍然保持在9%以上,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也没有太的的变化,所以这个是不公平的,这实际上是拿人民币汇率作为美国自己国内经济问题的替罪羊。

第二点不公平就是很多的国外的经济学家,都是拿PPP购买力平价作为衡量人民币低估的标准,这是不公平的,我早在05年就讲过,自从货币脱离了金本位以后,一定程度上就虚拟化了它的发行不是靠金子的存有量,而是政府的信用。这个购买力有两种,一个是国内购买力一个是国际购买力,这两个不一样。英国杂志发表文章英国汉堡的价格比北京汉堡价格贵40%,这说明人民币低估了40%,这是绝对荒谬的,为什么?因为大家知道这个价格的差异主要是面粉,牛肉、起司、西红柿的差异,这个不是人民币的差异,只有中国工人收入等于英国工人收入的时候这个时候人民币才不被低估,这肯定要相当长一段时期,所以我说对人民币的这种指责是不公平的。

另外中国政府也不断宣布,我们不断推动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我也是在1999年提出来,人民币三段走的战略,第一段盯住美元,第二段盯住一揽子,第三段盯住全部自由可兑换。我们从2000年7月从盯住美元改为了参考美元,参考告诉你我们用什么币种,也不告诉你币种的权重,我说多少是多少,不管怎么说也走向了第二步。人民币现在正在走向完全自由可兑换,我们经常账户96年放开,基本账户一共有43个分账户,我们现在有将近一半是基本账户,其他的一半也在陆续走。今年采取的一些措施,比如说允许一些外国公司在A股市场上市,允许人民币离岸业务在香港试点,这都使人民币完全可兑换做得到,如果人民币不可以完全兑换不可能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如果拿人民币不能自由换成外币不可以,也不可能真正实现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的竞争,所以人民币的最后走向自由可兑换这是必然的方向,我们国家已经宣布,但是我们没有时间表。这里一方面是由于时机的选择,要根据美元欧元日元的相对的强弱,另外一个就是也决定于我们的管理能力,如果我们管不住的放开,那必然会出问题,所以我就说只有管得住才能放的开,否则的话就会犯俄罗斯和东欧国家改革初期的错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